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界13首

◎雨人



《旅馆》


我站在窗口
帮助旅客从悬崖翻进房间
我的朋友已经走了
我顺着大厅拐进另外一个走廊
像一个小旅馆
不是北京饭店
服务员指了一下
我出了门
来到大街
我问一个大爷
那个像跑马场的地方叫菜家园吗?
不是
是表演刀马旦的戏院子。
我想找个僻静的地方打个电话
不觉走进流浪汉过夜的地下室
我摁动键盘
数字出不全
一会手机没电了
这时一个男人领着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躲进更深的地道
来到像地下车库的地方。


《白纸》


我来到心理诊室
她说你就是一张白纸
你在纸上随便画吧!
我用铅笔
画了一圈圈缠绕的线条
旁边写上:我爱画画。


《老虎寺》


新闻上揭露:
老虎和人平等共处
一块游泳、散步
的假象
背后是对动物按人的要求
训练的虐待。
我想万物都应该呆在自己的边界
人要求主宰动物
就如外星人假如存在
主宰人类
一样荒谬。被屠杀。被饲养。被训练。
被娱乐。


《面孔》


我看了培根的油画
灵魂是不存在的
存在的是身体
所谓的我
就是努力辨认
在病痛、仇恨、疯狂、爱恋
死亡中改变的面貌。
我想起了姐姐
做完手术后与儿子一块到越秀公园
拍的照片
她清瘦的面孔好像萤火虫
在黑夜中发出清冷的光辉
让我不忍触读
我把照片从邮箱里删除了
现在,我想找回
已不可得。


《生物界》


落叶、花朵的凋零
并不能让你悲伤
即使把树木砍倒
锯开
做成门和家具
你一样安心居住。
这就是植物与动物的不同
我们不忍看见斧头击打黄牛的头颅
流泪的样子
以及车轮压过小狗身体
柔软的颠簸
带来的心悸。
过去,我在电影、绘画中看见地狱
亡灵的样子都是假的。
我从母亲摔倒触地凝固的瞬间
看见了死神的面貌
那是母亲惊愕张开的嘴唇
甩出去的牙套
让昔日丰满的面孔
一下如核桃一样皱缩
上身还摸着温软
脚已开始慢慢变僵变白
非人类的身体。


《蝉》


有什么东西
吓了我一跳
我一看
是知了
它落在树下
我踢了一脚
为什么它不飞到树顶。


《屎壳郎》


我看法国电影
微观世界
一只屎壳郎
推着粪球
它用后腿蹬着推粪球
居然能在石子路上走直线
后来被一根荆棘扎中
它怎么推
粪球只在原地打转
它试着从不同方向蹬粪球
终于出来了。


《识文断案》


有个县官
整天之乎者也
有一天抓了个小偷
偷了人家一个大饼
他说家里有80岁老母
没吃的
县太爷翻开说文解字
一个“戏”字
大胆毛贼,敢戏弄本官
分明右边“戈”
该当杖打30大板。
审完,又有击鼓喊冤的
上来一个小女子哭哭啼啼
说地主诬陷她偷吃西瓜
县官又翻开说文解字
一个“合”字
这个案情很清楚
就是一个人吃了一口西瓜
理当把小女子判给地主老财做小妾。


《武松打虎》


戏剧武松打虎
在舞台上一个人扮演武松
一个人扮演老虎
戏剧表演嘛
就是虚构、象征、比喻
不能当真
可是老板为了吸引观众
决定从马戏团借来一只孟加拉虎
上台演出
那天演武松的假装打了三拳
喊,倒也!
可是老虎听不懂人话
楞在哪儿
武松急了踢了它一脚
老虎大怒
扑向武松
一巴掌打下舞台。


《鹦鹉学舌》


有一天捕快
抓住一个贩子
在贩卖鹦鹉
师爷一看
是出自宫里的
县官一想
不能审呀!
要是问出一些不该问的东西
就不好办了
还是套上黑布
送回宫里吧!


《当头炮》


炮兵学院教学楼顶上架着一台大炮
这台大炮很厉害
它指向哪儿
那个方向的部门
准出事。
新上马的建筑厅厅长
找来院长
说给他们一个改造项目
把大炮改个方向;
财政厅不干了
给他们拨了一笔预算
调个方向;
教育厅火了
咱们是同行啊!
你不能向我开炮
院长一想
干脆改成高射炮
指向老天爷吧!


《狗儿子》


一个女的坐在马路上
抱着被压死的小狗
在大哭:
我的儿呀!
弄的站在一旁的肇事司机
很不好意思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
上帝路过哪儿
这个女人上个月她父亲死了
也没有见她落泪
既然如此
来生就让她做狗吧!


《无头驴》


人们在教堂里
赞美耶和华
创造了万物
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
都为人类服务。
有个赶毛驴的老头
在一旁嘀咕:
要是上帝创造一匹无头驴就好了!
那样就不用喂草了。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