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9月)之四

◎伊沙



《点射》集



把口语鹰派统称为
朝伊沙喊万岁的人
有什么意思呢
也解决不了
你自己写作的问题



其实
官方诗
才最不像诗
也不是诗
是低年级
语文识字课文



有一年
《新诗典》诗人访问团
从新马泰归来
荣斌在南宁接见大家
坐下来的第一句话是:
"现在大家理解国家的南海战略了吧?"



在这一学期的
开学教师会上
想起往昔所有的
领导"干起来"的呼吁
我全都听进去了
只是干的和他们不同



党员接着开会
五人先行退场
出来后焦老师说:
"那三个是民主党派
你是无党派人士
群众就我一个"



这个早晨从遥想
未来七年(到退休)
写作计划开始
感觉有了目标
计划即目标
不是异化而是纯粹



90年代我是孤独的
因为90年代
对非先锋伪先锋
很包容




文斗很好玩吗
反伊大军
竟有死伤



自创之杰作
引领我上升



这坛子很贱的
一日为诗人
终生可以混
他经过多年努力
终于叫人忘掉了
他与诗的关系



《乌托邦》动天下
却未见你发一言
但只要见面
你一定会说
牛逼牛逼牛逼牛逼
好像我是母牛私处



你在说鸟鸣悦耳
他便说但也不能
少了犬吠
这便是多元论者



指望他领军
口语诗人
皆成阴兵



三十年来
我自己的诗歌大略
一直是学美超欧
你们爱跟不跟



把口语诗
主要是后口语
解决的所有问题
列一清单
看看你能过几关



毛左笑毛左
荣斌笑中岛:
"七年便秘出两句"
现在试看他
得用几年便秘出
够入典的两句



文化策略派想玩的东西
我用生命体验玩了一遍
譬如:二十四节气
最终用诗写成百科全书的是我
而不是文化派里任何一个伪大师



一辈子要没玩过
老奸巨猾
也挺没劲的
现在正是时候



人类把垃圾分类了
垃圾分得清人类吗



对于《乌托邦》
发不发言随便
别搞成阴谋论
我以学术眼光看
欠文化之土派
不喜欢正常



不要为人际关系
伤脑筋伤元气
我在单位做到了完美
在诗林中还有一些些
可以改善的余地




这东西
是不会改变的



民间诗人
总觉得
官方诗人
得到了太多
我从未觉得



何谓庸人
凑热闹
都不知道
往哪儿凑



你觉得
挺我的诗
是站队
我咋不觉得
推你的诗
是掉价呢



俄罗斯人为什么
那么美
东斯拉夫人与维京人
再与蒙古人
两次大混血所产生的
事实的诗意



是该死的火柴盒体
让我们对古人麻木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从标题看作者
已经有了反抒情的企图



你只要在哪个会上
说一声"小男人"
必有女人抢白你:
"我们就喜欢小男人"
她们是大女人么?



开战之后
井底蛙曹村娃
才发现我长诗成串
遂发言道:
"大诗不是长诗"



现代诗人漂洋过海
不就相当于古代诗人
遍访名川



五四作家已经如此
不留洋没有发言权
只有一个沈从文除外
这伢子是天生的洋:
"我要造一座希腊小庙⋯⋯"



布考斯基写灵魂时用了
"这黏糊糊的长条"
我貌似也有精彩的表达
在《灵魂的样子》中



不完成上午的工作计划
不吃午饭
我是跟贾平凹学的
一个城市诗人照样可以
向乡土小说家的优点
学习



你跟土派的关系
必然是
你再推他们
他们也不会真的欣赏你
他们不是洋指导下的土
他们只是一味土



具体就《乌托邦》而言
看不出好
是你的而不是我的问题
说不出话
是你的而不是我的问题



有些口语诗人
以为找到了口语诗
就找到了永恒的玩具
就可以消费一辈子了
就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了
他们本质上不是诗人



