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十万块

◎心地荒凉



红砖美术馆


我说我在红砖美术馆闲逛
卖票的女孩棒极了
好孩子说你问她
要不要买我的蜡笔画
我说有保安
2019.10.3
 

那就不说了


无聊人又在群里卖诗集
他说卖诗集
还有十本,五百块一本
好孩子说二逼你别卖了
买我画吧
无聊人说你就是个土包子
好孩子发了一幅蜡笔画
说这幅画换你10本诗集吧
西门打铁艾特无聊人
说好久不见
好孩子说买他诗集
或者买我画
西门打铁说谈钱伤感情
无聊人艾特西门打铁
你怎么又冒出来了,我以为你死了
你在青岛?
西门打铁说我靠,嗯
无聊人说我二十八号去山东淄博
西门打铁问泡妞去?
无聊人说买我本诗集
我从淄博到青岛看你
西门打铁说我兜比你还干净
无聊人说那就不说了
2019.10.3
 

借钱


无聊人和好孩子
在群里聊借钱的事儿
主要是好孩子在讲他
到处借钱的事儿
身边认识的所有人
基本都已被他借了个遍
他在群里贴了一首诗
题目叫《我开始朝国外的借钱了》
下面是诗的内容
国内的已被我借遍
只能
饥不择食
认识的
就胡乱
问对方
有没有钱
2019.10.3
 

十万块


无聊人艾特好孩子
这样,你直接去沈浩波办公室
找他借十万块
不借就打他一顿
好孩子说你有沈浩波电话
或微信吗,我去他那里
无聊人说我有他微博
微信心地荒凉有
好孩子立刻艾特我
沈浩波微信分享给我
我艾特无聊人和好孩子
你俩就是沿途二丑,最佳搭档
2019.10.3
 

无聊人


林芳兵在群里
发了自己一组诗
我艾特林芳兵
问兵姐好
祝越来越年轻,美丽
无聊人说干吗不祝越来越性感?
我说性感跟我们有一毛钱关系?
兵姐是巨星
无聊人说巨星也是两个乳房一口逼
她写的诗真烂
我说不要这样
以后发言别这样
不然我没法留你在这玩了
梅花驿说对芳必须尊重
悟空突然发语音
捏着嗓子阴阳怪气地喊
群主,发红包
群主,放片片
林芳兵艾特我
发了一个红心图标
和一个两杯啤酒碰在一起的图标
又发了一个大苹果
上写送您平安果
平平安安
我艾特林芳兵
我说谢谢兵姐
诗人有好多疯子
不必介意
我算正常的
有什么意见
冲我发脾气
我代无聊人向你道歉
好孩子艾特林芳兵
买我蜡笔画如何
紧接着发了几张他画的照片
无聊人艾特梅花驿
她是你妈?
梅花驿说不要脸货,是你祖奶
不要让我见到你
无聊人说见到我又怎样
直接操你,二逼一个
梅花驿艾特我
你见到这个垃圾替我扇他
我艾特无聊人
你自己退吧
第二次劝退你
别怪我兄弟
咱们私下交流
无聊人艾特梅花驿
操你妈,有本事你来嘛
退了
梅花驿说见一次打你一次
垃圾有你受的
好孩子艾特梅花驿
你装什么逼
梅花驿说好孩子管你啥事
我怎么装了
好孩子说无聊人怎么了
梅花驿说你不看他先骂我吗
好孩子说你骂他没错
无聊人说的也没错啊
梅花驿说他说的什么没错
说芳的话吗
好孩子说对啊
梅花驿说芳的年龄和他妈的年龄差不多
他也这样说他妈吗
再说我也没说他
我只说要尊重芳
好孩子说是的
他就是这样说他妈的
他妹妹姐姐都疯了
他也不正常
梅花驿说我觉得每个人都要尊重
好孩子说是这样的
可无聊人他是故意忽略人类道德
通过追求人性最恶的一面并获得快感
梅花驿说说他妹妹姐姐,别人管不着
社会之人,就得有个底线
他就是欠揍
好孩子说无聊人的底线
就是故意破坏人类底线
把人类最恶的一面写出来
让人无法承受
他致力这方面
梅花驿说谁管他写什么诗
别骂别人就行
我不评论他的诗
好坏都是他自己的
但做人不能太垃圾
好孩子说他人非常实在
他这点比我强
我还不能做到
见女的就说操人家
其实我也想
梅花驿艾特我
抱歉!占用了大家的空间
我很少发言
想不到这条疯狗乱咬
好孩子说他反虚伪
不过他有软肋
也是非常单纯之人
我艾特好孩子
我当然理解他
但可以放在诗里
在现实生活中要收住
跟人交流要有起码的
幽默和尊重
看看我得罪过谁
即便把美女诗人的照片发在群里
宣布对着撸
人家也不会生气
不要进行人身攻击
对着撸,是为赞赏
好孩子说这就是他能
写出极具辨识度的诗的原因
我说我若不懂他内心单纯
怎么可能拉他来玩
但我对他不抱希望了
每次他都有本事引起众怒
好孩子说我怎么就一点都不愤怒
我说你是有境界的人
起码表面看起来要比
无聊人友善,文明
好孩子说他现实干过太多
出格之事
我说我希望他能长寿
不希望他步小招后尘
我跟他喝过酒
我当然知道他不错
他是个好人
没问题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我一样
能理解他
我知道他身文分文,赤贫
我买他诗集就是力所能及
帮一点忙
并非我有多欣赏他的作品
好孩子说他还赞助我500
真是服了
我说现在都啥年代了
还到处得罪人
有本事写出传世之作
那才叫牛逼
过街老鼠那叫牛逼吗
丢人现眼而已
你们俩是两种不同类型的
我都比较喜欢的诗人
总之,别把诗看得太重
写呗,管别人说什么
自己娱乐第一
等你有钱了
多照顾他
好孩子说
必须的
2019.10.3
 

@梅花驿


老哥息怒。
都怪我
他这样我还拉他进来耍
如果有朝一日聚在一起
我让他当面跟你道歉
不要打他
孩子其实不坏
相信我。
晚安
2019.10.3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无聊人退群了
这群安静了
也没人生气了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一分钟后我发红包
准备好你们的前蹄儿
马上要用
2019.10.3
 

诗歌奖


秦匹夫艾特我
你搞1个诗歌奖。
群气氛立马热烈
我说奖金1000元我可以考虑
多了出不起啊
一年一届
秦匹夫说足够了
我说好主意
我布置一下工作流程
有好的建议也说说
他说可以参考皮旦和任意好
我说群里这么多老板,大咖
我搞这个
会不会被人取笑

他说先弄个公众号
主要战场设在微信
我说我衡量一下再说
嗯,沿途是需要一个公众号
他说娱乐兼为诗歌做事。
应该敬佩(大拇指)
我说回头得弄一个
他说这样你也有事情做
2全其美
我说我靠
我事情比夏日森林里的
树叶儿还多……
看你把我说的闲成啥了
如今妞都没空泡了
2019.10.3
 

剩蛋们一起嗨皮吧


老外此刻是不是
都在狂欢中……
群P
黑人
白人
棕色
黄种……
杂交水稻
啊……
尽情嗨皮吧
2019.10.3
 

@诗歌手好孩子


现场就是有魅力
无需加工
上桌就是好菜
艺术,偷拍,都一样
2019.1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