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9月)之三

◎伊沙



短诗(二)


《秋风秋雨愁煞人》


再肆虐
不就是云下的那点事儿



《意境》

雨中
一个雨衣人
坐在石椅上
抽烟



《妈宝一代的歌手》

钱越来越多
要求越来越低
唱得不行
就说能写
写不了
就说会编曲
长得像幕后的
愣敢在台上蹦



《短诗与长诗》

你有两只手
加起来十根
健康有力的手指
一生从未握成拳
打出去
该有多么遗憾


《中国电影人》

华人举止轻浮
言语轻佻
没有信仰
不讲原则
见钱眼开
见色忘义
这就是中国电影人
对民族形象的塑造
实则真实表现出
他们这个群体



《明白人》

上世纪90年代初
我的诗发遍台湾
崇台的诗评家S说:
"你要是在台湾
就会被当作宝"
"不会"我说


《示威》

草原上
鬣狗叼着狮头跑
鬣狗叼着象腿跑
鬣狗叼着相机跑
颓荡而又有力地奔跑
是最震撼我的三个时刻



《参照系》

在我小时候
经常可以见到
老红军
各单位第一把手
就是
八路军
解放军
志愿军
还只能当第二三四把手
如果有个毛头小子
或年轻姑娘
当了第一把手
要么是全国劳模
要么是造反派司令


《家当》

高压锅
是毛时代
我们家
惟一的高科技



《早课》

一早起来
就做好事
在上课路上
与出租车司机
一起追击前方
忘关后门的
女司机

一早起来
就说坏话
出租车司机问:
"像不像
没提裤子就跑?"
"哈哈哈
像,像神了"
我回答






《不同》

其实今日长安
也不缺诗人雕像
在我上下班的路上
就有李杜各一

他们与我在俄罗斯
见到的普希金们
有什么不同吗

李像个戏子
把酒樽举向天
杜愁眉苦脸
像个苦逼型装逼犯

毫无神圣感



《对话》

"90年代
你喊口语诗
远不如现在多
为什么?"
"口语
是我当时
喊得最多的
后现代主义诗歌的
天生丽质
用不着
多喊"
"你意思是
同行的愚昧
环境的恶劣
让你喊得更多?"
"正是"





《没事儿理一理》

首先得说清楚
在中国诗坛
只有一种诗型
是天天有人骂
别的诗型
莫要自作多情
那便是口语诗

既然有人骂
就会有人捍卫
怎么捍卫者
就成了
唯口语诗论者
何至于让人喊出
"多元并存"之口号

口语诗的"代表人物"
经常批评口语诗
胳膊肘不朝外拐
这是中国诗坛
独一无二的怪象
(你也可以理解为"健康")
既然有肥鸽有乌鸦
那么就该有雄鹰



《反体育》

2008北京夏奥会
我听到史上
最难听的主题曲
《我和你》
2022北京-张家口
冬奥会吉祥物发布
依然是史上最丑无疑
一个胖熊猫
名叫冰墩墩




《时间感》

儿子
在美国东南
佐治亚州
美东时间
比北京时间
晚12小时
让我想起
五年前
我在美国东北
佛蒙特州
也是美东时间
比北京时间
晚12小时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祖国——早起的鸟儿
叫喳喳
亲朋好友
总在前面等我



《不一样的广场舞》

我把我家附近
最热闹的
一条街
称为"小镇"
今天我去那儿
理发时
看见众人围观
一场难得肃穆的
广场舞
驻足看了一会儿
算是看明白了
一个戴墨镜的
老盲人
在伴唱



《忆童年》

每每与妻谈起童年
都发现在物质上
她过得比我好
哦,在那个时代
一个普通城市居民家的儿子
过得不如公社书记家的养女


《遗老遗少》

小区里
楼门口
旧的垃圾点
取消半月后
还有几只苍蝇
整日徘徊
不愿离去



《奇闻趣事》

大长节
三同仁约球
约的是篮球
到达篮球场后
发现无一人带球
"那还玩个球啊!"

