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又可作品

夏天都已结束了

◎冰又可



 

去更多的山

去山里,去山里,但夏天都已结束了。对杭州心心念念的,是在夏季,在山中竹林,在清凉的溪水旁,无所事事,只是跑到山里,看一看。我喜欢,没有目标地随便走进一座山,也许山里有人居住,也许山里有个寺庙,也许只是一座山连着一座山。这样,我必然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这里的人也必不认识我,但有时我的行动却表现得像是这里的原住民(好像也不像,看什么都新奇)。就像听很多的音乐,过了很久以后,那么能够感动你的音乐也会更多。那么,就要去更多的山,感受更多的山中气候,收藏越来越多的山中记忆。


惊喜的喜欢

找到一个人,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早晨出门,第一次碰见邻居,她和她的女儿也要出门;在公共汽车上,看见一个女生,在这样凉爽的秋天里,她戴着棉帽、穿着毛衣;在书店遇见一个喜欢同一本书的人,想搭讪却一直犹豫不决,最后只好无声地说句再见;在某个网站的深处,找到一个有趣的账号,但是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这账号背后的那个人,如今在做着什么……我想说的是通过一首诗、一些句子等等,找到它背后的作者。这样的惊喜的喜欢,喜欢的惊喜。因为喜欢一首诗、一些句子,在网络上找到我,这是我的惊喜,也是发现者的惊喜。


天津

天津,对我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北方城市。我的头脑中似乎没有关于这个城市的画面,我不清楚天津的城市样貌。从天空俯视,天津是什么样子的?此时,我并没有打开地图瞧一瞧。那就不看了,等到未来的某一天,基于某个现实的原因,而不得不去了解天津这个城市的时候吧。天津或许是这样的,天空和旧建筑连在一起的,它们如同老照片一样,都是黄蒙蒙的。


消失的句子在哪里

可恶的simplenote,你把我写的一个句子给弄丢了,它现在在哪?这是我刚刚写下的一个句子,一个独立的句子,现在我把它拉出来,我想说一说我为什么写这个句子。我前天可能写了一个句子,放在simplenote里。在此之前,我非常确定我是写了一个句子,不过现在却不那么确定了。有可能前天,我只是在头脑中想到了这个句子,却并没有把它写下来。于是在昨天,可能由于手机和电脑端同步出错的问题,导致这个句子消失了,永远的消失了。那么它去了哪里呢?大概仍然是存在这个宇宙中的。今天我费力地想起一个句子,它大概就是前天的那个句子吧,但是它并没有前天写的那句好看。于是我删掉了。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