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511-1519

◎秦匹夫



泥沙集1511:外婆有只大狗

外婆有只大狗
每次离开时
外婆和它一前一后送我们
外婆送到三里外的一个山梁上
在一个高坎上坐着
望着我们一直走到消失
那只狗则把我们送到
十几里外的小河边才掉头回去
有一次我叫狗和我们一起蹚水过河
它过了河。抖抖毛蹲着
看我们走远。又过河回去了

泥沙集1512:侄女玉儿

我有一个侄女叫玉儿
经常一起放牛
她每次把牛赶到我家对面坡上
就会大叫。勇大大。勇大大。快来哟
有一段时间下雨
她家住在高处无法下来
我们暂时分开了
然而有天下午
她爹突然在高高的山梁上大叫
幺大。幺大。快上来呀。玉儿摔死了啊
幺大就是我大
我正在屋角放牛
听到这个消息震惊了好久
很想上去看
但由于要放牛
职责在身没法去
后来听说她是在陡崖上摘菌子失足
摔得不成人样

泥沙集1513:幼儿园下午

一个中年未娶的男人
有天然的苍凉
当满地的孩子被他们的父母领走
他像一台迟到的收割机
看着眼前空旷的大地
轰隆隆地响一阵就熄灭了

泥沙集1514:麻婆豆腐

我给餐馆打电话
――烧一个麻婆豆腐
注意是烧不是炒
烧有缓慢的意思
似乎可以看见豆腐在锅里平静地熬煮
一个人耐心地等候在旁边
炒则急躁。那个人一点都不温柔
卷起袖子粗鲁地挥动着铲子
白嫩的豆腐在锅里慌张翻滚
有些碎了。有些甚至还来不及发热
就被他一勺子掂了出来
试问。这样的豆腐怎么会好吃呢

泥沙集1515:我对我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年轻的时候吃过很多苦
当然现在也不老
所谓年轻时候
是十六七岁。二十郎当
正是成长的时候
是皮肉需要崩裂骨头需要
发出咔咔的声响的时候
这些以苦之名降临的幸运
我很荣幸。获得了这些
现在说起来也是苦
每日与人修鞋。屋子里。身前身后
全是又脏又破的鞋子
有人讥我住在臭窝里。诚哉斯言
但是现在我也不老
和过去一样。我还能喝很多酒
腰和背都挺直有力
还能和姑娘发展爱情
因此现在的这些苦
还和过去一样
都能被我稳稳接住
尤其是。现在不用背不用挑
每日坐在屋里修理
埋头专注的样子与艺术家无异

泥沙集1516:两朵云

两朵云实际可能只是一朵
为了两个相思的人
它一分为二。在二人头顶各漂浮一朵
在这一天。那两个人所处的地方都是阴天
他二人的思念也因此更加剧烈地翻滚起来
从远处看。是两朵不安的乌云在翻涌
在它们周围是浩瀚的蓝天

泥沙集1517:腿人

以前有个男的
腿非常不稳。似乎是
吊在胯下的两根木条
当他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让我擦鞋时
两条腿晃来晃去
尤其他还架起二朗腿
那条架起的腿快要碰到我的额头
我用手一拔
它像个秋千一样摆到一边
很快又荡回来
再一拔依然如是
那人只顾低头看手机
一点都没有意识到
我在示意他放下腿
我也憋住不开口
只是反复拔
直到我终于不耐烦了
才捉住他那条
还在荡来荡去的腿
拍拍腿肚子对他说
放下来吧
奇怪的是那人还是没有抬头
他似乎并不存在
我仿佛是在和一条腿说话
而那条腿也真的听懂了
它停止飘荡跳了下来

泥沙集1518:讨贼檄文

如果现在是乱世
是民不聊生的时代
我必不藏于门后
必不在白天点头哈腰
夜里像贼一样偷瞄
必不贼眉鼠眼冷嘲热讽
必不大言炎炎畏首畏尾
必不阴阳怪气让他人作炮灰
我必怒目一瞪越众而出
我必将老幼护佑在后
我必提刀上前
如果我是一个诗人
我的诗只有一个字


泥沙集1519:鞋国

在鞋国里。我是大王
惟一活着的人是我
在密密麻麻的鞋子中间
我是惟一站立的人
因此我孤独。可以说是寡人
我经常站在这些鞋子中间发呆
目光涣散。门外阴沉沉
这是阴雨天气。门外更加不宜
想了想。我提起鞋子去后堂
我准备清洗它们。清洗和修补
我准备让它们变得好看些
实际上这是我的工作
我虽然讨厌它们
但是又离不开它们
这样说吧。如果我们互相离开
我不会饿死
它们照样逃不掉被统治的命运
啊。不。阿弥陀佛
我亲爱的鞋子
我并不是要统治你
你使我有了工作给我带来财富
亲爱的鞋子
现在我长时间弯腰专注你
除去你的伤口和污垢
现在窗户外面雨依旧很大
冬雷震震街上阒无人迹
亲爱的鞋子。我的兄弟
是的。我们是兄弟
我们是一个苦难的民族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