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9月)之二

◎伊沙




短诗(一)


《微笑》

这一天
如此开始
一个小区诗人
从小区走过
一个大头娃娃
站在台阶上
冲我微笑:
"叔⋯⋯爷爷!"



《中国人的老相》

现实生活中
把我看得最老的
是一位滴滴司机
张口便问:
"退休有十年了吧?"
我不厚道
反唇相讥:
"你眼窝塞驴毛了?"
这才好好说话
一聊全是辛酸
作为前工人阶级
他退休的年龄是45岁


《见证》

卅年前
大学生军训元年
我大学毕业
以新教工的名义
被历史
恶狠狠地补了一课
卅年后
我看孩子们的军装
已经换成
时尚款迷彩服
哑然失笑
哦,我要是
以色列人
新加坡人
韩国人
就要担心了


《退步》

从小长大
在有些方面
我肯定退步了
昨天夜走
穿过秋虫声声
我已经分辨不出
蛐蛐儿
马三影儿
棺材板儿
油葫芦
叫声的区别了
曾几何时
我听力超群
所以百抓百中
至于蟋蟀那种东西
我从来就不认识
直到课本里学到
书面语诗中读到


《压缩饼干》

儿子赴美前
我们去超市
为他备点零食
在一个货架上
他选了压缩饼干
我说:"吃这干吗?"
他说:"没吃过⋯⋯"
"当心吃多了
拉不出屎⋯⋯"
我嘴里说着
心里想的是
意象诗
词咬词
北岛体
一点水份和空间
都被挤压殆尽的
干尸



《父母心》

儿子一到萨凡纳
便赶上即将到达的
多利安飓风
与同学紧急疏散到
亚特兰大去了
妻说:"怎么
这么倒霉啊!"
我说:"这是
多好的事啊!"



《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我估计很多典人
跟我想法差不多
艾蒿从未跟团出过国
也从来没有出过国
经济上也谈不上宽裕
此次却去了俄罗斯
还一举拿下总冠军

我直到刚才
还是纳闷儿的
可是刚才
我想起了七年前
大长节搞过一次
阿赫玛托娃专场
全场尽读阿娃诗
艾蒿是最激动的
甚至还动了容
甚至开始思考
是阿娃
还是老布

面对泰戈尔
他也是如此
作为纯口语诗人
他能识别并接受
甚至尊重另外的好


《三十年间》

刚分到西外工作那年
一个德国外教跟我说
里尔克太老了
写的是格律诗
我特别想知道
后来的德语诗写成了
什么样子

上月在北京
在沈浩波的车里
李莎说她想翻译
阿娃之后的俄国诗人
我已经不是急于知道
他们写成了
什么样子


《盘峰论争廿年祭》

廿年前
我们反对的
知识分子是自封的
当然不是真正的
知识分子精神
而是酸臭迁腐的
反动文人
廿年来
我们中的人
也一个一个跟进了
到今天还在进行中



《对话》

"一群鬣狗
围食一头角马尸体
能看出哪个是女王吗?"
"看不出"
"啃蹄子的那个"


《中秋物语》

为了筹办
世界第四大诗歌节
中国长安诗歌节
2019中秋诗会
我查了手机上的
电子黄历
是9月13日
哦,是林秃子搞阴谋
要害毛主席的日子嘛

你们记得去年的中秋
是在哪一天吗?

我查都不用查
9月24日
因为反伊大战
是9月25日爆发的
而曹小流氓宣称:
"过了让他
把中秋节过完
我推迟一天才发布"



《镜头》

动物学家
把镜头置于
死河马腹中
拍到兀鹫
快速啄出
一个铁窗
拍到鬣狗
几口咬断
所有铁窗
骨头的铁栏
见到天日



《对话》

"《乌托邦》写得太好了!
俄罗斯去得太值了!"
"是吗?"
"到此为止
千万不要再改了!"



