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

◎韩宗夫



无用

温习水声渐渐远去,渐渐干涸
秋天干瘪成一只空空的袖管,在风中摆动
凉意屡次侵入内心,你去意已决
秋风不停地宽慰土地
谁来宽慰秋风,频频回头也没有什么用

诸城九台的天空,名副其实地空着
倍加掩饰也无用
苍白而失去血色。远道而来的大雁
又朝向远方飞行,没有歇脚的意思
你无意话别,语言无用

秋风为树木卸下第一片苍黄的落叶
划下滞重而苦涩的飞行曲线
为我绵延了无尽的怀念
这种怀念,是天空中那行墨迹淋漓的雁字
所不能表达的

一片白云悻悻向北,沿你离开的方向
掀动着白雪的羽翼
巨大的投影泼下来,犹如久酿的一杯苦酒
供我在以后的日子里
独自啜饮,苦涩的味道不可言说

你留下的散发着古筝之音的诗歌
仍在我的管控下,未曾逃走
而“一些身着月亮色彩的女人”
在我的默诵下,“憨蟹一样爬上葱茏的草地
化为一群晴朗的蝶”

一步就能踏入辉煌,似乎不可能
再一步,也无法抓住你乐感的手指
其实你的手指也无乐感可言
瘦而无缚鸡之力,经不起生活的屡次斫伐
远走他乡也无用

我感到风声正在加紧

我感到一种风声
正在加紧,且来路不明
我感到风声,从左面或右面
从前面或后面
正向我包抄而来
我感到一只巨胃逐渐收缩的压力

风,你这无形的行者
不被看见和摸见的精灵
正在加紧,我感到呼吸已然急迫
前行中并不敢怠慢、迟疑

这条漫漫长路,充分显示出空白
我是最后一名孤独的长跑者
我用力——捉住了风的尾巴
我用力——成为风的龙头

即使平静的日子,散步的日子
我也常常感到风声
在加紧,它使我的每一根神经
都涨满了冲刺的欲望

雪蒙蔽了事物的真实部分

他们这些人,新春伊始又遭遇大雪
原本轻松的旅途,变得沉重和令人担忧

雪,蒙蔽了事物的真实部分
这不是我的本意,却顺应了我的心意

我坐在宽大的工作室里
盯视着这群人,进入一场白色阴谋却不自知

更不能自拔
雪封住了我的嘴,而思想洞开于雪沫之上

事物的真实部分
都会深入到事物内部成为强大的骨头

它们在牢不可破的黑暗中冲突、运动
视大雪于无物

他们,最终被雪的恶作剧搞得魂飞魄散
只好抱紧各自的地名

权当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隐身人

想起一个人的时候,最好
把门关严它
避免在你想象的时刻,他突然破门而入
既让你尴尬,又让你惊讶

1987年1月27日下午
朔风在窗外怒吼,雪花在飘
我的心在流血
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结冰

此刻有一个隐身人
突然破门而入,和我的想象完全吻合
一切都神奇应验,仿佛

他就是我流掉的血
又被大雪遣送了回来

黑马

在英雄的年代,我歌颂一匹神马

它从日出之地奔袭而来
昂然的形象骤然收紧,无论从哪一个方位看
它都是一匹独立的马
充满成熟后的野性

它的毛色,只能在奔驰的过程中
在一刹那的嘶鸣中
变成黑色,冷冷地泛着铁的光芒

一匹黑马的诞生
必有一名举世的英雄诞生
他不再是一名少年,也远离了英雄年代
内心吐出黑的部分,通体透明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