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9巨幕与献身

◎缎轻轻



川蜀行,或归结于坍塌的幻景

1

 

泸州会议中心,各国诗人们,

谈思绪、吟诵诗篇

(此时,科学家正摄下黑洞,晕红的天体

何尝不狂妄如诗?)

人们沾沾自喜

陷入虚构的狂欢

——可你们忘记…人世,残酷的美学

律法不幸而观念多变

一切都将坍塌于黑洞奇点

有人怀抱婴儿如圣母,着衣冠长袍如长虫伏在湿地

 

2

 

因为铁石心肠你在第二个墓碑后

露出半张脸和牙齿,而上海的榉木在海棠花身后

显得干瘦,褐色的枝桠

要停止催发这个季节的万物

你踏出一只脚、讲一句话

声音晦涩,药店的医师把白色药丸包在纸里

而你却忘记每日服用的片数

 

 3

 

我喜欢你对我说谎

因为那听起来如此动听,你就像啄木鸟

不分昼夜地用长喙,对着一截枯木桩般我的心脏

钉写谎言

 

4

 

让真实,逼离我更近

离我面孔一厘米,才能感受到我的温度

暖和的——一个说不上来的人

我说不出话,更多时候写不出字

表达的欲望让我绷紧了足背

 

 

 5 致一度

 

是一个悲伤的纵火者

成都,我来了就走

离那首诗,恰好十五年

抵不住自身的多变,刀和酒壶

请轻放在枕边——

川蜀大地,竹林青翠

细叶破裂如刀片在风中盘旋

这场景比往日具有更模糊的谜意,且循环不息

 

6

致树才、胡查、马力、飞廉、小葱、江离、涂拥、东林、艾茜等

 

鱼在桌上,茶叶在杯中

我与树才、胡查、马力、飞廉、小葱、江离、涂拥、东林、艾茜等人围坐

透明玻璃杯,可望见人心遥远、茶树微苦

 

你们看,鱼被洗去杂质,鱼在川蜀,思不蜀,这是语言浸泡在开水与茶叶中

被创造的一场泡沫幻景

鱼唇吐露广安方言,一群灰色鸽子如静物,在白墙深处休息。

 

 

7

 

穿过废弃工厂,短暂休憩

你和文学从业者不同,你可以告别诗歌

不再日夜翻阅荒谬文字,如被诅咒

这违背了日常规律,也违背了你的理性

明黄的玛格丽特不止开在你院里,也开在蜀地

每个人脸上,都奇异地闪烁体内的光辉

咖啡馆外,少女着华服,而一个男子扮成抚古琴的侠客

人们相互一无所知,静谧地爱慕着彼此

千万别走近,呼吸急促,不可在镜象中蜕皮。

 

 

 

8 致巨飞

 

当一个背影向地平线奔去

天空呈现宽阔、慈爱的红蓝色纹理交织

而往日,就在这巨大神秘的织带中,被紧紧缠绕

这是不应有的时辰,却又是恰如其分的时辰

辨不清是早晨还是黄昏?

咪着眼睛

在困意来袭的脑筋中,所有的日子都归还于你

没什么比这更简单了

 

2019.4
 

在生命的镜像中

 

我有许多喜悦的日子在生命的镜像中

镜花啊水月,我是那只捞圆月的猴子

 

月亮有时并不完整

湖面的平静不容我手指触碰

 

 

 不要张着嘴巴走在街上(1)

 

尽管明知人世间一切都源自虚构,马路边

一株株

洋桔梗

颈项穿过枷锁,思索中低垂着花瓣簇拥的头颅

裹着灰色袍子,人们

身体轻如传单飘浮

昨夜,影院

里收银机正张大嘴巴

爆米花跃跃欲飞腾

黑暗中,你和女友坐在松软的沙发椅上

鹧鸪一样警觉的眼睛盯着,字幕的变幻让人停不下来

就像生活中那些踩在潮湿路面上碎步般摇晃不清的事情……

 