在我看来
此事有大意义
这是三位口语鹰
向大家演示
啥叫口语鸽



《师兄》

我一直很感戴
大学时代的
一些师兄
虽然他们自己
没有写出来
但却给我
宝贵的鼓励
让我获奖
并建立起
这样的口碑:
"伊沙写得好"
一个人
最感戴的是
当自己无法确信时
那肯定了你的人们



《生活》

探望父亲时
走过一家中囯体彩门口
想起中岛
断交五载刚在北京恢复邦交
还没来得及问:
"你现在还天天买这个吗?
还在指望天上掉馅饼?"



《家党国》

1927年
我的祖父母
从北平逃到天津
从天津港上船
逃到南洋去
是逃避国民党
对共产党的大屠杀

1937年
我的祖父母
从南洋回到中国
回到武汉
是准备迎击
全面入侵的
日本鬼子


《诗中人》

小区里的
老萨克思手
是很自觉的
平时都在
地下车库吹
只有双休日
才浮出地面
他真是
越吹越好了
现在他吹
《天边》
《山渣树之恋》
吹得无比动人
像是从我诗里
吹出来的



《老领导》

在小区物业办公室门口
遇到妻的老领导
我热情非凡
差点鞠了一个日式的躬
因为1991
我们结婚那年
他带了一车人跑来祝贺
还代表我未到场的老丈人
致辞

我自己的老领导呢
满口答应却不来
事后连句解释都没有
所以几年前他驾崩时
我拒不出席追悼会



《符号学》

王有尾
写诗说事儿
老爱提巴里坤
新疆一个地名
不是说他有多怀念
并得瑟
他那两年的支教岁月
他是当作一个符号
来砸我们的
一砸就肃然起敬
这就是他妈的
老西部诗的玩法
杨牧、周涛、章德益



《阿里与列侬》

阿里初当拳王时
还不那么伟大

少女对他感冒
是因他见过披头士

他告诉少女说:
"那个眼镜仔还有点思想"


《跳板》

对于很多人而言
《新诗典》
就是一块跳板
只是一块跳板

对我来说
这一点问题都没有
最大的跳板
当然还是跳板
就是让人跳的嘛
你们能跳多高跳多高
能跳多远跳多远

但是
不要在离去之时做怨妇状
好像《新诗典》——就是我嘛
犯了多大的罪
你是因有洁癖而走的



《饿不死的诗人》

译了这么多年布考斯基
总感觉他比中国诗人
活得容易
即便是在他没有畅销以前

首先他不懒
总是要工作
其次他不迂
找工作没有蓝白领之分的概念
(人家可是大学毕业哦)
所以容易找

应该可以这样说
是美国脑体平衡的薪资结构
帮一位伟大的诗人、作家
度过了一生中最艰难的时期



《致儿子》

你遗传了我学习的笨
也遗传了我写诗的灵
老天爷很公平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永往直前



《契约》

一个朋友
从你四十岁开始
毎个月赞助你
一百美金
让你写作
不管兜得住
兜不住
你的生活
为了他
你都要写成
杰出的诗人
伟大的作家
这便是布考斯基
与出版家
约翰·马丁的故事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近期
有女诗人反映
个别男诗人
有调戏妇女的
行为
对于这些事
本主持的态度
一贯是
《新诗典》
不是单位
不是组织
没有工会
也无妇联
更无保卫科
从不干涉
诗人的私生活
不设道德审判台
你违法
自有各国法律管你
撩要讲文明
对方不接受
你就瘪茄子
《新诗典》不助长
流氓习气


《想象的一幕》

看中美女排争冠赛
想象妹妹一家
还住在我家
肯定是我和大外甥
在看
生于中国的中国人我
为中国队加油
生于美国的美国人他
为美国队加油
生于中国已入美籍的妹妹
看两眼
无所谓
说:"我只认识郎平!"


