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列捷尔金诺》等四首

◎陈煜佳



别列捷尔金诺


在这里,在所有的这里,
雪的融化就像遗忘。

凛冽的风吹响一个人像吹响
一张酥脆的纸,直到把它吹破。

黑暗的树枝,所有朝代的拥护者,
再次把手举得高高。

此时的帕斯捷尔纳克,正在他的别墅里访问自己。
日子越来越像他的情歌。

只要允许他唱,他不介意参加对他的审判。
只要允许他唱,他接受来自人间的结案陈词。










娜杰日达•曼德斯塔姆《第二本书》


亲爱的读者,如果你活在一个
恐惧为人壮胆,死亡被相互赠送的时代,
你会怎么办?

这还不简单?
无论我该得什么样的命运,
只要我主动接受,就不会显得被愚弄。






打开父亲的日记


打开,并非崩塌,
并非一团漆黑。

打开,是渴望一道光
从一个遥远的地方前来拜访。

打开,是相信我们
彼此孤独,但相互照见。

打开,是作注,
是拯救那些年和月,分与秒。 

打开,是在发霉的纸上,在泥泞的词语中,
找到一条路,汇聚所有的路。







凌晨时分


工作了一夜,他终于完成一首诗。
他终于准备好,随时可以朝天空发射,
趁天空还未实行管制。
他打开窗户,放眼望去,村庄里零散点亮的灯,
对应着天上荒芜的星斗。
连绵的山峦,像鲸鱼群,下潜之前的脊背。
他感到一阵暖意,从大地余温尚存的灰烬中。
仿佛无论发生什么,都还来得及。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