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有一种声音,叫无声(七首)

◎术香




一截绳子
 
路上半截粗绳,
来往车辆轧过,
人畜踏过,没人拾起它。
 
折断的那些哪儿去了?
绳子从哪儿来,
怎样断成了两截,
断时的哭泣洒满路面,
谁从哭声上走过……
 
一段绳子可以有一千个问题,
可是,没有一个问题能帮助绳子,
绳子不会走路,不会飞去,
它只能躺在路上,
一疼再疼,直到碎成若干,
若干段儿,若干丝儿,
若干粉末儿……
碎到消失。
 
阳光照着绳子,
春风吹着绳子,
即便细雨打湿绳子,
也不会有一粒种子依托绳子,
发出绿芽。
 
像一个人困于某件事里,
没有昨天,没有明日,
只有暗无天日,
无所谓今天,也无所谓恒久。
万物裹在绳子里面,
节节折断。
 
露水河的露水
 
露水河里全是露水,
露水汇成了露水河。
 
河水流出峡谷,
流入漳河、卫河、海河,
流进大海。
 
每一滴露水都甜,
甜和甜溶化,
甜的笑脸,甜的声音,
甜的流程。
 
露水爱着露水,
露水在露水里取暖,
露水在露水里乘凉。
露水碎在露水里,
露水在露水里圆满。
露水生成露水,
露水淹没露水,
露水在露水里顺流,
露水在露水里盘旋。
 
露水记着每一棵草,
每一块岩石,第一个村庄,
每一个村民,每一次
与它对望的眼神……
沉甸甸的记忆,
沉甸甸的水滴,
无论汇入哪里,
溶入什么,它们
都记着自己是谁,
都与众不同。
 
描摹下弦月的影子
 
没有月亮的夜晚,
我在描摹下弦月的影子。
 
四周寂静,清辉如水。
故去的人,灵魂开始活跃。
水面上,河堤上,
三三两两,灵魂如羽,
伴着鱼群,伴着柳絮,
无声游走,飘飞。
 
下弦月如船,
载着这些灵魂,
从山间到草地,
从草场到海面,
自由行驶,
想过和没想过的地方,
均可抵达。
 
灵魂没有名字,
没有身份证号码,
没有故园,没有新居。
但灵魂与灵魂相遇,
既是个体,又是共体,
一片灵魂里有我们的亲人,
所有灵魂里有我们的亲人。
 
描摹下弦月的影子,
载运灵魂遨游。
 
断开便不可愈合
 
凡是断开或折断的,
均不可愈合。
鱼游过水面,
水面断开;
鱼穿过鱼群,
鱼群断开。
 
人与人之间,
人与物之间,
不断被什么隔开,
又不断合上,
新感觉,新视觉,
不断刷新,不断更叠,
微笑与微笑之间,
泪水与泪水之间,
都有一些填充剂。
 
或凸起或凹陷,
断开的、阻隔的,
各自护着自己,
各自凝缩自己,
填充剂愈多缝隙愈大。
直至物物陌生、物物狰狞、
物物排斥。
 
梦在梦里
 
梦在梦里游走,
小人儿一般,
小船儿一般。
 
鱼群跟着梦,
紫穗草跟着梦,
端坐于水面,
压着山的影子,
压着树的影子。
 
鱼抱着梦,
草抱着梦,
梦给鱼披上红衣,
梦给草套上黑裙,
红与黑的人间,
梦是最开心的导演。
 
梦数着鱼的数量,
鱼数着草的数量,
梦落入鱼群,
鱼落入草海,
梦在梦里缠绵,
梦在梦里失忆。
 
梦闭上眼睛,
梦从梦里跃出。
鱼群满街跑,
紫穗草爬上枝头,
田野碧绿,
梦和梦分开的地方,
一棵树与一条鱼,
被火焰吞噬。
 
鸟语无声
 
红鸟、黑鸟、蓝鸟,
且不说它们的名字,
且不说它们的状态。
 
先后飞临枞树,
斜向东南,
斜向西北,
斜向东北,各有取向,
各自向着喜欢的方向、心仪之处,
凝望。
 
有一种声音,叫无声。
无声的力量,无声的波澜,
无声的震波,从枝头开始,
落地,涌动,不间断推进。
 
谁在远方?
清晨无声,黄昏无声,
永恒的岁月,无声。
 
绕过色彩,绕过画面,
绕过老去的眼神,
乘一羽鸟翎,
取最佳路径,
破冰所有疑惑,
语言声声跌落,
伤感亦是静默里的水晶。
 
一道石岸
 
石头坐在石头之上,
石头叫石头的名儿,
石头摸石头的手。
 
青石头的亲人,
红石头的亲人,
垒在一道岸里,
石头和石头都是亲人。
 
亲人的头颅,
亲人的骨骼,
亲人的气息,
粘在一起,
拼接一处,
混为一个家族。
 
随意闲谈,
随心于陈年旧事,
山顶说,山谷说,
崖壁说,开辟鸿蒙说,
传说呵,花纹一样延展,
美好散漫开来,
回到从前,回到史前。
 
树遮挡阳光,
草染上鲜绿,
鸟儿印上花环。
石头吮吸石头,
石头疼爱石头,
不离不弃,爱情深不可测。
一壁石崖,一道彩虹,
风景在风景里安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