《黄金行数》

我还是觉得
布考斯基短诗的
平均行数过长了
超过了我认为的
30行以内的
黄金行数
我想这是
边喝边写的
酒精写作
造成的
像巴萨踢球
慢热
还有就是
职业作家
他有一点
贪图稿费



《告诫》

永远不要相信
泥沙俱下的
作风和写法
爱你而把你的金子
一一淘出来的人
毕竟有限

《电影中的诗人》

在一部美国电影中
见到一位美国诗人
普利策奖得主
高大魁梧
文质彬彬
虚伪无趣
道貌岸然
像我通过阅读
感受到的
约翰·阿什贝利
我忽然想到
假如有部中国电影
塑造一位中国诗人
鲁迅文学奖得主
该是什么样子
每天对着天花板
自撸一管
应该不能省


《此事古难全》

上周去看父亲
聊起儿子
在美国已经
安顿好
已经开始上课
安心学习
父亲忽然
感慨系之:
"要是你爷爷
奶奶都还活着
那该多好啊
看到重孙子
能到美国留学
该多高兴啊!"
我心里计算着
爷爷的年龄:119岁
奶奶的年龄:122岁
嘴上想说什么
没有说出来

《福利》

多年以后
方才领悟
享誉世界的
鹿特丹国际诗歌节
对来自世界各国的诗人
最大的福利是
让你们大面积
见到梵高的真迹
对其中绝大部份人来说
是平生第一次
甚至是一生中
惟一的一次


《夜行记》

长安
秋夜凉
穿过一片
桂花香
恍若回到
去年十月
金陵城



《爱好的人》

你最终还是
会成为母亲
所希望的
生活仔细的人
用她的话说叫
"爱好的人"
只是用了太长的时间
在她离去多年以后
在你老了的时候





《毎位司机都能带来不同的东西》

今早到校上课
在一个十字路口
等红灯时
出租车司机
提醒我说:
"师傅,看
前面那个
慢悠悠过马路的
男的——中年人
早起把裤子穿错了
穿着老婆的裤子
上街了⋯⋯"
然后
我看见了一个
上身穿西服
下身花睡裤的怪物



《大学》

下课如厕
又遇"西北第一嘴"
张嘴问候道:
"诗人兄好!"
我回之以:
"第一嘴兄好!"
又有新发现
他不光必穿西服上课
还必打领带
金利来领带



《农民小说家写的
是陕西而非长安》

"六合一拌面"
光听这名字
你就知道
长安人
在做面上的
用心之深
你说这样的文化
是粗犷的
还是精细的



《冰岛》

一座活火山
旁的村庄里
住了七个居民

匹萨店旁的
汽车旅馆
登记簿上
记录着
自1980年迄今
七位房客的姓名

在村口
一条三条腿的狗
吠着




《多年前一位鼓手告诉你
说他打鼓的样子最可爱》

你用手机
专注写诗的样子
最可爱
刚才发现这一点
说明你本质上
并不自恋
不是妈宝
而是硬汉



《一步之遥》

这是某前友
最可爱的一面
他私下对我讲
在他名声最鼎盛的时候
也是嚣张得不是人
一个铁粉从新疆
飞去他的城市看他
在酒店订了房间约他去
他去了把人不当人
肆意践踏
对方忍无可忍
挥拳便打
把他结结实实
痛揍一顿⋯⋯

唉!可惜呀
他从来不会这么写
他要这么写就牛逼了


《授课记》

昨日课上讲:
"方向不同
准备不同
学习方法不同
连学习地点
都不同
欲考研者就是
把有限的
必考的知识
增大熟悉度
争取门门90分
教室是你的家
欲走创作之路者
每门课70分万岁
省下时间和精力
去读更多更杂的书
做更多的实践练习
呆在图书馆别出来"


《座右铭》

比敌人大气一点
比圣人小气一截

《秦人》

超市蔬菜区
称重处
旁边的
小推车里
有个土娃娃
怀抱大南瓜
一直冲我傻笑
因为我用秦腔
把手中要称的
东西称作:
"红苕"



《蛇》

武士的腰带
艺妓的竹笛


《湿地》

一只鬣狗
冲入在湿地栖息的
火烈鸟群
一个丑角
抢了所有人的戏


《史失求诸诗》

通过九卷《新诗典》
看到的中国
问题多多
生机勃勃
人民艰辛
心怀诗意
泱泱大国
充满希望
其他选本
面目不清
麻木不仁
像无脸人


《创作谈》

去年上半年
我写散文诗
未见多大动静

今年夏天
出大作了
长诗《乌托邦》
业界一片哗然

其实
这两者
是有关联的
其实
我一直是一个状态



《主编论》

有个主编
江湖传闻
"只发名人和女人"
结果是
他发过不少好诗
成全过少许名作
他的继任
无此传闻
什么阿猫阿狗都发
结果再无
好诗与名作


《国庆前夕》

小区门外
一对青年男女
在给他们的坐驾
插国旗
男插女看
小伙手抖
老插不进去
不想插了
少妇嚷嚷道:
"不行
今儿你非给我
插好不可"


