蓝亭 ⊙ 波斯花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歌翻译:反天鹅的创意

◎蓝亭



下面的诗歌,出自华莱士 史蒂文森的诗集《簧风琴》(1923 )

早期的作品,华莱士已经非常清楚自己的风格,当时流行的艾略特背景之下,有自己对诗歌的理解与坚持,实在是满了智慧与勇气的一件事。这几首的翻译,让我自己受惠,理解诗人的精确,诗人的反对,诗人的激情或想象,诗人对动词、象声词的敏感与准确的运用,韵律的变幻于无形。值得与大家分享。

蓝亭

土地轶事

每次公鹿群越过俄克拉何马
嘚嘚作响,
过道上的火猫毛髪耸立

无论它们往哪里奔跑,
它们都是嘚嘚嘚地响
直至右绕一个急速的大圆弯,
因为那只火猫。

抑或左绕一个
急速大圆弯,
因为那只火猫。

公鹿嘚嘚不停。
火猫不停往前逃窜,
一会儿向右,一会儿向左
还有
毛髪耸立站在当中

后来,火猫闭上他明亮的双眼
然后睡着了。


反天鹅的创意

这些灵魂,哦,雄鹅,飞过公园上空
远远超越风的不谐之声

太阳降下青铜色的雨
标志夏的死亡,那是时间所承受的

像是某人乱涂一封颓废的遗嘱
透着金黄的怪癖、及帕福斯的讽刺画,

将你雪白的羽毛遗赠月亮
将你乏味的运动方式赠给空气

看吧,冗长的游行队伍中
乌鸦以污物膏抹了一些雕像

那些灵魂,哦,雄鹅,孤独地翱翔
越过你冰冷的马车,直向天空


在卡罗莱纳州

丁香在卡罗莱纳州凋谢
已然蝴蝶在木屋上面翻飞
已然新生儿在母亲的声音中
辨别出来爱

不朽的母亲,
如何你肉质果冻般的乳头
会分泌出来蜂蜜?

那是松树香甜了我的身子,
白色鸢尾花美化了我


劣质裸女开启了一场春天的航行

没有在一片贝壳上,她开始的时候
远古的,驶向大海
而是在最早出现的海草上
她轻盈跃过那些闪光植物,
毫无声息地,仿佛又一片海浪

她也不太满足
手臂上有些紫色的东西,
厌倦了咸味的港口
渴望盐水,以及渴望
海洋内心深处的怒吼

风加速了她,
吹送她的双手
还有水淋淋的背脊。
她触摸着云朵,她如此环绕地
穿越过海洋

然而这是贫瘠的表演
在疾走与水的波光之中
像她的脚跟冒出水泡——
不像后来的一天
一位更为金黄的裸女

她会起航,如一场海绿般壮丽的盛况
更为剧烈的平静的
命运的厨役,
毫不停歇地,穿越整齐干净的激流
以她无法挽回的方式



对付巨人的策略

第一位女子

这个乡巴佬进来抢钱的时候,
磨砺他的利器,
我会跑到他面前,
散发出去最为文明的香气
那是天竺葵与暗香花儿的味道。
那会留在他身上。


第二位女子

我应该跑到他面前,
将布满色彩的衣服卷起来
卷得小到如鱼卵一般。
那线团会
让他困窘不堪。


第三位女子

哦,那位…穷酸汉子!
我应跑到他面前,
带着好奇的喘气声
他会附耳倾听,
我那时就呢喃
以喉咙的世界发出天上的唇音。
那就必干掉他。


港湾公主

她的阳台就是沙滩
棕榈树、 暮色黄昏。

她由臂腕的挥动、
思想的宏伟手势、

及夜晚这只生物的
羽毛之凌乱所构成
衍变成为了航海中
扬帆的手腕

就是这样她便在
风的漫游之中闲庭信步,

有份于海,
有份于这夜晚,
当它们四处流淌
发出渐渐平息下去的声响


黑色的征服

夜晚,火炉旁
灌木丛的颜色
还有那些落叶,
重复着自己,
在屋里旋转
好似树叶本身
在风中旋转。
是的:沉重铁杉的色彩
阔步迈了进来
还有我忆起的孔雀幽鸣

它们尾巴的颜色
如同树叶本身一样
在风中旋转,
在暮色的风中
它们横扫过房间,
仿佛它们从铁杉的树枝飞下来
降落在地。
我听见它们的幽鸣——孔雀的鸣叫。
抑或那是向着暮色的歌唱,
或唱给落叶本身,
在风中旋转,
如火焰在火中旋转
若孔雀之尾
在响亮的火中旋转
若充满孔雀幽鸣的铁杉
一般地响亮?
抑或那是向着铁杉的歌唱?

从窗口望去,
我看见星球如何
像树叶本身一样聚集
在风中旋转。
我看见夜晚如何来临,
如沉重的铁杉的色彩大步踱进。
我感到恐惧。
然后我记起那孔雀的幽鸣。




(蓝亭   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