《国际形势变了》

1958年
中国大跃进
帕斯捷尔纳克
获诺贝尔文学奖
苏联官方威胁他道:
"领了奖就别回来了"
苏联作协将其当场开除
由苏联作协主席
肖洛霍夫宣读
1966年
中国文革爆发
肖洛霍夫
获诺贝尔文学奖
光荣领奖凯旋而归


《创作谈》

《乌托邦》
岂能写不好
我有十八种
个人的情结
搅缠在其中
比父辈们
整代人都多


《声控》

什么在声控鸟鸣
男欢女爱叫床声


《指挥》

什么在指挥鸟鸣
上帝的中国筷子


《早晨》

刷着牙听鸟鸣
听到一通犬吠
你呕了一下


《知了》

猛然发现
最早的电铃
是仿知了叫


《心思》

老婆的闺蜜
花14万去了
一趟南极
说没意思
连个人都没有
企鹅臭死了
我在算:14万
能去多少个
有人文的国家

《雨夜》

电线上闪烁的雨滴
让我们回到过去



《9月9日》

认真回看
他的书法
又有二三心得
当代第一书家



《教师节反省》

回想当年
我进人民养大的
师范大学
并非为了将来
做老师
我和我的同学
从来没有
以此为理想
并探讨过
与此相关的
业务问题
我们都以
毕业后
不做老师
为更好的
职业选择
只是到了
毕业时
拚爹拚不过
无好单位光顾
只好接受
正常分配
成为教师
至于后来
你爱上了这一行
并且干得不错
也都属于
先结婚后恋爱
后做爱


《口语诗道就是诗道》

34年前
首届中国教师节
庆祝大会全国总会场
我就在现场
北京师范大学体育场
哦,人间多少事
我都在现场
把它们写出来就够了
不在的
是为局限



《诗道》

抒情诗
可以靠想象
写好国外
如痖弦

前口语
可以靠情愫
写好国外
如王寅

后口语
不出国
不可以

现如今
前两者
也不可以





《诗史》

四十年来
当代诗坛
有两次长诗热
一个起点是海子
《太阳》七部书
带动了一堆不通的长诗
一个起点是我的《唐》
带动了一串能看的长诗



《正午的校园》

校园里响起了圣歌
靠,我的耳朵
咋也花了
只是音乐像
歌唱祖国的



《教师节开大会》

教师节开大会
又见"西北第一嘴"
坐在一起
准备同受从教30年表彰
我刚喊他一声"小党"
自己先不好意思了
"你咋不穿西服?"
老党问
"没通知啊"
我回答
"诗人穿啥西服呢!"
老党哈哈笑道



《人才》

闲来无事
问"西北第一嘴"
一个问题:
"你普通话考试
能过关不?"
他骤然发出
秦腔舞台上
才有的咳人笑声:
"我美国普通话
能过关"



《议论》

置身于教师节会场
听见前面两位
中年女教师
在议论台上的领奖者:
"咦,这货咋又得奖了
去年就有他!"
"你仔细看
还是两口子同上
领奖台"


《岁月》

一把将我
拉回到三十年前的是
老领导



《抽样调查报告》

30年前
与我一同来的
还有本校留下的
30余名教工
1死1重病
大部分定居外国
在校的大部分搞行政
只有6位在校任教
抵达30年
不到五分之一



《如在眼前》

30年前
夏季的一天
是张楚陪我
来西外报到的
办完了所有的手续
我们坐在一个
衰草连天的四合院里
展望未来
他欲回北京
继续流浪
眼中充满
对成功的渴望
我除了迷茫
还是迷茫
或者说
拒不展望


《风景》

90年代的西外门卫
只要一看见
留长发的
留大胡子的
奇装异服者
还有疯子
就知道是找我的
这也是我不适合
在党委宣传部
院刊编辑部
呆下去的一大因素



《心痛十秒钟》

所有找过我的
女疯子
你们还好吗
都还活着吗
既然疯不可逆
那就好好活着吧
尽量少犯病
尽量少烦人
老有所养



《惦记》

有些荣誉
是我想要的
1989年初到西外时
赶上第五届教师节
大会上第一项表彰
便是从教30年的教师
当时我侧目了一下
觉得他们很了不起
真正是桃李满天下
于是昨天
我就站在了台上