《国庆节》

你们唱你们的
《我和我的祖国》
我自己唱
《一块红布》

《隔代人》

小学门外
一棵树下
爷爷让孙子
就地小便
孙子尿不出来
爷爷笑曰:
"你这娃
没出息
老师又没来⋯⋯"


《视觉》

在我童年的视觉里
每一根毛毛虫草
都是雄风大振的
蛐蛐儿


《成长史》

大学四年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不信任译本
是其中一轮大太阳


《没有绝对的理由
我称之为不适》

在一首诗中
布考斯基多次写到这一句:
"我从未听过我妈妈尿尿"
哈,我恍然大悟
这是在调侃金斯堡
献给母亲的长诗《卡第绪》
作为中国后口语诗人
我懂老布的潜台词


《弥猴桃》

已经忘记了
我是从何时
因为什么
抛弃了
这种水果的
(人称“维C之王”)
理由都是
后找的
味道不正
表皮上有毛
吃多了
变弥猴


《偈子》

活佛给众生摸顶
诗人让万物有灵


《与国同庆》

给父亲打电话
明天
国庆节一早
去看他
我要和
中国人民解放军
前炮兵排长
一起看
大阅兵

《家训》

建国之初
父亲虚报岁数
与伯父一起
参了军
以排长退伍
派去当乡长
祖父一声令下
不去
世代书香之家
还是回来读书
遂又上高中
然后考上大学
宁当臭老九
不去走仕途


《少与多》

我第一次知道国庆节
是25周年国庆
即1974年
心里觉得好少啊
直到后来
老师讲了
上下五千年


《大院小区》

在小区内
绕圈夜走
身前俩老头
说起一个
名字:张琦
是我儿子
儿时念叨着
入睡的名字:
"张琦~
佳佳~
圆圆~"


短诗(二)


《秋风秋雨愁煞人》


再肆虐
不就是云下的那点事儿



《意境》

雨中
一个雨衣人
坐在石椅上
抽烟



《妈宝一代的歌手》

钱越来越多
要求越来越低
唱得不行
就说能写
写不了
就说会编曲
长得像幕后的
愣敢在台上蹦



《短诗与长诗》

你有两只手
加起来十根
健康有力的手指
一生从未握成拳
打出去
该有多么遗憾


《中国电影人》

华人举止轻浮
言语轻佻
没有信仰
不讲原则
见钱眼开
见色忘义
这就是中国电影人
对民族形象的塑造
实则真实表现出
他们这个群体



《明白人》

上世纪90年代初
我的诗发遍台湾
崇台的诗评家S说:
"你要是在台湾
就会被当作宝"
"不会"我说


《示威》

草原上
鬣狗叼着狮头跑
鬣狗叼着象腿跑
鬣狗叼着相机跑
颓荡而又有力地奔跑
是最震撼我的三个时刻



《参照系》

在我小时候
经常可以见到
老红军
各单位第一把手
就是
八路军
解放军
志愿军
还只能当第二三四把手
如果有个毛头小子
或年轻姑娘
当了第一把手
要么是全国劳模
要么是造反派司令


《家当》

高压锅
是毛时代
我们家
惟一的高科技



《早课》

一早起来
就做好事
在上课路上
与出租车司机
一起追击前方
忘关后门的
女司机

一早起来
就说坏话
出租车司机问:
"像不像
没提裤子就跑?"
"哈哈哈
像,像神了"
我回答






《不同》

其实今日长安
也不缺诗人雕像
在我上下班的路上
就有李杜各一

他们与我在俄罗斯
见到的普希金们
有什么不同吗

李像个戏子
把酒樽举向天
杜愁眉苦脸
像个苦逼型装逼犯

毫无神圣感



《对话》

"90年代
你喊口语诗
远不如现在多
为什么?"
"口语
是我当时
喊得最多的
后现代主义诗歌的
天生丽质
用不着
多喊"
"你意思是
同行的愚昧
环境的恶劣
让你喊得更多?"
"正是"