春天适宜进行一场游戏、吞下不难消化的剧情

讨论走路的适当方式

但不要张着嘴巴走在街上

 

(1)《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土耳其 奥尔罕 .帕慕克

 

 

人形

 

他面孔如病者逐日下垂

低头看污渍在鞋面慢慢扩大、软化

远处,客人站着谈论,仿佛语言能弱化对面的人形轮廓

喉咙哽咽着沙子

晕眩感袭击他的脑袋

一颗百香果切开在他颅内爆发

 

 

 

欲形

 

一丛紫蓟菊描绘了她的食欲

扒开百叶窗去看

外部白雾茫茫,她感觉

汁液在体内的茎杆里流动,冲向了指尖

咬着牙——

“希望永不再见了这一切”

欲都集中在这个下午

 

开车穿过洋山港大道,风车旋转在东海里

后视镜里折射着强光

嗯。还有别的欲……


 

逃避

 

星期天母亲去了远处的

公园姐姐陪着她

拍摄了植物和天气,颜色暗沉就再换一张

我坐在屋里犹如封闭的病婴

除了吃零食、喝桐城小花,不想说话

这是逃避现实的唯一方法

男友,把餐碟端进又拿出,他把水龙头

开得哗哗响

 

 

 爱

 

一个女人最终选择放弃

之时,一片繁复的绿林在她体内被

拆空,留下的仅有石块、淤泥、在夏天

未开尽的植物,必须如此

 

就像顺流中的时间

一直向下,不顾一切的遗忘

意义、历史、喜悦。

 

 

告别

 

要她比喻这场爱:

像两股绳子绞在一起

又迅速分离

在命运缠绕黏合的细微之处

正放大她渴望时

一只角鹿冲进了她的脸

……惊愕

绳索在林间里平静悬挂

结局系在末稍略微完整

 

 

不再思考

 

要更放松,放松我们紧绷的脑筋,那只弹性的

小型蜂鸟,对世界不理解时,横冲直撞,让我们陷入无眠

要理解肉体和自然被塑造成现状的深意

而不去谈论哲学……

 

要注视我们的所爱,一朵剔透的猪牙花,一个在街角讨糖的陌生孩子

只需深深爱着,不去探寻原因,否则你会触及一片虚无

 

要接受空白无一物,黄昏里,少女的我把身体探出窗台

 

2018.2 稿 2019 .5改

失败颂

 

每一首写下的诗篇都如此失败

我从没拥有过希望,我只有车轮、一颗休眠的心脏

还有颅内神经纠缠

时间如悬棺使人清醒,我要这些轮子刺痛地轧过沙棘林

 

 

口腹之欲

 

满足口腹之欲不是件容易事

你坐在起锈的露天车站长椅上

看天际一半是特丽莎(1)紫色的残骸,另一半

是嘴里塞满食物的人形窟窿

地面伤感中尘土飞扬,妈妈腰杆挺直

你们一起等公车买了美味的面包撕成一片片,

埋伏的药片在面粉中发酵爆炸

 

 

滴水有恩

 

有人

抱鲸而泣

海水冲刷,瘫倒在东海的沙滩上

市民怜惜地,凑近它虚弱喘息的鼻尖

——当我们环湖绕行,鲸鱼雕塑下听这个故事

薄薄的、滚烫的灰尘中,恩情,使我们想起某个人

一个具体的人形,即使在人潮滚滚中也能将他分辨出来

可是城市渺茫,不会再见

滴水有情,我像幼鲸一样渴望见到送我归海的人

热的浪花与泡沫,扭曲视线,灼伤每一件事情

 

 

 

从哪而来

 

便在桑耶寺撞上他

难受又需要安静,恨不得压抑进一片空地的绿

融进牦牛骨堆后的藏式雕花木梁

庄重的木头,比肉更重

 

