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隔岸观火(杂诗七首)

◎余笑忠




◎变形记

你不知道,从河水中捞起来的
湿漉漉的草帽
戴在惊魂未定的
少年头上
会有多么沉

多么沉。那浸透了草帽
不再滴下的水
像要在我头上
蓄意酿成一场大火。你不知道
最好
2019.8.3


◎留 白

从前有一位画家
嫌他门前的梧桐树脏
命家童每天擦洗,而且
水也必须是干净的
日复一日,他眼中的树
还是脏,惠能的那一套
他置若罔闻。这个洁癖大王
惜墨如金,画作冷寂萧条
多留白
不过,留白之处
被后代帝王
题词、欽印 

他被征税官抓捕
因为龙涎香的味道
暴露了他的藏身之处
他遭受的奇耻大辱
是狱卒用铁链将他拴在
厕所的马桶边
画家忧愤而死。惟有死
才是最大的、最后的留白

但这样的留白谁不会呢
就像被他折腾死了的梧桐树
俗物一经燃烧,必有烟火
尽管无补于
画中的烟霞之色,也不可能
与龙涎香同日而语
唯有他天下第一的洁癖
像他笔下省略的波浪
——那永远喂养不大的孩子
2019.8.15


◎熊孩子的辩解

森林里,蜜蜂嗡嗡,义愤填膺:
棕熊太不要脸,太不要脸
那么大的家伙还偷吃甜食

棕熊仰头回答:对不起,亲爱的朋友们
我的身躯庞大,需要很多的灵魂
就像南方的大象,非得有粗壮的腿

蜜蜂们好奇:你的灵魂是苦的吗

棕熊气喘吁吁,眯缝着细眼
我的灵魂太过陈旧
不像你们,总是那么新鲜
我总能听到你们快乐的歌唱

你的灵魂那么苦,为什么不去找酒呢

熊孩子悲叹:你们难道不知道
森林里还藏着猎人?你们,还有你们的巢穴
就像是为他们指路的
2019.8.16


◎隔岸观火

我很早就认识了火
灶火、灯火、烈火、暗火
野火、怒火,甚至萤火、欲火、无名之火
认识冰火则太晚
有一回,我取出用于保鲜的干冰
放进厨房的水池里
打开水龙头,顿时滋滋作响
冒出的浓雾吓得我后退三尺
自来水和干冰之间
温差形成的敌意一触即发
没有火的形态,却有玉石俱焚的惨烈
我想那应该称之为冰火
我想我成了隔岸观火之人
不见灰烬,只是如鲠在喉——
我们取来的哪一瓢水,不曾
千百次沸腾?
2019.8.20


◎奇 迹

下大雨了
有人把水桶放在屋檐下
落进桶里最初的水滴
像寻宝者
难掩激动
但过不了多久,就只是
淅淅沥沥的滴水声
平淡无奇
有人把捉到的小鱼
偷偷放进水桶里,告诉我
那是天上掉下来的
我将信将疑
一滴、两滴、一滴、两滴
雨滴不停落进桶里
好像它们也俯下身来
争睹一个奇迹

这一幕我永远记得
以至于后来,我觉得
大雨白下了一场,又一场
而我自己
像个盲丐,徒劳地守着
一只空碗
2019.8.24

   
◎异 见

我见过天上最美丽的云彩
那里仿佛有天堂般的城池
街道、花园、喷泉边的窗台
但只是远景,不见人影
我只是仰头呆望着
一个个奇境……如果来一阵风
就会把我吹向那里
但我怎么可以
一个人去往那里

当我跟你说起这些,我承认
那只是一个虚幻的梦
你问:如果一对天使的塑像
同时倒下,它们看起来像什么

——赤裸的恋人?
——不,更像是仇敌,同归于尽
2019.8.25


◎父亲栽种的板栗

父亲走了六年之后
我才知道他生前栽过板栗
在家门口对面的旧菜园里
去年已经挂果,今年是第二年
昨天,两个妹妹摘回了满满一袋
午餐时,我们就尝到了最新鲜的板栗
后来,我生吃了几颗
念及弟弟没有回家,又多吃了几颗
我明知这不可替代
只是为贪食搪塞的理由

不像魔术师,眨眼功夫
就将一张纸变成鸟儿在飞
六年,一棵果树才终于成为果树
任凭我们
将这坚硬的果实咬得脆响,仿佛
这是早已什么都咬不动的他
冥冥中期待已久的一天
那板栗树,它的果实丰盈、硬朗
它的根系,在黑暗中一寸寸掘进
那暮春的板栗花,又是谁
一觉醒来,满头蒙雪
2019.9.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