《格局》

不是战斗民族
耍牛逼
不是诗人民族
使性子
俄罗斯
与西方的关系
就是东正教
与天主教
与新教
的关系
这是早就
注定了的
格局




《不是一个上帝》

泛基督教
各支的
巨大不同
让我对
前口语
泛口语
伪口语
跟后口语
怎么都
尿不到一个
壶里的现象
释然了
在后口语内部
鹰派
与鸽派的不同
洋派
与土派的不同
迟早也会凸显


《电影里》

盟军女战士
抓住了一名
德国鬼子
他掉落的十字架
是有花纹的
哦,苏军特工
算是自己人


《不是我的错》

是我让后口语
将日常生活
发扬光大
也是我
将摇滚的基因
注入了口语诗
还是我
将去文人化
变成口语诗人的
基本姿态
尔等沦为
家庭妇男
不沾地的文青
纸上弄诗的酸文人
都不是我的错


《看电影》

我在看一部
以色列电影
觉得犹太人
胸怀好大
境界好高
已经放弃了
对巴勒斯坦人
对黎巴嫩人
甚至对全体
阿拉伯人的仇恨
到了片尾才知道
是英国人拍的


《开胃的凉皮》

直到昨晚
我才完整看了
1993年与《霸王别姬》
共享戛纳金棕榈的
新西兰电影《钢琴课》
同意胡宽同志生前所说:
"人家就是牛排吃腻了
看你端来一盆凉皮
一吃,不错呀,给奖!"


《不是同胞》

他们冲警察
他们堵机场
他们扯下国旗
扔进海里
我都无所表示
生怕以偏概全
以点带面
只是到了足球场
国歌奏响时
他们大面积
向国旗竖中指一一
我在电脑前
赐予他们双中指


《感谢爹妈》

在毛时代
勒紧裤带
咬紧牙关
向邻居借钱
也要让
一双儿女
喝上牛奶的
结果是
在邓时代
以及
邓后时代
其中的儿子
再也无福消受
牛奶与其他奶
及任何
奶制品
但是他
感谢爹妈
让他
五十有三
暂不缺钙


《想起》

王力宏唱歌
从来不用
提词器
让我想起
诗人任洪渊
能背诵自己
每一首诗
任老师
教师节快乐




《雪城》

大学时代
最后一个寒假
我、徐江、桑克
去哈尔滨
找中岛玩
敲门不在
便跟随桑克
去哈尔滨作协
投奔其亲戚
作家何凯旋
在何漂亮的
女朋友的
宿舍里
他们用大马哈鱼
款待我们
于是便有了一场
即兴诗会
我背诵《车过黄河》
结果丢了两句
我羞愧难当
想在冰封的松花江上
钻个冰窟窿钻进去
从此再也没有
背诵过自己的诗


《答谢词》

一首巨作的完成
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一首巨作的诞生
惟有谢天!谢地!谢人!





《五毛读了要气炸》

我为那个时代
中国还能
造出月饼
而惊讶
那么难吃的东西
也不能多吃呀



《预告》

明天大长节
中秋诗会
饭桌上
吃上月饼时
朱剑一定会说
"月饼真好吃啊
是世上最好吃的
东西"
随即遭到众人
一通嘲笑
我一写
这一切
就不会发生了吗
不一定
只是月饼
换成了别的


《对话》

"要是全都夸
《乌托邦》就不是
伟大作品了⋯⋯"
"怎么可能
今天中午
全国各地
诗人的午餐桌上
就有人在骂!"

