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列捷尔金诺

◎陈煜佳



别列捷尔金诺


在这里,在所有的这里,
雪的融化就像遗忘。

凛冽的风吹响一个人像吹响
一张酥脆的纸,直到把它吹破。

黑暗的树枝,所有朝代的拥护者,
再次把手举得高高。

此时的帕斯捷尔纳克,正在他的别墅里访问自己。
日子越来越像他的情歌。

只要允许他唱,他不介意参加对他的审判。
只要允许他唱,他接受来自人间的结案陈词。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