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在鼓乡》等8个

◎边围



在鼓乡

那不是战歌,是赞歌吧。
奔杀变成了奔腾,
就此欢舞呀。

随河道扭摆,
屁股也扭动起来。
脸上再多涂点红晕,
脚步更要像个醉汉。

擂鼓!上可震天,
下可撼地。

有鼓声轰鸣,
今日何其英武!
立在身前,挎向腰间,
从此不再畏缩于厉鬼。

吼声更大些呀,
喜怒都要豪壮。
要让山梁上响起咚咚心跳啊。

             2019.10.2.




民间艺术

并非诞生于书斋和学堂,
它们伴着农人身上的泥腥,
发乎天真。

茶余饭后,信手拈来,
由此可以忘却一切困苦。
将一尾鱼剪上半天,
红纸开始游动,渐渐觉醒。

画上的花,也香了起来,
整个窑洞都透着芬芳。
忧愁刹时绽放为一朵彩莲。

——因为无羁,反而奔放。
它们把浮生一点点描摹,
毫无顾忌地在异想中穿梭。

思念不息。它们忽而化为民歌,
随江水涌动,一泻千里。

             2019.10.2.




信天游

云在天上,
伸出长臂也无法够到。
只能仰望吗?
不!心念已升腾过顶,
直冲霄汉。
所有思恋都憋了太久,
燃烧成熊熊烈火,
无法扑灭。
天呐,救救那痴情的鬼,
让他的怒吼化作雄鹰,
在阳光下盘旋。
没有一刻停歇,
他的胸中藏了无数歌手,
在轮番呐喊。
陕北的高梁上,
每一个角落都能听到,
那浑浊的泪花滴落的巨响。
雷声滚滚,刺破耳膜,
而他却静了下来,
比薄雾还要轻盈。

       2019.10.3.




背包客

被陌生吸引,
被遥远蛊惑,
一路飘摇。
飞絮一般,在山野中,
四处浮游和哼唱。
从来不去细辨:
哪里才是栖所。
只随走随歇,
更哪顾颠簸!
远行,不知疲累,
兴奋的目光如炬,
恨不能踏遍天涯。
不停位移改变了一切,
包括枯槁的人生。
风雨也不能阻挡脚步,
流浪的心,不再孤单,
有虫鸣和草香为伴。
——注视着风景,
人也被风景所注视,
并变为更瑰奇的风景。
那也算是馈赠吗?
远离城市和汽车,
被人群渐渐遗忘,
模糊了名字、面目。
如夕光下的一道剪影,
愈来愈渺小,
消失于地图。
那种秘密的快乐,也许,
永远无人知晓。

        2019.10.3.




古镇之殇

残垣让人无法退却,
那诱引如此强烈,
人性终究敌不过沧桑。

老树,老墙,老人
——每一样都勾动泪花,
小雨濛濛间更易动情。
老街一时也走不到头。

城门,今日看来低矮了,
曾有多少过客匆匆而逝,
在进进出出中消磨人生。

烟火气似乎依稀还在,
自千百年前就已开始了。
无法想象那斑驳之花,
如何一直开放,从未凋落?

也许是幻觉作祟呢。
已坍塌的粮站不会复苏,
古镇额上的褶皱,只会更深。

它可以安睡了,熄灭窗灯;
但总有些人要趴上城楼,
狠命地吸吮那陈年的土腥,
好让他们狂跳的心安定下来。

             2019.10.3.




与石窟对话

风改变了一切:单薄之衣
已无法御寒。在洞中呢?
佛祖安然无恙,神情安详、
姿态安逸。自宋朝伊始,
就隐姓埋名潜居于此——
被多少巧匠精心雕琢,
付予意志,和恭敬之心。
哪怕尘世气象一派阴沉,
也无法扰动隔世的庄严。
大佛在深思,无暇分神,
俗人的疯狂拍摄毕竟荒唐,
但并未因此受戒。被宽恕,
而能在千佛麇集的秘境,
何其万幸!灵魂某处被拨动,
瞬间琴音嗡嗡,泪如雨下。
惺忪睡眼也得救了,迷蒙时,
恍然眼前一亮,犹若顿悟。
神通即源于凝视,环绕三圈,
而不忍错失每个细节。请沉默!

              2019.10.4.




黄土高坡

如所有人所见:秧歌
热辣而奔放,在将尘土
踢踏得四处飞扬。
无法停歇,那些来自
生命的激涌,任何人
也无以阻拦。澎湃之心
在怦怦狂跳,连阳光
也在为之伴舞,灼灼发烫。
那是一派灿黄,无人
可以描绘;那酷烈之黄、
苍莽之黄,千万年犹在。
民谣也唱不尽,大风
也刮不尽,那份本色
未能褪却,那是根是魂!
当赤膊的汉子吼啸
于茫茫乾坤,惟有粗野
才能震落山石。那豪气
可令高原垂泪,不再枯寒。

                2019.10.4.




折返

人之多少时刻无以自主,唉!
圆满终是梦中的霓霞。
疼痛并不总将甜蜜。

在外游荡,心也野了,
心头的荒草还要回家锄割。
用爱,用耐泡之茶。

再次与黄河擦肩而过,
如此混浊的老友,毕竟难忘。
但因缘之交错中亦有默契。

折离,迂回,如此蜿蜒,
在绝境中漫溢出一条血路。
人却因这曲折,而别有了风致。

              2019.10.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