《对话》

"第三代
怎么一见你就别扭?"
"老油条
到我这儿就玩不转"


《中秋前夕》

雨夜
月在沐浴
紫禁长安小区的老保安
换上秋裤啦


《神甫》

布道没意思
神甫这个职业
对我有吸引力的地方
就在于躲在黑帘子后面
听人告白
听人类在说真话的努力中
满嘴冒泡
说出的谎言
然后记下来



《国语》

中秋节的气氛
扑面而来
让我想起
五年前
我从美国飞回来
达美航空的
台湾籍空嫂
来送餐:
"要西餐
还是中餐?"
我回答:
"要米饭"
"已经等不及了哈
走这么远
还是想吃这一口⋯⋯"
她的声音真好听
最纯正的国语



《入党申请书》

大一那年
在北师大科学文化厅
观老山校友英雄报告会
看到化学系师兄
一条腿被打没了
坐在台上做报告
我和侯马听得热血沸腾
第二天便写了入党申请书
当时在校进修的侯马父亲衡叔看了
说我比他儿子写得好
现在回头看
这证明入党申请书
属于实用写作
写得好没有用


《中秋纪事》

中秋雨夜不见月
但见高铁车箱中
空座对空座
从长安至绵阳的高铁
开成了读完诗还家的
诗人赵大爷的专列



《家》

在家里
持续呆的
时间越长
体形就越正常

《望星空》

天文学家做出了
从太阳系中心的
一颗行星上
望见的星空图
比地球上所见
稠密一百倍
我看时
差点呕吐
哦,儿时的二麻子
长成了大怪兽


《对话》

"三姑妈
比三姑父学习好
又是班长
为什么没有留苏?"
"出身不好
资本家出身不行
只有一条船的船老大
就可以⋯⋯"



《岛》

中秋节
与母系一家亲戚
一同看望父亲
再次确证
我母系家族的来历
崇明岛的四大地主
相互多重联姻
其中最大的一个地主
曾拥有中国第三大岛
三分之二的土地



《审讯》

这名警察
在得知犯罪嫌疑人
是基督徒后
老是问他:
"你敢对上帝发誓吗?"
犯罪嫌疑人
起初有点吃惊
每次都平静作答:"敢"



《对话》

"老外的人性中
为什么
会有那么多问题?
没有进化好吗?"
"也许
只是因为
老外的文艺作品
以展现人性的问题
为己任"



《我受过谁的影响我会说
像我这么自信的人可不多》

我的小说
文字耐看
缘于王朔的一番话
深入我心
1988年
他来北师大做讲座
(是我大学时代
最有价值的文学讲座之一)
说他用500字稿纸写
毎写一页
如果不能逗笑自己一次
就撕了重写
后来
我写小说
虽然追求的不是
这种喜剧效果
但要求一致
必须有含金量
和一个闪光点
还有点不同
市面上卖的是
400字稿纸
(没有作协、文联
或出版社的朋友供我纸)



《听夜》

雨的架子鼓
雷的中国大鼓


《即景》

雨后终南山
一袭白裙的
水墨少女



《别扭》

我拿到一个月内
本地天气预报表
天天是"雨"
所以今日上半天
朝阳喷薄而出
晴空万里无云
阳光照彻大地
我还以为
天气预报丢人哩
午觉醒来
又见阴雨连绵
让我十分不爽
心理的别扭
出在哪儿呢
一个酸文人
不是不知道
雨会歇
只是不晓得
雨歇处
不一定是阴
可以见太阳



《百科全书在此》

昨天活动的性质
属于官方主办学院承办
带一个迎国庆的主题
主办方从我的诗集中
挑选了8首讴歌祖国
瑰丽人文与大好河山的诗
供朗诵者朗诵
选得似乎很容易
我这方面的诗
实在富裕
就像李白



《别扭》

我拿到一个月内
本地天气预报表
天天是"雨"
所以今日上半天
朝阳喷薄而出
晴空万里无云
阳光照彻大地
我还以为
天气预报丢人哩
午觉醒来
又见阴雨连绵
让我十分不爽
心理的别扭
出在哪儿呢
一个酸文人
不是不知道
雨会歇
只是不晓得
雨歇处
不一定是阴
可以见太阳

《百科全书在此》

昨天活动的性质
属于官方主办学院承办
带一个迎国庆的主题
主办方从我的诗集中
挑选了8首讴歌祖国
瑰丽人文与大好河山的诗
供朗诵者朗诵
选得似乎很容易
我这方面的诗
实在富裕
就像李白



短诗(一)


《微笑》

这一天
如此开始
一个小区诗人
从小区走过
一个大头娃娃
站在台阶上
冲我微笑:
"叔⋯⋯爷爷!"