《没事儿理一理》

首先得说清楚
在中国诗坛
只有一种诗型
是天天有人骂
别的诗型
莫要自作多情
那便是口语诗

既然有人骂
就会有人捍卫
怎么捍卫者
就成了
唯口语诗论者
何至于让人喊出
"多元并存"之口号

口语诗的"代表人物"
经常批评口语诗
胳膊肘不朝外拐
这是中国诗坛
独一无二的怪象
(你也可以理解为"健康")
既然有肥鸽有乌鸦
那么就该有雄鹰



《反体育》

2008北京夏奥会
我听到史上
最难听的主题曲
《我和你》
2022北京-张家口
冬奥会吉祥物发布
依然是史上最丑无疑
一个胖熊猫
名叫冰墩墩




《时间感》

儿子
在美国东南
佐治亚州
美东时间
比北京时间
晚12小时
让我想起
五年前
我在美国东北
佛蒙特州
也是美东时间
比北京时间
晚12小时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祖国——早起的鸟儿
叫喳喳
亲朋好友
总在前面等我



《不一样的广场舞》

我把我家附近
最热闹的
一条街
称为"小镇"
今天我去那儿
理发时
看见众人围观
一场难得肃穆的
广场舞
驻足看了一会儿
算是看明白了
一个戴墨镜的
老盲人
在伴唱



《忆童年》

每每与妻谈起童年
都发现在物质上
她过得比我好
哦,在那个时代
一个普通城市居民家的儿子
过得不如公社书记家的养女


《遗老遗少》

小区里
楼门口
旧的垃圾点
取消半月后
还有几只苍蝇
整日徘徊
不愿离去



《奇闻趣事》

大长节
三同仁约球
约的是篮球
到达篮球场后
发现无一人带球
"那还玩个球啊!"

在我看来
此事有大意义
这是三位口语鹰
向大家演示
啥叫口语鸽



《师兄》

我一直很感戴
大学时代的
一些师兄
虽然他们自己
没有写出来
但却给我
宝贵的鼓励
让我获奖
并建立起
这样的口碑:
"伊沙写得好"
一个人
最感戴的是
当自己无法确信时
那肯定了你的人们



《生活》

探望父亲时
走过一家中囯体彩门口
想起中岛
断交五载刚在北京恢复邦交
还没来得及问:
"你现在还天天买这个吗?
还在指望天上掉馅饼?"



《家党国》

1927年
我的祖父母
从北平逃到天津
从天津港上船
逃到南洋去
是逃避国民党
对共产党的大屠杀

1937年
我的祖父母
从南洋回到中国
回到武汉
是准备迎击
全面入侵的
日本鬼子


《诗中人》

小区里的
老萨克思手
是很自觉的
平时都在
地下车库吹
只有双休日
才浮出地面
他真是
越吹越好了
现在他吹
《天边》
《山渣树之恋》
吹得无比动人
像是从我诗里
吹出来的



《老领导》

在小区物业办公室门口
遇到妻的老领导
我热情非凡
差点鞠了一个日式的躬
因为1991
我们结婚那年
他带了一车人跑来祝贺
还代表我未到场的老丈人
致辞

我自己的老领导呢
满口答应却不来
事后连句解释都没有
所以几年前他驾崩时
我拒不出席追悼会



《符号学》

王有尾
写诗说事儿
老爱提巴里坤
新疆一个地名
不是说他有多怀念
并得瑟
他那两年的支教岁月
他是当作一个符号
来砸我们的
一砸就肃然起敬
这就是他妈的
老西部诗的玩法
杨牧、周涛、章德益



《阿里与列侬》

阿里初当拳王时
还不那么伟大

少女对他感冒
是因他见过披头士

他告诉少女说:
"那个眼镜仔还有点思想"


