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兵专栏 ⊙ 什么能让风苍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历下琐记

◎吴兵



读帖
读帖得其神,临帖得其形。读帖为上,临帖为下。神即一种人文精神,一种情怀。
神形兼备为上品。
楷书好临,草书难临。楷书重形,草书重神。摹形易,神为各人所独有,故不可摹。 
在精神气象上,米芾与苏轼、黄庭坚,无异。同一时代之标杆,亦为后世之标杆。
有些帖,一生也读不够。不在同世,憾也;心驰神往,幸也。
书法事小,美善事大。何以区区书法衡量先贤? 惭也,愧也。

文人笔墨
字写得活,画画得活,作品便有了生机。活中若蕴沉静之气,实不易。
翁同龢言:“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荀子言:“心何以知?曰:虚一而静。” 汉初刘安的“非宁静无以致远”,广为人知。
浩然之气中,必有沉静之气。即便是颜真卿的《祭侄稿》,我也能从其笔画中看到坚忍与沉静。
其根本,是文化之品质。字为外化之形。文在先,笔墨具呈现之功,故曰文人笔墨。

 画竹
喜欢画竹。无师传授。
院中有竹,我常察看,也算胸中有之。
摇曳而不轻佻,劲拔而不豪强,长青不避枯衰,远僻依然故我,四季皆轩昂。
竹乃真君子。
苏轼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我知其意。

怀才之遇
才低之群妒才高之人。才高之群容才低之人。才贵在自遇,而非视他人之眼色。陶渊明、李太白、杜子美,皆先怀才自遇,又为后世所遇。孔子、孟子、庄子、司马迁、蔡文姬、苏轼、嵇康、孟浩然、辛弃疾、倪瓒、黄宗羲、顾炎武,等等,又何尝不是怀才自遇?以地位之高低及关系之远近视才之多寡,乃世俗之论。

服务
凡有国家,必有政府,古今中外皆然。服务政府者,杂役者居多。孔子是怀有社会理想的文化与思想的巨人,说他是为统治者服务的,没错。只是像孔子这样真的能为统治者服务的精英,是少了,而不是多了。

羊肉汤
滕州城乡遍布羊肉汤馆。男女老幼都喜欢喝羊肉汤,由来已久。滕州人若说请你喝羊肉汤,可能并不仅是一碗羊肉汤这么简单。滕州人说请人吃饭,都说成是请人喝羊肉汤。当然,许多时候也是一种客气,见面打招呼也说请你喝羊肉汤。羊肉汤在滕州人生活中,是美味,是情分。
战国时期, 孟尝君曾在薛地(滕州)执政。孟尝君在那里养士三千。想想如果三千高人名士聚在一起喝羊肉汤,齐齐端碗仰面,那壮观场面、那人生快意,确值得一赞。

读书
昔年,读康德《判断力批判》,兴致甚高。现回想起来,只记其筋骨大概,而具体论说,已茫茫然。此亦读书之伤。
想想,能记个大概,也不错。
如有几本书,读后终生不忘,就很好了。许多书是另一些书的铺垫,而有些书是供人闲聊的,更多的书,泥沙一般沉没如泥沙。

小友
我曾请杨苡先生在她的译著上为我签名留念,她起头写的是吴兵小友。她问我:“你知道为什么称小友吗?”我说:“为什么?”她说:“当年我请冰心在书上签名留念,她称呼我就是小友。”
                  
包容与坚守
2017年6月的一天,在广州番禺见到了二十年未见的锵哥(陈永锵喜欢友人这样称呼他)。
锵哥是大画家,也是诗人。性情真切一如从前,他侃侃而谈,说人一要包容,一要坚守。
过后我想:坚守之人必有立场,有立场必有选择,所以,坚守之人的包容一定是有选择的包容。
锵哥之意应与我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0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