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nami-致林芙美子

◎林思彤



Tsunami致林芙美子

壹、望乡之书

异乡人
大地的女儿,我们
初睁眼时就直视冰雪
没有固定的屋檐
放浪漂流就是一种天生
宿命或是卑贱

妳哭:「好想自杀,跳崖服毒卧轨,
男人是被切成细碎的秋刀鱼,
填不满狭窄的食道……」
台北冬雨的哭泣声和木屐踏雪的跫音
悬宕不已
所以,我们的灵魂产生共鸣

妳笑:「活着好苦,死亡才是我们这种女人
最好的婚姻,
吞咽文字,每一行诗都可以兑换苟延残喘
一根香烟。」
那夜我烧掉上千张手稿
做妳的招魂幡
拥有芙蓉美貌的女子
珊瑚如花而我似玉的本质
把酒言欢,独钟威士忌
进入彼此的孤寂

梦是太残忍的现实
哪一局可以放手一搏
筹码全压
我们都在标售自己
换一锅白米饭
妳说得对,我们要善尽悖德
喜爱战乱的天赋
叼着烟,醉醺醺地用
海啸般的歌声,跳
反骨的舞蹈

虽然,早就失却了
食欲和性欲
深夜的晚安却依旧要写字挥发
才能躺得
像枝折断的铅笔

贰、饥渴之书

我们都寂寞,都需要
攒紧最后的幸福
极乐是嗅不着摸不到的
美梦
我们,吃自己的糖衣
聊慰容易烧尽的夜
我们,吞自己的眼泪
解自己的渴

今天都过不了
益发就没有明天
活得像莲沼底部利用后
就舍弃的莲蓬
发愿来世做美人蕉
每人娇

爱情
比不上一朵未出世的笑容
赶在春季开放
我们的红艳来不及炫耀
兀自闷在坎坷的土里
哭着说,到死国的旅途遥远
旅费不足
寂寞的歌谣开始流转
只想要固定的房间
以威士忌继续推演
我,二十三岁的告别式

我们的灵魂束之高阁
可甚么都想要
选择不说谎
就得裸身拍卖尊严
感伤像玻璃般纤细易碎
喂不饱旧的
新的就接踵招摇过街

妳说:「死不成,就吞药吧!」
吞很多很多很多的药
走到梦里完成今天
挂虑着
今天的我和明天的妳
悬在外头的衣裳
干了否

妳说:「什么都不要也罢……」
我只想被爱得像只鸽子
或许只有我和妳,才能
容忍巨大残破的彼此
我却无法当作是场海啸
这么轻易的
爬过我们所有的
稿纸

参、驰骋之书

以仅存的两片肺叶,继续作梦
我们的长发不是妖娆的蛇
是蠕动的蛆

霓虹在夜景里吹起绚烂泡沫
满地都是该扫掉的男人啊
我们并不留恋;却一路
苦着回去

怜惜自己但仍梳不开
紧蹙的眉
质疑存在的必要
推翻之后再建立起新的次序
我们的生活只是太过惊悚的问号
打了结的电话吐不出任何安慰
世界,正鼓噪着……

雨在巷道传起暗号
联想怎样
心寒后堕下的求救
暗自臆度;诗
可以换多少安眠
天明时继续接受上帝的拷打
我们说话,我们言不及意我们口是心非
我们有再多的希望都抵不过
命运恶意的玩笑
容许祂往死里鞭打
直到呕出最艳的樱花

人们的声音好闪烁
沉默与喧哗并不背道而驰
抽到的下下签迭满床头
箴言却是孤独
于是使用文字交换
灵魂的教战守则
裸身的时候最是幸福
开始折迭骨架
做一枚盈满的弓
坚固得向目标前进

肆、放浪之书

十八到廿三
五年的放浪刺在肌肤上
人生是块拼布地毯
痛苦与无聊交织的经纬
总是夹杂混乱

妳说:「不想发疯,所以不再写诗。」
文字的娼妓谁都能意淫
越是荒谬就越想相信
虚拟的美景
我仍幻想天堂的绮丽
变成罪人,奇迹才会显得
珍贵

这样的惊骇祇是皮相
骨血下建构的心酸
层层解离
不忍卒睹地累积阴谋
这年头,连雨
都不再能够掌控
大刀阔斧的望命运劈开钴蓝
划破的竟是自己的手腕
激情,原来离死亡
那么地近……

我们紫色的回忆
此刻,像鸢尾花般
春光乍泄
过去现在未来
散漫成指尖的史诗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