《中国人的老相》

现实生活中
把我看得最老的
是一位滴滴司机
张口便问:
"退休有十年了吧?"
我不厚道
反唇相讥:
"你眼窝塞驴毛了?"
这才好好说话
一聊全是辛酸
作为前工人阶级
他退休的年龄是45岁


《见证》

卅年前
大学生军训元年
我大学毕业
以新教工的名义
被历史
恶狠狠地补了一课
卅年后
我看孩子们的军装
已经换成
时尚款迷彩服
哑然失笑
哦,我要是
以色列人
新加坡人
韩国人
就要担心了


《退步》

从小长大
在有些方面
我肯定退步了
昨天夜走
穿过秋虫声声
我已经分辨不出
蛐蛐儿
马三影儿
棺材板儿
油葫芦
叫声的区别了
曾几何时
我听力超群
所以百抓百中
至于蟋蟀那种东西
我从来就不认识
直到课本里学到
书面语诗中读到


《压缩饼干》

儿子赴美前
我们去超市
为他备点零食
在一个货架上
他选了压缩饼干
我说:"吃这干吗?"
他说:"没吃过⋯⋯"
"当心吃多了
拉不出屎⋯⋯"
我嘴里说着
心里想的是
意象诗
词咬词
北岛体
一点水份和空间
都被挤压殆尽的
干尸



《父母心》

儿子一到萨凡纳
便赶上即将到达的
多利安飓风
与同学紧急疏散到
亚特兰大去了
妻说:"怎么
这么倒霉啊!"
我说:"这是
多好的事啊!"



《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我估计很多典人
跟我想法差不多
艾蒿从未跟团出过国
也从来没有出过国
经济上也谈不上宽裕
此次却去了俄罗斯
还一举拿下总冠军

我直到刚才
还是纳闷儿的
可是刚才
我想起了七年前
大长节搞过一次
阿赫玛托娃专场
全场尽读阿娃诗
艾蒿是最激动的
甚至还动了容
甚至开始思考
是阿娃
还是老布

面对泰戈尔
他也是如此
作为纯口语诗人
他能识别并接受
甚至尊重另外的好


《三十年间》

刚分到西外工作那年
一个德国外教跟我说
里尔克太老了
写的是格律诗
我特别想知道
后来的德语诗写成了
什么样子

上月在北京
在沈浩波的车里
李莎说她想翻译
阿娃之后的俄国诗人
我已经不是急于知道
他们写成了
什么样子


《盘峰论争廿年祭》

廿年前
我们反对的
知识分子是自封的
当然不是真正的
知识分子精神
而是酸臭迁腐的
反动文人
廿年来
我们中的人
也一个一个跟进了
到今天还在进行中



《对话》

"一群鬣狗
围食一头角马尸体
能看出哪个是女王吗?"
"看不出"
"啃蹄子的那个"


《中秋物语》

为了筹办
世界第四大诗歌节
中国长安诗歌节
2019中秋诗会
我查了手机上的
电子黄历
是9月13日
哦,是林秃子搞阴谋
要害毛主席的日子嘛

你们记得去年的中秋
是在哪一天吗?

我查都不用查
9月24日
因为反伊大战
是9月25日爆发的
而曹小流氓宣称:
"过了让他
把中秋节过完
我推迟一天才发布"



《镜头》

动物学家
把镜头置于
死河马腹中
拍到兀鹫
快速啄出
一个铁窗
拍到鬣狗
几口咬断
所有铁窗
骨头的铁栏
见到天日



《对话》

"《乌托邦》写得太好了!
俄罗斯去得太值了!"
"是吗?"
"到此为止
千万不要再改了!"