在盘峰论争期间
我释放过一条重要信息:
"知识分子无知识"
民间各路人马
都把这话理解到沟里去了



曾几何时
一位前口语大佬大讲:
"伟大的日常生活"
我就知道他要完蛋
果然
他伟大到古代王国去了



刚看过今年的
金棕榈片《寄生虫》
你们就好意思
指望华语电影拿金狮
都啥年代了
还他妈想蒙啊



《纽约时报》书评版
没有发过一篇
金斯堡诗集的书评
造成了大师的一大遗愿
很多无耻就藏在
冠冕堂皇之中



我甚至可以接受
在推荐其诗的同时
不见其对《乌托邦》发言
他是小男人本质是土派
可我一转身
就见他在聒躁low货



诸如英美俄
这种一等诗歌强国
对诗人对诗歌很好
只是对部分
超前型大师不好
跟我们有本质区别



有些人
说谁的诗逗
是他(她)
想让其逗
说好亦同理



知识分子
和官方诗人
联名推荐写口语诗的
10后小诗人
什么情况
拚爹呗



书面语诗人
没有童子功
只有口语诗人有



虽说有些段子
被某些脑子笨的诗人
抄袭了
但段子手
成不了好诗人
因有套路



手上有套路
成不了好诗人
心中有剧本
成不了好小说家



海子
"秋天深了
王在写诗"
堪称疯子之言
世纪傻句



海子疯言即佳句
让我提醒自己
莫把童言无忌
当成佳篇



我最烦
在《新诗典》诗人范围之内
还玩以名取诗以权取诗以钱取诗的
二手选家
他们比直接玩的官刊编辑
具有更强的隐蔽性与欺骗性



《乌托邦》光芒四射
有人像经历炼狱
随喜难道不是人之修养



我永远不会因为写了好诗
而看人脸色
向人致歉



我书李白诗
如血液流过血管
如电流通过电线
亲人啊



你只要流露出一点
爱国的情绪
五毛就认为
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有人指出
《乌托邦》最大的问题
是没有指出现实的出路



要剪断其中的合理性
帮你的永远在帮你
被你帮的永远被你帮



大师基本上
都产生于
广义的左派
狭义的
譬如五毛
没戏



所有海龟或海不龟
都成了他们去国当年
主流诗歌的活化石
诗人惟有在母语中
才能生长



嫌我赞美得多的人
不长心也长点记性吧
远的不说
就想想去年此时
想想我这一年来



我扫兴地发现
有些被遮蔽者
与诗理无关
只是做人太差
有些则属于人太笨
压错宝了



妈宝一代已经在那儿
妈宝诗派正在组建
代表人物应妈而生



想到一篇诗论的标题:
《缺钙的中国现代诗:
从伪莽汉到真妈宝》



有个货
一直在我诗后
打哈哈
说怪话
几年以后
真的疯了



昨晚大长节上有云:
"你现在的所作所为
哪怕是一次旅行安排
都要对得起你写作生涯的黄金时代"



对《乌托邦》-一首长诗
最外行无效的批评是
这一首(节)好
那一首(节)不好



偶尔从官方一带
会有个把待我公正者
斜刺里杀出
扫了一些人的兴
他们希望我的前程一码黑



外国行有诗
祖国行无诗
至少
是不健康的



在日本导演的作品中
中国演员变得
细腻而又深沉
让我半天才认出



你所有的争都是为你
值得一争的作品而争
在单位里你从来不争
在家族里你生来不争



两个半月没讲课
我得调试一下口舌
所幸我自1988年6月起
月月有诗
没有两个半月不写的体会




周杰伦粉
自己唱歌
一定难听



周杰伦粉
还有一贱
认为方文山词
是最好的诗



"狼成群结队
只有狮子
独来独往"
狼外甥狗
也这么想



赛马节上
一匹赛马的
名字叫:
"城二代"



《唐》的结构
借助《唐诗三百首》
《蓝灯》的结构
是伦敦地图顺时针旋转
《乌托邦》的结构
是时空交错加点彩法



帕斯《太阳石》
结构借了《太阳历》
让中国的书呆子
以为长诗结构只能借
我偏不信这个邪
自己创



你的诗写得不够好
是你内心的诗意还不够
或者你压根儿就不懂得
什么是现代人的诗意



用高压锅
把大骨头压酥
找到了
鬣狗的快感



鬣狗听不懂人话:
"尽捡软柿子捏"



如果你忘记了
造反派的形象
就看一看
曹村娃的玉照



本质上是抒情诗人者
写作上问题多多
麻烦不断
磕磕绊绊
永远写不舒服
在中国的汉语的21世纪



每当我的诗
与官方抒情诗人
共同编入某公号
我就感觉到一个老爷们儿
与广场舞大妈在一起的委屈



长诗的每一节
是隐忍的
不像独立短诗
一捅到底



有些诗人
不以大面积
使用二手材料为耻
还老指责别人写实



只有没写过小说的诗人
才会觉得虚构很了不起
写实很低级



写诗
别写成分行的
小说



课堂上
学生(新生)
笑点高低有别
至少是真实的
不像某些诗人
屁股决定笑点



我一直纳闷儿
有人一辈子
怎么那么贪图虚荣
刚才想明白
人虚嘛




在诗中
烟火气
当然是需要的
但别蔓延到灵魂里



抽去口语诗
现代诗
先锋诗
就是空壳子
瘪茄子
完犊子



你们敢发个毒誓
从此再不搭理口语诗
任其自生自灭吗?