《跳板》

对于很多人而言
《新诗典》
就是一块跳板
只是一块跳板

对我来说
这一点问题都没有
最大的跳板
当然还是跳板
就是让人跳的嘛
你们能跳多高跳多高
能跳多远跳多远

但是
不要在离去之时做怨妇状
好像《新诗典》——就是我嘛
犯了多大的罪
你是因有洁癖而走的



《饿不死的诗人》

译了这么多年布考斯基
总感觉他比中国诗人
活得容易
即便是在他没有畅销以前

首先他不懒
总是要工作
其次他不迂
找工作没有蓝白领之分的概念
(人家可是大学毕业哦)
所以容易找

应该可以这样说
是美国脑体平衡的薪资结构
帮一位伟大的诗人、作家
度过了一生中最艰难的时期



《致儿子》

你遗传了我学习的笨
也遗传了我写诗的灵
老天爷很公平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永往直前



《契约》

一个朋友
从你四十岁开始
毎个月赞助你
一百美金
让你写作
不管兜得住
兜不住
你的生活
为了他
你都要写成
杰出的诗人
伟大的作家
这便是布考斯基
与出版家
约翰·马丁的故事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近期
有女诗人反映
个别男诗人
有调戏妇女的
行为
对于这些事
本主持的态度
一贯是
《新诗典》
不是单位
不是组织
没有工会
也无妇联
更无保卫科
从不干涉
诗人的私生活
不设道德审判台
你违法
自有各国法律管你
撩要讲文明
对方不接受
你就瘪茄子
《新诗典》不助长
流氓习气


《想象的一幕》

看中美女排争冠赛
想象妹妹一家
还住在我家
肯定是我和大外甥
在看
生于中国的中国人我
为中国队加油
生于美国的美国人他
为美国队加油
生于中国已入美籍的妹妹
看两眼
无所谓
说:"我只认识郎平!"


《黄金行数》

我还是觉得
布考斯基短诗的
平均行数过长了
超过了我认为的
30行以内的
黄金行数
我想这是
边喝边写的
酒精写作
造成的
像巴萨踢球
慢热
还有就是
职业作家
他有一点
贪图稿费



《告诫》

永远不要相信
泥沙俱下的
作风和写法
爱你而把你的金子
一一淘出来的人
毕竟有限

《电影中的诗人》

在一部美国电影中
见到一位美国诗人
普利策奖得主
高大魁梧
文质彬彬
虚伪无趣
道貌岸然
像我通过阅读
感受到的
约翰·阿什贝利
我忽然想到
假如有部中国电影
塑造一位中国诗人
鲁迅文学奖得主
该是什么样子
每天对着天花板
自撸一管
应该不能省


《此事古难全》

上周去看父亲
聊起儿子
在美国已经
安顿好
已经开始上课
安心学习
父亲忽然
感慨系之:
"要是你爷爷
奶奶都还活着
那该多好啊
看到重孙子
能到美国留学
该多高兴啊!"
我心里计算着
爷爷的年龄:119岁
奶奶的年龄:122岁
嘴上想说什么
没有说出来

《福利》

多年以后
方才领悟
享誉世界的
鹿特丹国际诗歌节
对来自世界各国的诗人
最大的福利是
让你们大面积
见到梵高的真迹
对其中绝大部份人来说
是平生第一次
甚至是一生中
惟一的一次


《夜行记》

长安
秋夜凉
穿过一片
桂花香
恍若回到
去年十月
金陵城



《爱好的人》

你最终还是
会成为母亲
所希望的
生活仔细的人
用她的话说叫
"爱好的人"
只是用了太长的时间
在她离去多年以后
在你老了的时候





《毎位司机都能带来不同的东西》

今早到校上课
在一个十字路口
等红灯时
出租车司机
提醒我说:
"师傅,看
前面那个
慢悠悠过马路的
男的——中年人
早起把裤子穿错了
穿着老婆的裤子
上街了⋯⋯"
然后
我看见了一个
上身穿西服
下身花睡裤的怪物