《国际形势变了》

1958年
中国大跃进
帕斯捷尔纳克
获诺贝尔文学奖
苏联官方威胁他道:
"领了奖就别回来了"
苏联作协将其当场开除
由苏联作协主席
肖洛霍夫宣读
1966年
中国文革爆发
肖洛霍夫
获诺贝尔文学奖
光荣领奖凯旋而归


《创作谈》

《乌托邦》
岂能写不好
我有十八种
个人的情结
搅缠在其中
比父辈们
整代人都多


《声控》

什么在声控鸟鸣
男欢女爱叫床声


《指挥》

什么在指挥鸟鸣
上帝的中国筷子


《早晨》

刷着牙听鸟鸣
听到一通犬吠
你呕了一下


《知了》

猛然发现
最早的电铃
是仿知了叫


《心思》

老婆的闺蜜
花14万去了
一趟南极
说没意思
连个人都没有
企鹅臭死了
我在算:14万
能去多少个
有人文的国家

《雨夜》

电线上闪烁的雨滴
让我们回到过去



《9月9日》

认真回看
他的书法
又有二三心得
当代第一书家



《教师节反省》

回想当年
我进人民养大的
师范大学
并非为了将来
做老师
我和我的同学
从来没有
以此为理想
并探讨过
与此相关的
业务问题
我们都以
毕业后
不做老师
为更好的
职业选择
只是到了
毕业时
拚爹拚不过
无好单位光顾
只好接受
正常分配
成为教师
至于后来
你爱上了这一行
并且干得不错
也都属于
先结婚后恋爱
后做爱


《口语诗道就是诗道》

34年前
首届中国教师节
庆祝大会全国总会场
我就在现场
北京师范大学体育场
哦,人间多少事
我都在现场
把它们写出来就够了
不在的
是为局限



《诗道》

抒情诗
可以靠想象
写好国外
如痖弦

前口语
可以靠情愫
写好国外
如王寅

后口语
不出国
不可以

现如今
前两者
也不可以





《诗史》

四十年来
当代诗坛
有两次长诗热
一个起点是海子
《太阳》七部书
带动了一堆不通的长诗
一个起点是我的《唐》
带动了一串能看的长诗



《正午的校园》

校园里响起了圣歌
靠,我的耳朵
咋也花了
只是音乐像
歌唱祖国的



《教师节开大会》

教师节开大会
又见"西北第一嘴"
坐在一起
准备同受从教30年表彰
我刚喊他一声"小党"
自己先不好意思了
"你咋不穿西服?"
老党问
"没通知啊"
我回答
"诗人穿啥西服呢!"
老党哈哈笑道



《人才》

闲来无事
问"西北第一嘴"
一个问题:
"你普通话考试
能过关不?"
他骤然发出
秦腔舞台上
才有的咳人笑声:
"我美国普通话
能过关"



《议论》

置身于教师节会场
听见前面两位
中年女教师
在议论台上的领奖者:
"咦,这货咋又得奖了
去年就有他!"
"你仔细看
还是两口子同上
领奖台"


《岁月》

一把将我
拉回到三十年前的是
老领导



《抽样调查报告》

30年前
与我一同来的
还有本校留下的
30余名教工
1死1重病
大部分定居外国
在校的大部分搞行政
只有6位在校任教
抵达30年
不到五分之一



《如在眼前》

30年前
夏季的一天
是张楚陪我
来西外报到的
办完了所有的手续
我们坐在一个
衰草连天的四合院里
展望未来
他欲回北京
继续流浪
眼中充满
对成功的渴望
我除了迷茫
还是迷茫
或者说
拒不展望


《风景》

90年代的西外门卫
只要一看见
留长发的
留大胡子的
奇装异服者
还有疯子
就知道是找我的
这也是我不适合
在党委宣传部
院刊编辑部
呆下去的一大因素



《心痛十秒钟》

所有找过我的
女疯子
你们还好吗
都还活着吗
既然疯不可逆
那就好好活着吧
尽量少犯病
尽量少烦人
老有所养



《惦记》

有些荣誉
是我想要的
1989年初到西外时
赶上第五届教师节
大会上第一项表彰
便是从教30年的教师
当时我侧目了一下
觉得他们很了不起
真正是桃李满天下
于是昨天
我就站在了台上



