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署 名》(11首)

◎伤水



选择性记忆
 
除了不记得的,我全都记得
记得与女儿的时差,儿子的腔调
那本书插在哪个书架
封皮内已没有情节,爱情因曲折而结局平坦 
记得组织结构,几笔货款尚在途中
金额和汗水失踪
总是记得承诺,省略对方支出
记得亏欠,想不起业已偿还
记得目的地,抵达后想不起目的
记得自己曾在哪里,却不知道如何找到自己


清理
 
把所有东西分成要和不要,把不要的搬出车间
——我对生产部这样宣贯现场6S
现在我开始整理我脑子里的杂物
开动无数叉车,搬移数吨往事:
那些悬而未决,那些半途而废,那些稍纵即逝。
仓库腾空了!穿堂风灌满胸膛。
我入库新原料,可怎么也装塞不进。
死亡也不是万能的消灭。我的影子流出鲜血,
回音四壁碰响。所谓空,就是看不见的满。


厂门口的小树

这棵小树去年枯了 
品种问题也就是质量问题
冰雪外因可类比经济大环境
可今夜我看到了它黑色小叶子
它复活了
我却没有高兴
为阻止枯衰,我尽晒阳光
连月光我也去了,还人工吸氧
努力,原来是白费劲的
树有枯荣
人只有一个方向:衰败
同所有事情一样
这不是程序公正就能解决的
我同这棵小树有过秘密约定
不同生但同死
现在它同人类一样违约了
好比约定同时自杀的一对伴侣
一二三!我开枪了
它却没有扣动扳机
我投入了无边的终极研发
而改变灵魂难于改变土壤


亚麻裙子

事物的关联仅在于一个契机
中午打盹,梦中我随手抄起
一把锄柄,光滑中有鼓出的木结
我一抬头看到了船舷
被海浪啃啮,摸上去,身体般钝滞
麻,亚麻布,亚麻裙子,
瞬时顺腰而下。醒来,我对甲方建议
外墙饰面采用真石漆吧
看上去石头一样,顺畅里的
粗糙,华丽里的质朴


在厂区听鸟鸣

我有一个靠近山峦的工厂
也就靠近苍翠和云雾
我在车间踱了一圈,经过的反应釜
毫无反应
想起今天是双休日
我穿过厂区的整排竹林
水珠沙啦啦淋下来
迟钝的我才发觉这是新雨之后
抬头看厂房之上
几重泼墨在慢慢洇开,几抹金色
也在扩大势力范围
山只剩下山腰以下,上半身
交给了雾气
而鸟鸣比深涧的山泉还要清脆
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总在加班
又要物流到哪里去
如此地源源不绝,源源不绝
要说我在车间和车间之间
感到巨大的孤独
有些抄袭
而不说出鸟鸣中我突发的痴呆
我的无所思、我的无所在
那就是一种矫饰


台风夜

我会做两件事
烛光摇晃中看原著,似又被翻译了一次
再是驱车往海边,在最磷峋的地方
和巨浪站在一起
这是危险的事,可我真心乐意
由于揪心我悬空自己
听到无数多余出来的海水
被泼来泼去
我因此离开原有职位,寻找接纳的市场
当我以粉碎的状态冲上堤岸
最后的雄姿让我义无反顾
我是一个只求壮烈而专做无用功的人
台风的演奏还没落幕
我的乐器早已断弦
台风夜让我万丈豪情有了短暂的决堤


署名

在等待的空隙里
写首诗给你
空调过冷
人为的产品总出于违背自然
我到屋外的炎热里吸烟
旁边的五金店,轴承照常吸引我
我是需要它的
安装在我的胯部和膝盖
回到室内,在一张授权书上
签署我身份证上的名字
我照常不看名字上方的内容
格式性的东西被我一直拒绝
我偏爱用伤水的名字
其下总是我的坦白
就如这几个分行
却不知和你有什么关系
刚才我口渴,饮水机在复印机旁
就想复印一份自己
看看和自己又有多少联系


物候新

量子物理学看到两个杯子
一个是我正端起的茶缸,一个则是
量子微观世界内建构之中的圆形之水
我每喝下的一口,也一拆为二
两张嘴在迎接着
看窗外的水泥森林,它们在另一个世界
被紧张地解构着
被无形地大数据着
我知道我不是我,只是芯片占据着的
小小空间
水将成为固体,有金属的光泽
和转基因的诡异波纹
我被逻辑着,成为暗物质
不是需要被撞击
而是需要空置
所有侵入的病毒,都被重新编辑
仿佛丰富着人生
我抬起机械手,无人驾驶,涡轮机
自动熄火
没有季节,动物是我,植物也是我
不升不降的日月
疫苗被替换了
谢谢,除了愤怒,我还拥有了绝望


护城河

你会回来,讲起那条护城河
我听到的全是鱼鳞,它们在你血管内循环
我担心你二次中风
全无记忆是一种极致,空无的占有率
引发了反垄断法再次修订
你提出首先要反极权,淤塞的河道要疏通
而为什么不抛弃呢?道路不也很好吗
可以一走了之,不致沉没
我反驳的机会不多了,正如被围困的孤城
所有的护城河其实都在城的中心
边缘已经不存在
你离去,最后的护城河往往是汪洋
我拥有一个大陆的孤独


轴承有着遗珠的憾事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脱的了
余下皮肤
我已经把什么都放下了,包括自己
而你还在,那么顽固
如旧机器里的齿轮,木头里的铁钉
有多少时间可以用来锈蚀
轮胎已经磨去花纹
轴承有着遗珠的憾事,不再滚动


八月的一天

天上乌云翻滚
那样子使很久没有抬头的人
由于仰视而不安
迫于压力,平视地上的建筑物
和你生产的电路板
并无二样
你的车间里还有倾斜的导轨
定子和涨价的电容
汇率也是乌云,会不会滚到1比8
降下来的不仅仅是雨
股市和房价
随之而来的还有不测的人心
孩子在路上,他们的鲜艳衣裳
在摧毁的日子里也能开心
像愿望一样
在台风之后飘逸而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