《大学》

下课如厕
又遇"西北第一嘴"
张嘴问候道:
"诗人兄好!"
我回之以:
"第一嘴兄好!"
又有新发现
他不光必穿西服上课
还必打领带
金利来领带



《农民小说家写的
是陕西而非长安》

"六合一拌面"
光听这名字
你就知道
长安人
在做面上的
用心之深
你说这样的文化
是粗犷的
还是精细的



《冰岛》

一座活火山
旁的村庄里
住了七个居民

匹萨店旁的
汽车旅馆
登记簿上
记录着
自1980年迄今
七位房客的姓名

在村口
一条三条腿的狗
吠着




《多年前一位鼓手告诉你
说他打鼓的样子最可爱》

你用手机
专注写诗的样子
最可爱
刚才发现这一点
说明你本质上
并不自恋
不是妈宝
而是硬汉



《一步之遥》

这是某前友
最可爱的一面
他私下对我讲
在他名声最鼎盛的时候
也是嚣张得不是人
一个铁粉从新疆
飞去他的城市看他
在酒店订了房间约他去
他去了把人不当人
肆意践踏
对方忍无可忍
挥拳便打
把他结结实实
痛揍一顿⋯⋯

唉!可惜呀
他从来不会这么写
他要这么写就牛逼了


《授课记》

昨日课上讲:
"方向不同
准备不同
学习方法不同
连学习地点
都不同
欲考研者就是
把有限的
必考的知识
增大熟悉度
争取门门90分
教室是你的家
欲走创作之路者
每门课70分万岁
省下时间和精力
去读更多更杂的书
做更多的实践练习
呆在图书馆别出来"


《座右铭》

比敌人大气一点
比圣人小气一截

《秦人》

超市蔬菜区
称重处
旁边的
小推车里
有个土娃娃
怀抱大南瓜
一直冲我傻笑
因为我用秦腔
把手中要称的
东西称作:
"红苕"



《蛇》

武士的腰带
艺妓的竹笛


《湿地》

一只鬣狗
冲入在湿地栖息的
火烈鸟群
一个丑角
抢了所有人的戏


《史失求诸诗》

通过九卷《新诗典》
看到的中国
问题多多
生机勃勃
人民艰辛
心怀诗意
泱泱大国
充满希望
其他选本
面目不清
麻木不仁
像无脸人


《创作谈》

去年上半年
我写散文诗
未见多大动静

今年夏天
出大作了
长诗《乌托邦》
业界一片哗然

其实
这两者
是有关联的
其实
我一直是一个状态



《主编论》

有个主编
江湖传闻
"只发名人和女人"
结果是
他发过不少好诗
成全过少许名作
他的继任
无此传闻
什么阿猫阿狗都发
结果再无
好诗与名作


《国庆前夕》

小区门外
一对青年男女
在给他们的坐驾
插国旗
男插女看
小伙手抖
老插不进去
不想插了
少妇嚷嚷道:
"不行
今儿你非给我
插好不可"


《国庆节》

你们唱你们的
《我和我的祖国》
我自己唱
《一块红布》

《隔代人》

小学门外
一棵树下
爷爷让孙子
就地小便
孙子尿不出来
爷爷笑曰:
"你这娃
没出息
老师又没来⋯⋯"


《视觉》

在我童年的视觉里
每一根毛毛虫草
都是雄风大振的
蛐蛐儿


《成长史》

大学四年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不信任译本
是其中一轮大太阳


《没有绝对的理由
我称之为不适》

在一首诗中
布考斯基多次写到这一句:
"我从未听过我妈妈尿尿"
哈,我恍然大悟
这是在调侃金斯堡
献给母亲的长诗《卡第绪》
作为中国后口语诗人
我懂老布的潜台词


《弥猴桃》

已经忘记了
我是从何时
因为什么
抛弃了
这种水果的
(人称“维C之王”)
理由都是
后找的
味道不正
表皮上有毛
吃多了
变弥猴


《偈子》

活佛给众生摸顶
诗人让万物有灵


《与国同庆》

给父亲打电话
明天
国庆节一早
去看他
我要和
中国人民解放军
前炮兵排长
一起看
大阅兵

《家训》

建国之初
父亲虚报岁数
与伯父一起
参了军
以排长退伍
派去当乡长
祖父一声令下
不去
世代书香之家
还是回来读书
遂又上高中
然后考上大学
宁当臭老九
不去走仕途


《少与多》

我第一次知道国庆节
是25周年国庆
即1974年
心里觉得好少啊
直到后来
老师讲了
上下五千年


《大院小区》

在小区内
绕圈夜走
身前俩老头
说起一个
名字:张琦
是我儿子
儿时念叨着
入睡的名字:
"张琦~
佳佳~
圆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