《格局》

不是战斗民族
耍牛逼
不是诗人民族
使性子
俄罗斯
与西方的关系
就是东正教
与天主教
与新教
的关系
这是早就
注定了的
格局




《不是一个上帝》

泛基督教
各支的
巨大不同
让我对
前口语
泛口语
伪口语
跟后口语
怎么都
尿不到一个
壶里的现象
释然了
在后口语内部
鹰派
与鸽派的不同
洋派
与土派的不同
迟早也会凸显


《电影里》

盟军女战士
抓住了一名
德国鬼子
他掉落的十字架
是有花纹的
哦,苏军特工
算是自己人


《不是我的错》

是我让后口语
将日常生活
发扬光大
也是我
将摇滚的基因
注入了口语诗
还是我
将去文人化
变成口语诗人的
基本姿态
尔等沦为
家庭妇男
不沾地的文青
纸上弄诗的酸文人
都不是我的错


《看电影》

我在看一部
以色列电影
觉得犹太人
胸怀好大
境界好高
已经放弃了
对巴勒斯坦人
对黎巴嫩人
甚至对全体
阿拉伯人的仇恨
到了片尾才知道
是英国人拍的


《开胃的凉皮》

直到昨晚
我才完整看了
1993年与《霸王别姬》
共享戛纳金棕榈的
新西兰电影《钢琴课》
同意胡宽同志生前所说:
"人家就是牛排吃腻了
看你端来一盆凉皮
一吃,不错呀,给奖!"


《不是同胞》

他们冲警察
他们堵机场
他们扯下国旗
扔进海里
我都无所表示
生怕以偏概全
以点带面
只是到了足球场
国歌奏响时
他们大面积
向国旗竖中指一一
我在电脑前
赐予他们双中指


《感谢爹妈》

在毛时代
勒紧裤带
咬紧牙关
向邻居借钱
也要让
一双儿女
喝上牛奶的
结果是
在邓时代
以及
邓后时代
其中的儿子
再也无福消受
牛奶与其他奶
及任何
奶制品
但是他
感谢爹妈
让他
五十有三
暂不缺钙


《想起》

王力宏唱歌
从来不用
提词器
让我想起
诗人任洪渊
能背诵自己
每一首诗
任老师
教师节快乐




《雪城》

大学时代
最后一个寒假
我、徐江、桑克
去哈尔滨
找中岛玩
敲门不在
便跟随桑克
去哈尔滨作协
投奔其亲戚
作家何凯旋
在何漂亮的
女朋友的
宿舍里
他们用大马哈鱼
款待我们
于是便有了一场
即兴诗会
我背诵《车过黄河》
结果丢了两句
我羞愧难当
想在冰封的松花江上
钻个冰窟窿钻进去
从此再也没有
背诵过自己的诗


《答谢词》

一首巨作的完成
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一首巨作的诞生
惟有谢天!谢地!谢人!





《五毛读了要气炸》

我为那个时代
中国还能
造出月饼
而惊讶
那么难吃的东西
也不能多吃呀



《预告》

明天大长节
中秋诗会
饭桌上
吃上月饼时
朱剑一定会说
"月饼真好吃啊
是世上最好吃的
东西"
随即遭到众人
一通嘲笑
我一写
这一切
就不会发生了吗
不一定
只是月饼
换成了别的


《对话》

"要是全都夸
《乌托邦》就不是
伟大作品了⋯⋯"
"怎么可能
今天中午
全国各地
诗人的午餐桌上
就有人在骂!"