打着红旗反红旗
写着口语骂口语



名利之机出现时
只有可能别人抢我的
我不可能抢别人的
杰作之机出现时
情况则完全相反
这是事实而且诗意



坏人互捅
脓血迸溅



我冒充出国的两位爷
十一年过去
还没有出过国
难道我偷走了
他们唯一的机会
那可罪莫大焉



一个人
偷走了两个人的出国机会
难道浪费了一个不成
还是他们各有0.5次机会
中国诗坛造谣水平可见一斑



出道卅年
一路走来
我穿过的
不是道路
而是一条
小丑长廊



人老为贼
主题背叛
老人的信誉
从我辈重建



一个诗人
连自己所走诗路
都不当真
他(她)还能把啥当真



高歌说得没错
我是最爱国的诗人
只是不想因此被附加分
如陆游
如辛弃疾
如闻一多



曹村娃
被打脸成
日常生活
他的脸被打肿后
是不是能好看一点



知识分子
在总结自己的失败时
冠冕堂皇地总结成了
中国现代诗的失败



可怜的北大诗人
即使在总结失败时
也小心翼翼地呵护着
以北大为核心



知识分子
如果不是那么计较出身
大把的人就投过去了
这是偏狭的书呆子
在江湖层面的一大败点



北大人的逻辑是
既然北大排名第一
那么北大第一诗人
就是中国第一诗人
殊不知诗歌智慧
与应试能力不成正比




勿以大乘小乘分之
有些人压根儿
就无佛心



啥叫口语鸦?
写完一首口语诗
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呸呸!该死的口语诗!"
然后嘎嘎叫了两声
又接着写



回首当年
在张书绅"黄埔军校"里
在首都大学生诗圈里
都不见北大人的影子
他们是后来在海子+戈麦的葬礼上
冒充家属拱出来的



将拙劣的译本
转化为自己笔下
顺溜的新诗
中国诗人
这个本事
是血液里带来的



有人的诗
老让我想起
他(她)的
中学语文老师



对手进球
垂头不丧气的
是梅西
对友进球
暴跳如雷的
是C罗



又一次为自己的
中文听(诗能)力
而惊叹
又一次原谅了
自己的英语听力



容我说两句
《新诗典》本身
确实做得好
但也离不开
众人抬



烂选本的编者
不懂得这句谚语
一只老鼠坏一锅汤
或者他们就是觉得
老鼠汤美味



做同行
可以多挑别人的刺
做选家
则要选出别人的花



诗歌官方一直在
与现代诗无关的
新诗上寻找出路
注定死路一条



你坚守新诗
岿然不动
我坚持不选
岿然不动



如果你所谓现代诗
不包括后现代
你视后现化为反现代
你就给我滚蛋



官方红诗人
三天不得奖
就像要饭的
长得就像
要饭的



近年来被捐款的
涉诗人
(不都是诗人)
都是骂过我的
显得我不善



我跟有些人的缘分
可以抵达
干什么都砸锅的
低度
唯物论者如何解释



西大讲座已经过去
有十天了
我还是没想明白
什么是"非遗诗人"



三年前在湖南
有个诗人上台朗诵时
自称是屈原多少代孙
我问:"真的吗?"
"反正他到处讲"
当地诗人说


我发现
但凡说出过
"诗和远方"这四字者
我就再也没有搭理过



爱国诗
可是一串
难唱的音符
好多人
都跑调了



别在国庆节
写爱国诗



在人生的旅途中
什么人我忘却得最狠
我以为他(她)是高人
却没有给过我任何机会



诗之好坏
仅在味道有别
所有振振有词的道理
都是事后硬找出来的



说了半天
还是去秋
反伊大战爆发时
我对记者说的话
最为精准:
"口语诗是世界潮流"



你非要写朦胧诗
老外自然也不会拦你
东方神秘主义嘛
就像男穿马褂女穿旗袍



射手本色
就是不思考
抬脚便射



曹土鳖认为
《乌托邦》
是大诗主义的胜利
行不顺教他的
反伊十八怂士
口径统一



所有爱拿老布
喝酒说事儿的
都不提他有多勤奋
隔天一次通宵写作
用他自己的话说:
"打字机在肘"



老布五千
阿娃六百
天下男女诗人各有标高
到不了这俩数
你们好意思说自己多产
质量暂且不论



抒情是一种放纵
控制这个词
就是为抒情诗人
发明的



在活着的
或死去还不太久的
西方诗人口中或笔下
浪漫主义
是个贬义词



如果你从一位
诗人(作家)笔下
看到其所在的国家问题成堆
你既尊重这位诗人(作家)
也尊重他(她)的祖国
反之则反



又见"人民艺术家"
想起老舍



我们没有老人电影
也没有老人诗歌
啥时候有了
真大师就有了



眼睛小
注意别漏
贼光
李荣浩
还有我
要注意



最可悲的生命
活得很现代诗意
却终生不知那是诗意
最可悲的生命
活得很腐朽诗意
以为那是唯一的诗意



毎次看伊朗电影前
我都摸摸心在否
准备扛震撼
你说这个国家
是邪恶的还他妈轴心
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