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最后一个红包

◎心地荒凉



摄影作品


好孩子在群里
发了一张偷拍的照片
一个女人撅着屁股
侧躺在硬座上睡觉
紧身裤是肉色的
好孩子说这摄影作品如何
还叫悟空说好裤子
神裤
这是人皮裤么
好孩子说不知道
还叫悟空说你应该去摸一把
好孩子说摸一把估计我
没法下火车了
2019.10.10
 

秀恩爱


我在群里发了一张
路亚的玉照
我说这个姐姐好漂亮
秦匹夫问张浅潜?
范律师说丰腴的唇
妩媚的眼
脖子很性感
我说我想要
路亚
范律师说稍微老一点
我说路亚你知道么
我在撸呀
我说只有被岁月
蹂躏过的容颜才
配得上我的心疼和爱恋
蒙妹子发了仨翻白眼图标
我说滚开
还叫悟空说哎呀
你俩这是在弄啥呀
是在表演吗
我总感觉你俩是在唱双簧
火石说悟空说的对
淳淳说他们两个在秀恩爱
不用理他们两个
我说跟她秀恩爱
打狗都成了秀恩爱?
我艾特淳淳,滚开
有感觉到我在跟你秀恩爱么?
淳淳艾特我,你滚
群主我做
我艾特淳淳
你做的话@我就是喜欢群主的蒙妹子呀
肯定会立刻改名:弄死群主
淳淳说,知道就好
我说弱智。看不懂么
2019.10.10
 

最后一个红包


2016年12月31日上午
我在群里发了个红包
上写
2016年发的最后一个红包
赵俊杰说平时一句话都不讲
一发红包就出来的

我说照你说这群里得踢掉十分之九
多数人都无话可说
给群主面子
才不退群的
我还踢
我都快给人跪下了
大喊,留下来
不然我撸的时候该有多寂寞
那样我就真的会成为
独撸求败
秦匹夫说不是有老婆吗。撸什么
我说撸是面向世界,你格局大点好吗
干不遍世界
就撸遍世界
秦匹夫说太奇幻
我说种子遍地撒
管他冬与夏
爱发不发芽
反正我爽啦
秦匹夫说先把蒙妹子睡了
我看她还不错
我说她不在计划之列
没有难度的
比如一加一等于二
像这样的数学题我做够够的了
如今我喜欢研究量子力学
秦匹夫说
入宫日太后
上天日嫦娥
我说好诗,符合我的实力
秦匹夫说一个苍老
一个孤寒。口味太重
我说用麦当劳的话说
我就喜欢
秦匹夫说了不起
2019.10.10
 

挺好,挺好


不反天与地
我就撸一撸
不做强和盗
我就日一日
这样的人生状态
我愿保持到最后
挺好,挺好
2019.10.10
 

夜猫子


2017年1月4日
凌晨三点半
我开始在群里
疯狂地朗诵
自己的诗歌
快四点时
我还在朗诵
那个叫Geli的姑娘
突然跳出来发言
还不睡
精神这么好
夜猫子
我说等我读完
别说话
她说喝醉了,自我娱乐?
我说没喝酒
我就是这么亢奋
我骄傲
她说牛,你是真诗人啊
我说难道我还是假的吗
2019.10.10
 

初宝


梅花驿艾特我
感觉你一写到初宝
你的心就立马柔软了许多
江南艾特我
真幸福!初宝又在车里
给爸爸讲故事了!
还叫悟空艾特我
好多诗
写初宝的那些大都是好的
我说过两年我把写初宝的
选出来
单独出诗集
2019.10.10
 

窈窕束女


我将窈窕束女的一张
黑白照片
发在了群里
说多漂亮啊
像日本最美女优
杨黎可真有艳福啊
秦匹夫说可惜名花有主
我说唉,羡慕嫉妒恨
窈窕束女艾特我说
新年好啊
我说新年好
我艾特秦匹夫
黎有黎的,我有我的
各吃各的草
各写各的诗
再说早年我刚写口语诗那会
还模仿过他的文本
说起来,窈窕束女还算师娘捏
不能造次
2019.10.10
 

@衣米妮子


读你的诗感觉好想打炮啊
性感极了写的
衣米妮子艾特我说
打吧(大笑)
我说只能跟手打
没女人
香菇
蓝瘦
衣米妮子说那更爽啊
我说嗯,干净卫生
环保健康无污染
谁的事都不碍
衣米妮子说就是,随时随地
我说完事洗个手
出去签合同
跟有钱人握手去喽
衣米妮子说哈哈哈哈哈
不洗手也可以
我说那被闻到腥味
撕毁合同就损失大了
要尊重合作伙伴
2019.10.10
 

@诗歌手好孩子


你的诗缺乏温情
像个漏气的充气娃娃
好孩子说操一次才知道我的温情
我说冰凉无爱
无聊人的诗之所以比你的好
就是有温情
像卡西莫多
好孩子说我的就是牛逼
我说你硬把狗逼当牛逼我也没辙
我说不过你依然比多数
三流诗人写得好
算二流吧
好孩子说我现在只想保持低调
不想过分显露
2019.10.10
 

狐狸


即便你将尾巴
卷起来
塞进肛门里
我依然能一眼看出
你是一只狐狸
2019.10.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