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月·一个传说

◎天然石




一个传说

有一个传说,关于你的
你是里面最重要的人物
因为你正死去。每个死人
都是最重要的人,即便在
传说里。你死去,因为你
刚登场。这很重要——
你的出现就是为了死去
你将死于:原因不明。这尤为
重要。这是故事继续下去的
唯一方式,否则就没有继续
下去的故事(唯一关于你的故事)
你死去,这个过程如此短暂——
你几乎是(莫名其妙地)一命呜呼
这就是故事的神秘之所在
这也是故事得以流传的几乎
唯一原因。所有人(故事中的)
你的伙伴,你的家人,你的敌人
瞬间将你遗忘。仿佛你从未存
在过,或根本就不存在。他们
个个按个个的方式满意地存在着
如此之久,恰似你死去后的整个
时光。甚至直到今天人们依然
相信:他们仍活着。故事本身就是
这样不断地持续,持续,没有终结
乃至永恒,真实一如你的死,尽管
不明就里;但你的确死了,你的
尸体就是证明。虽说方式不甚雅观
但无伤大雅,人们(主要是你
的家人)草草把你埋葬。为的
是维护你仅存的那点优雅——
除此他们实在不知该当如何
他们发誓要找出你的死因,但
誓言过后就被遗忘了,甚至忘
了为你树碑立传。因为他们有
更重要的事要干,自然是生计
的事,难道还有比这更重要的
事吗?他们活的很好,尽管到处
是战争,阶级,歧视,饥荒
尔虞我诈。但他们生命顽强
精于此道,根本无需别人操心
你尽可以就此瞑目了





黑月

在所有关于月的传说中
黑月的传说特别值得研究
起初人们只道它患了忧郁症
谁知不过是本性使然

有那么一段时期哪里也看不到月
(这自然引起了很多不适
但还好都在可适应的范围)
甚至它自己也曾质疑自己

当然按它本人的说法这不过是常识
没有谁想一直在场
(它只不过想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空间
谁知竟招来责难)

直到有一次——不止一次
人们感到了重大的缺失
当他们仰望夜空
发现那里竟空空荡荡

尽管繁星满天
但难以弥补心愿
人们渴望月,月,月
而它却不在它应在的地方呈现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种种传说
尽管有板有眼但明显都不可靠
尤其是有关它的出走和死亡的传言
更让人有感于传说的荒诞

其实它一直都在就在它该在的地方
只是它的黑色光芒让人目盲
按它本人的说法只是想换个方式存在
可是无人理解这着实让人不爽

它本想一直就这样存在仅仅因为喜欢
可是它需要亮光来找寻它遗失的一页诗稿——
人们欢呼赞叹于它的重现
尽管它一直都在,君临人间

因此它决定恢复原貌
当然绝不是为了赢得赞赏
当然保不准就是这样
当然这并非我们了解的真正的月亮





事件

一次,在A市。
老板是A市人。
我们吃着正宗的A市特色小吃。
许诺老板第二天付高昂的全款食宿费,
因为不确定那时是否还活着,
这店让人失去安全感。
老板狡狯地笑。
践踏着我们的尊严。
我们已昏聩得半死不活,
在饮用了他提供的免费饮料后。
(免费的果然不可靠如他所言。)
他说:睡吧,亲,晚安,
明天一切会变得更美满。
是的,一切如他所言,
我们醒来,得偿所愿,
付了双份的钱然后得以全身而退;
但我们却不愿就此离去,
仿佛受到了莫名的启示,
我们决定在此小住时日。
可是店老板竟然阻拦,
仿佛我们会因此带来灾难,
的确是灾难对他而言,
我们把他束手缚脚扔在厨房一角,
因为他对饭菜动力手脚:偷工减料。
他却一再否认,这让人如何忍受。
一整夜我们让他在厨房的地板上
自生自灭,作为惩罚。
第二天我们就离开了A市,
因为店老板报了警,
鬼知道他如何做到。
听到警笛我们就慌了手脚,
慌不择路只是逃,
径直闯进警察的埋伏圈。
他们为我们铐上手铐:我和我。
发现只有我一个
就逼问我招供同伙。
我所有的同伙只我一个。
他们周身散发出敌意:警察和店老板。
说我太过狡猾需给点颜色看。
我挨了两警棍和两拳眼冒金花。
他们说招吧,死扛实在太傻。
“你——老板,”我指着店老板,
“不该玩的太过,扮演劫匪游戏
不过是为了逃可怜的一点税收,
这代价实在太大,我弃权。”
店老板神情紧张。
警察们面面相觑。
一切全属实:偷税漏税罪名成立。
只因为我情急中萌生的一句谎话,
我被无罪释放了,
这实在让人扫兴。
我离开了A市,一如来时,
向着B市进军。


2019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