《对话》

"第三代
怎么一见你就别扭?"
"老油条
到我这儿就玩不转"


《中秋前夕》

雨夜
月在沐浴
紫禁长安小区的老保安
换上秋裤啦


《神甫》

布道没意思
神甫这个职业
对我有吸引力的地方
就在于躲在黑帘子后面
听人告白
听人类在说真话的努力中
满嘴冒泡
说出的谎言
然后记下来



《国语》

中秋节的气氛
扑面而来
让我想起
五年前
我从美国飞回来
达美航空的
台湾籍空嫂
来送餐:
"要西餐
还是中餐?"
我回答:
"要米饭"
"已经等不及了哈
走这么远
还是想吃这一口⋯⋯"
她的声音真好听
最纯正的国语



《入党申请书》

大一那年
在北师大科学文化厅
观老山校友英雄报告会
看到化学系师兄
一条腿被打没了
坐在台上做报告
我和侯马听得热血沸腾
第二天便写了入党申请书
当时在校进修的侯马父亲衡叔看了
说我比他儿子写得好
现在回头看
这证明入党申请书
属于实用写作
写得好没有用


《中秋纪事》

中秋雨夜不见月
但见高铁车箱中
空座对空座
从长安至绵阳的高铁
开成了读完诗还家的
诗人赵大爷的专列



《家》

在家里
持续呆的
时间越长
体形就越正常

《望星空》

天文学家做出了
从太阳系中心的
一颗行星上
望见的星空图
比地球上所见
稠密一百倍
我看时
差点呕吐
哦,儿时的二麻子
长成了大怪兽


《对话》

"三姑妈
比三姑父学习好
又是班长
为什么没有留苏?"
"出身不好
资本家出身不行
只有一条船的船老大
就可以⋯⋯"



《岛》

中秋节
与母系一家亲戚
一同看望父亲
再次确证
我母系家族的来历
崇明岛的四大地主
相互多重联姻
其中最大的一个地主
曾拥有中国第三大岛
三分之二的土地



《审讯》

这名警察
在得知犯罪嫌疑人
是基督徒后
老是问他:
"你敢对上帝发誓吗?"
犯罪嫌疑人
起初有点吃惊
每次都平静作答:"敢"



《对话》

"老外的人性中
为什么
会有那么多问题?
没有进化好吗?"
"也许
只是因为
老外的文艺作品
以展现人性的问题
为己任"



《我受过谁的影响我会说
像我这么自信的人可不多》

我的小说
文字耐看
缘于王朔的一番话
深入我心
1988年
他来北师大做讲座
(是我大学时代
最有价值的文学讲座之一)
说他用500字稿纸写
毎写一页
如果不能逗笑自己一次
就撕了重写
后来
我写小说
虽然追求的不是
这种喜剧效果
但要求一致
必须有含金量
和一个闪光点
还有点不同
市面上卖的是
400字稿纸
(没有作协、文联
或出版社的朋友供我纸)



《听夜》

雨的架子鼓
雷的中国大鼓


《即景》

雨后终南山
一袭白裙的
水墨少女



《别扭》

我拿到一个月内
本地天气预报表
天天是"雨"
所以今日上半天
朝阳喷薄而出
晴空万里无云
阳光照彻大地
我还以为
天气预报丢人哩
午觉醒来
又见阴雨连绵
让我十分不爽
心理的别扭
出在哪儿呢
一个酸文人
不是不知道
雨会歇
只是不晓得
雨歇处
不一定是阴
可以见太阳



《百科全书在此》

昨天活动的性质
属于官方主办学院承办
带一个迎国庆的主题
主办方从我的诗集中
挑选了8首讴歌祖国
瑰丽人文与大好河山的诗
供朗诵者朗诵
选得似乎很容易
我这方面的诗
实在富裕
就像李白



《别扭》

我拿到一个月内
本地天气预报表
天天是"雨"
所以今日上半天
朝阳喷薄而出
晴空万里无云
阳光照彻大地
我还以为
天气预报丢人哩
午觉醒来
又见阴雨连绵
让我十分不爽
心理的别扭
出在哪儿呢
一个酸文人
不是不知道
雨会歇
只是不晓得
雨歇处
不一定是阴
可以见太阳

《百科全书在此》

昨天活动的性质
属于官方主办学院承办
带一个迎国庆的主题
主办方从我的诗集中
挑选了8首讴歌祖国
瑰丽人文与大好河山的诗
供朗诵者朗诵
选得似乎很容易
我这方面的诗
实在富裕
就像李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