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瑀珊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2019年9月诗作9首

◎冯瑀珊



〈后来没有了。〉

后来没有了。一根针躺在脚边
阳光一照转身就成了银色的蛛丝
我们都没有说话,相对坐成绣屏
那根针就是勾勒我们的工笔
一针针绣完彼此,却不再是彼此。

后来没有了。已经没有人哭了。
我们各自活在偌大的房间
出门上班,挤地铁,滑手机
说几句嘻笑怒骂的话证明自己存在
撑着扶手打瞌睡,走路时不要低头
不要含着胸,不要当张爱玲笔下
善于低头的女子,不要左顾右盼
落实为她笔下玩世不恭的浪子

后来没有了。没有伤害与被伤害的。
将自己缩成细针,同时留意
不要刺伤人,留意可以坐下的椅子
像针插。下班,关门,到家,抽烟
想说话,却变成咳嗽,只能和
一室宁静的影子说话。说今天好吗
吃饱吗,累了吗,说其实穿不透寂寞
说,其实也不过如此;后来,还是没有了。

后来没有了。忘记自己如何被磨成细针。
有人在阒静的房里做浮躁的事。有人在消耗
过剩的精力和恐怖的无聊,埋怨余生漫漫
有人不甘心地等待从未看过的雪崩,有人在看

看自己究竟是怎样没有了。


〈原名为年事的抽象画〉

磨石子静静等待浮尘
累积为扶鸾问事的沙盘

所有私密的魔法都在阳光下
现形,昭示幽微的妄动

我们在织物上一点一点
刺进所有爱过的名字

一把一把化成灰吞下
来不及忘记的也归于沙盘

少女刚萌芽的酥胸,被时光
烘焙成淡淡的咖啡香

鸽子和蝎子都在掌心安稳地
熟睡,没有和解的必要

各种繁琐的心碎聚合
一个有机的部落正在诞生

窸窸窣窣的雨声转述
稀稀疏疏的影像

又是一个不得不亮起来
而自顾自的黎明

送你一片晴空万里
去茂密的雨林探索黑暗

没有人不想念过去
曾经单纯美好的自己

只是忘记打开双手
就能筛漏不值得的人事物

尘归土,泥土属于坟墓
蜘蛛在眼角专心织网

日安,陌生人,我的名字是
你的名字是--


〈匿名访客〉

衣帽架伸出手来接过大衣
直挺挺站在门口
忘了它早已离开雨林许久

抖落烟尘,将闪烁的霓虹
和路人的私语留在门外
立灯温婉,重新雕塑我的形象

看我带来什么给你?刚刚
摘下的星星,以你的名字挂在
夜空,月亮勾起浅浅嫣红的指尖

该带什么离去?疲惫的心事让领口
驳杂的唇印模糊,未曾满足的
欲望不断膨胀着阴影,而我

我执意将你留在午夜,暧昧
而柔软的边界,转身离去前
不让人发现眼底的眷恋

从黑色逃到白色,我这一身
鳞片般的雨滴和光斑
比天还灰。


〈空梅〉

如果雨季迟迟不来,情节便无法开展
故事少了丰腴的骨肉,伞等在墙角
没有打开的机会,温暖的霉菌
说服人不怀疑今年又是空梅

喜欢和不喜欢的,都是睫毛
掉落了也不被知道,我依旧坚持
喃喃的碎语,花俏的意象。试图填补
伞的空虚,在被辜负的许多清晨

没有人比我更着迷探究身体与灵魂
的关系。谁都可从任何场合退出
但我不会。我的身体也不会。
守着干旱就是为自己的游魂守灵

风筝只能在台风天获得自由,于是
分外期待雨季,像守贞的处女为了爱情
其实雨季迟迟未来,情节只在想象中
展开故事丰腴的骨肉。


〈我想有一段裸色的时光〉

嗨,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找出洁白崭新的薄笺,摸索
滚到书桌下,如去远方旅行的笔
我能写一封信给你吗?

写琐事与极其平凡的淡茶
或床单上浅浅的红赭色地图
写被雨绑架如坐困愁城的午后
裸背上我看不见但你吻过的刺青

陌生的故人,莨苕般感性的呼唤
我必须给你一封信,起笔写亲爱的
见字如晤,或故意拉开距离
模仿他人恭敬的称呼你某某先生

请让我裸裎,拆信刀利落划破封口
当你的嘴角挂起轻蔑,缓缓摊开薄笺时
便是拆解我的骨头,我想要的仅仅是
占有你一段裸色的阅读的时光


〈按赞为之一种社交哲学〉

:宝贝,好久不见
:你终于来了
:晚餐要吃什么好呢
:缺夫婿,在线等,急

约翰的妈妈过世了,节哀顺变
伊娃刚刚离婚,庆祝单身
安重考三次终于成了公务员,真棒
杰里米难得发文,必须鼓励

感谢伟大的社交软件,让我每天
都能关心我的三千多个朋友,参与
他们的美食,旅行和颁奖典礼
我已读他们的生活,不用承担风险

一路滑下来,我欢快不已。按了
所有动态的赞,表达我的心意
和礼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按赞
犹如盖手印,却没有掌声


〈躺〉

最后只能躺下来。

躺下来默数彼此的呼吸
黑暗中,有熟果渐渐
腐败的香味搀和均匀的节拍

活着就是一起数时钟
数天气,数天花板上的星星
数多少句话,没有必要说出口

交换琐细的咕哝和闷哼
生活都浓缩在只字词组里
已经不再谈及爱,或是不爱

彷佛我们一同躺在墓室里
谈起前世,预测来世
忽略浓稠的今生却过得稀薄

所有爱过的都会被摧毁
生活过的痕迹也都会
成为遗迹,却不被记得

……就算如此,我也坚持
要当那个最后关灯
最后说晚安的人

纵然最后我也只能躺下来。


〈原名为崖边的长镜头〉

整个下午,老旧的风扇没停过
死心和绝望的词汇流转
窗外细雨将它们泡烂
怎样都流不进房里,更何况
妄想在发间滑动。妆台前
绿萝的细茎擅长拟态
从少妇如瀑的卷发弯成祈祷的姿势
焦渴太久,连骨头都可抛却

跌伤的右脚踝不取得身体的同意
以疼痛进行无声却激烈的抗议
原来扭曲是这么一回事。
只能隔着玻璃用眼睛喝水的绿萝
比人类更明白扭曲无所不在
如同雨水的坠落也是扭曲的微笑

差一步,只要再向前一步
悬崖便成了最后看见的风景
身体没有必要,脚踝更没有必要
而死心和绝望的词汇依旧
自顾自流转和扭曲,像绿萝
不再执着长出一身硬骨头
拾回蔓延攀爬的本性,往前延伸
--距离悬崖只差一步


〈我们的节日〉

一口一口被语言吃下
充满多巴胺的节日
那些猫在夜里彼此追逐
冷冰冰的影子
嬉闹是节庆必备的主题背景

关于我们的节日
不在第五季
更不在第十三个月
在行事历上被烟熏得
特别晕黄的那一格空白

还没有人带着红酒向我走来
准备好的白色晚礼服
倔强地保持清白,守贞于
我们约定好的那个节日
我努力维持鬼魅般的窈窕

二月过了,七月过了
约定好的属于我们的节日
还是没有到来,礼服持续清白
却渐渐拥有猫的质感
多巴胺的味道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