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充气娃娃

◎心地荒凉



圣诞快乐


阿铳在群里发了一个
时长只有7秒的视频
是一娱乐城的
上百号小姐
戴着圣诞帽站在大厅和楼梯上
在做迎宾培训
各位先生老板晚上好
圣诞快乐
我艾特阿铳
每次看到这种视频
就感觉人生所有坚守
都超级可笑……
不如可劲嫖吧
2019.10.9
 

@林芳兵


美人成名
冰清玉洁
一呼百应
我也要做
美男成名
夜夜笙歌
一硬百呼!
2019.10.9
 

充气娃娃


阿铳在群里发了张
小妞照片
我说这妞鼻子不好看
得隆鼻
没撸点
我发一个
然后我就发了一个
我说看这妞的鼻子
看这妞的奶奶
撸吧
撸兄撸弟们
之道说像充气娃娃
我说嗯,太完美都这样
日本早晚也会出你这款
大叔少毛型
2019.10.9
 

最难说的事就是历史


天下之事
对错哪有什么非此即彼
总之,谁手大,谁拳头大
这才是真理
2019.10.9
 

好孩子向沈浩波借钱宣告失败


好孩子艾特我说
借钱没成功
我直接朝他借1万
他不借
他说这事儿挺无聊的
我说给我一块
就发这
写上群主专包
于是好孩子就发了个红包
上写
打赌输给群主荒凉专包
2019.10.9
 

@诗歌手好孩子


你再出诗集
接着给沈浩波打电话
让他买你诗集
好孩子说没问题
画也得让他买
我说你就要缠着他
直到成为朋友
让他请你吃香的喝辣的
我说你的画就算了
好孩子说我对我画很有自信
我说他会说
你这要算画
我拉泡屎都能卖钱
好孩子说嗯,他这么说也对
我说他打击人的水平
绝对世界一流
别自取其辱
好孩子说我的抗打击能力
也超出人类打击能力之外
我说我跟他曾是朋友
多少有点了解
好孩子说你各大门派
都有认识的啊
我说嗯,我是你前辈
混得年头久了
好孩子说表面我会谦虚
但心里谁也不服
我说谦虚好
你的诗一流
画末流
歌我没听过
不做评价
好孩子说歌基本是无敌
我说我建议你放弃画
你实在没天赋
不要硬撑
好孩子说靠没天赋
画出天才般的作品
我说不是所有看起来笨蛋的
都是天才
你是真正的笨蛋
好孩子说哈哈
我脑子进水
2019.10.9
 

梵高会哭


我说把你认为
你画得最好的一幅
跟梵高画得最差的一幅
放在一起拍照
发群里
自己对比一下
我敢保证
你会哭
好孩子说不
梵高会哭
我说那也是
梵高会哭着说
这个傻逼居然把我的画
跟他的画放一起
看起来真是让人想哭
2019.10.9
 

宋庄


我对好孩子说
有时间来宋庄玩吧
请你喝酒请你飞
好孩子说我去过啊
你在宋庄啊
我说不在
不过我喜欢在宋庄
接待亲朋好友
好孩子说好
我大概1月5号到宋庄
7号晚到天津演出
8号晚回北京演出
我问票价是多少
他说我电话15203317513
你来免费
在北京演出
是一个公司年会
我们乐队去唱流行歌曲骗钱
一晚5首歌,给4000元
天津是在13 club livehouse
我说800元一首
比无聊人卖诗集轻松多了
一本卖500元他要缝一夜!
2019.10.9
 

@诗歌手好孩子


你的综合才华高于无聊人
所有学问都是自学
没有老师
只有前辈和现有的传统答案
跟老师学,只会学成傻逼
要跟自己内心想要的那一部分学
2019.10.9
 

宋庄


好孩子说他一天十块钱
就能生存
我说一天十块不够吧
反正对我来说一天一百
也会被饿死
我已经失去了简朴生存的能力
每天酒都要喝掉好几十块
他说足够
我比较节省
我经常露宿街头
天才露宿街头
我说你是真正的浪子
赞一个
你没有死,也是个奇迹
好孩子说当然不会死
我说但愿你早一天
脱贫致富,成名立万
好孩子说宋庄我去过两次
一次睡几块砖上
一次睡银行门口
因为不认识人
也没钱
那个不急,作品更重要
我说你怎么不去找何路或阿钰
好孩子说10年我去的
估计阿钰还没去
何路我也不认识
还有我已经骂了阿钰
我说骂他干吗
操蛋
好孩子说说他写诗不行
还办发布会
我说没有必要
心里知道就行了
好孩子说目的性太强
搞商业
哈哈,不管那么多
我说起码落难可以投奔他几天
无聊人不就吃住在那里好久嘛
好孩子说于贞治也被我喷了
那还不如睡大街
我说老于是老大哥
更不能喷
开玩笑可以
别较劲
好孩子说无聊人不是在阿休那里吗
论资排辈还搞个屁诗歌
我说你写你的
写得好自然有人赞赏
骂别人就不对
你可以说他写得不好
但不要人身攻击
大家都要脸
好孩子说我说他写得还没有初中生好
我说这是一个群体
个人脱离了群体很难生存
好孩子说不生存
我说那就去死
睡觉
好孩子说死不死都很牛逼
我在想于贞治这仨字
好孩子可能没写对
但我也不能确定正确写法
2019.10.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