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

◎修远




纪年
    ——大部分历史是猜测的,剩下的都是偏见
                          威尔.杜兰特
1、
公元1974年,地宫的门被掘开,嬴政的黑兵俑方阵
现了天日。这些替代的人殉,在地下的银河里已运行千年。

2、
“欢……乐吧,雅典人,我们……胜利了”。公元前490年9月12日
菲迪皮茨最后的声音。而距他2466年,一辆加重“永久”逃出大地的暴怒。
把一座城市的毁灭也传递了出去,他下气接不住上气地伏在大殿之外:
——“没……了,全没了……”。

3、
大殿之上,七步之诗已成一峰。时光的肢体诡异,翻转
耸立着野兽的鬃毛。臊腥,异变,体臭。合拢或闭合双眼并不伪装,亮着獠牙。

4、
屋宇陷入大地的的飞檐,麒麟,石狮子......它构建的美学
——线条里有着血液的绳型。阳光下透背的纪念碑,几乎都是一样基因密码
相似的教科书都不真实。

5、
四兜干部服扎脖子的衣领被雨燕裁剪。西风吹开了红色大门。
收录机里的《何时君再来》柔软了巷子里的过堂风。两种肤色越过
太平洋,试探着在漩涡里碰的发亮

6、
----先生,昨日我梦到一人饮酒,驾祥云!
----我有一盘棋,纵横之法……
竹简和羊皮纸,黄金的马车驾驭着同一个星球的蓝色天塘。
施洗者和受洗者的灵魂是儿童的与动物的。在水边,天地亮光中宇宙的图形,语言壁画
一道道门被开启,一堵堵的墙反光。名字与名字之间是创造之光的炙热!人类的物种
一语而——道;一语而——佛陀。回声净坐于在山谷与菩提树下!
在时间的分割线上,道路被劈开,一条并肩另一条;湖色在山岭之上;海浪连接着岛屿与岛屿。

2019、9、16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