酥油灯照映着一个年轻喇嘛的脸

他看起来,浑身都蒙着一层层薄雾般、发烫的灰尘

 

转山而来的人,被霞光映红的菩提树

额头溢着残血,乳头被包裹在哭泣孩子的嘴中

小小的母亲从哪而来?望着这复杂的世界我算起了数学题

 

 

天山天池

 

乘车,绕山而行

雪岭云杉(2)漫山都是

头疼使我平行与天山的海拔

往天池投一枝白色绣球

博格达峰

不知所措的雪山一闪

它咧嘴露出我的企图:被消磨

到意志全无

 

我听风过耳:

 “瑶池王母,声动地哀”(3)

冰川泥浆堵塞了天母的咽鼻

天际云片发热

游人像我一样盲目地绕山

红晕衬托着红晕

 

 

泛舟瑶池

 

水面无人看管,不,博格达峰

目光下降

被他注视,全身会散发冰蓝色忧郁的光

游客站在船的甲板上

速度把人均匀地送到瑶池的圆点

每一桩解不开的心事,从水底峭壁裂缝中喷出

虚空之神张开黑袍,升起在瑶池之上俯身吻你

 

 

(1)特丽莎,英文名Mona lavender,别名梦幻紫,莫奈薰衣草。叶卵圆形至披针形,花紫蓝色,多年生草本植物。1990于南非植物园培育出。

(2)雪岭云杉,新疆天山林海中特有的一个树种。据说4000万年前,青藏高原迁徙而来。

(3)出自李商隐诗:“瑶池阿母绮窗开 ,黄竹歌声动地哀”



 

南汇咀观海

 

当海豚投向水底,光束在波浪表面映射

滩涂清晨,人们的脸庞照应着天际的蔚蓝

这巨幕的影像,美到窒息

——是,我一直屏住呼吸,怕错过湿苔上那个扛着灰色铁锹挖心的人

 

 

 

 

房间里没有让你害怕的动物

也没有一束昏黄的灯光

我向狭隘的事物献上了我的身躯

当它们终于变成

我喜欢的东西

 

 

八月

 

交谈,终以其中一个人的无声结束

街道上潮湿的热风包裹着父亲和我

我表情随意,如往日一样沉默中露出对他的憎恨

墙角的紫苏草晃动,

充满讽刺和

忧郁

我再也没法爱上任何一个男人了

 

 

完美主义的牢笼

 

最完美的搭配是龟背竹的绿和金属的器具

我坐在椅子上

因为懊悔而瘫软于这里

 

过去,需要一次彻底的修正

这观念加固了我的脚链

一个人坐在完美主义的椅子上

盼望从虚无的指缝中窥见肉与灵的灰烬

 

 

和五十岁的老友通电话

 

先说结论吧

衰老:你慢点儿,慢慢溶解每个走向五十岁的人

半边脸庞

投射到悬崖的一半阴影

人,无论选择任何道路

都将通向傲慢的鬼神,除了在湖畔失声哭泣

除了寂静

 

老友说看完了医生,如今便无所事事

常在湖畔散步

看天边黄昏,宛若肥皂泡牵系着澄金的饰带

“也许我也有类似的……焦虑症吧?”

 

白檀叶,被风吹皱。透过车窗

我似乎在一片水域中看见自己的愁容

被一只半空中伸出的手,狠狠的勾勒

茫然,持续了多年。途中开车,大道清晰

琐事匆忙

冲断了这次谈话

 

 

 

现在她明白

 

不要向一个现实世界的女性发问

去理解已消亡的古人,比如李清照

与书页里立起瘦削的影子窃语

曾经,她驱车行驶在无尽的高速公路上

两侧是葱绿的尖叶黄杨树

年轮一圈圈令人晕眩,她绵软的胸腹

一腔湖水沸腾

连接着远处的东海

飞驰,冷风冲进驾驶室内

此情此景的裂口中可窥见结局已定

 

2019.9.4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