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朗诵的少年

◎余文浩



朗诵的少年

下课了,孩子们大都散学了
一首诗留在黑板上
就像岁月的遗照
在我们中间对应空空
但仍有年少的人还记起年轻坠楼的许立志
在堂上朗诵他的《我就那样,站着入睡》
说今天正是他周年纪念日
说今天正是念他诗的时候
大地辽阔,秋阳猛烈
少年一步一步,站到自由的台上
去由衷说起一个人,叙述
像不存在的一件事,霎时提醒了
遗忘状态的我
然而我能干些什么呢?

2019、10、9


致大海

并不供养其他种种相思或怀乡

浪花一朵一朵,一刻也不分割
都这么有力地涌现,然后消逝

只有投入她那极沉寂的宁静中
才获得万有的敞开和灵魂教育

2019、10、6

 

秋天的早晨像一页《心经》

 

天空浅蓝

鸟像倾巢了

在茂密的树丛中歌

这欢乐颂!让

我回家以一页《心经》相应

天高云淡之下,鸟鸣和秋风

也围绕着枝枝叶叶书写

 

2019、9、22



孤单的月亮
 
一轮明月挂在天穹
像一颗晶莹的泪珠
只有这一轮孤月啊
让我想起年少时的繁星
躺在家门口的竹床上
我们数都数不过来
而祖母在一边讲述
一颗星与另一颗星
相依为命的故事
 
少了繁星,少了祖母
现在,一轮清寂的月亮
变着戏法,迎来
雷声、雨滴……
人们惊慌失措躲进楼道
孤月也敛迹于浩瀚长空
 
2019、8、8晚


又到东山寺
 
趁着雨停了
又一次来到东山寺
在古刹的连廊庙宇深处
便是佛祖的大幅镶金座像
我详端良久,庄严、肃穆,神圣就在
这大海边的山麓中间
天上仍旧云团聚集,台风的余力把地面
都清洗一遍
氤氲之气覆盖四周,东山寺
像地上的中心,一个点
如此平衡,什么都在宁静的境界里
向他聚拢
我走了一段,出了寺门
再次看到“回头是岸”
四个遒劲的大字,力量深深地传给
想来的人
 
2019、8、26


恩施行
 
吃腌制的木瓜丝
看云海和峭壁
拍照,留下人的影像
人在云中
清江水像画,流动的翡翠绿
在其中呼朋引伴,我们好久失去了
本真
在恩施洗了一回
每个人是自己
和恩施融为一体
喝了一碗酒
把碗摔在地上
低沉的呯呯一响
率性的我
和友情的杯
碰在恩施,自然又朴实
像美好,是发现
 
2019、7、24 恩施
 
 
在恩施大峡谷
 
在恩施大峡谷里
我们抬头看山
和陡峭的石壁
那是上山的时候
山让我们不得不看
还有山上空的云
和头顶上蒙受的雨
当走出峡谷时
雨停了,云朵否定了原来的云朵
不变的野草,曾在雨水的光中闪亮
石头在对面,在周围
中间涌出的水
陪着我们,一路告白
把路程的消息告诉了来去
匆匆的旅人
到更开阔的地方,我们就失去了峡谷
 
2019、7、25 恩施
 
 
在恩施到武汉的动车上
 
记不得哪一年
我从泰山下来
给老祖母带回一根拐杖
她一直拄着,到1996年
拐杖磨掉一大截,祖母离世
二十三年
 
今天取道恩施回家
我又带一根拐杖
给我古稀的老母
她用不用?
即将见到母亲
动车上,我有不平静的内心
 
我把诗写得这么简单、朴实
要讲给不识字的母亲去听、去看
 
2019、7、26 D5766 动车上
 
 
出山
 
车过宜昌
就走出了大山
恩施的峭壁渐行渐远
平原上自有平原的风貌
重要的是
我回到平原
将要回到故乡
大山内部眼前黑的眩晕
出山后这么平静的消逝
 
2019、7、26 D5766 动车上
 
 
在家三天
 
我深入过母亲的内心么?
更不要说沉默的父亲
世上多有这样的母亲
而少有母亲的儿子
来去勿匆,看母亲
一天比一天老
 
2019、7、29
 
 
美意
 
我赞美母亲的诗句,母亲一句也不知道
拜托我的弟妹去说说呀
妈妈步入晚境
我到中年才酿这一杯赞美的酒!
 
2019、8、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