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李敢





目录:
1、断魂枪
2、离别钩
3、长生剑
4、孔雀翎
5、多情环
6、圆月弯刀
7、七伤拳



断魂枪


为什么我一直在车上,那么多人
黑的光影。那个男人天生一张丑陋淫邪脸
他向我扔一团白纸
过一会儿又扔一团白纸
我不要理睬

我无须逃避,那游荡于人间世的百变邪祟
白花一朵朵开
那么白。那么垂头丧气。我寻不到下车门
车一直在驰行
鬼影飘忽,湮没了司机背影



离别钩


戒刀。六十二斤水磨镔铁
禅杖在山野疾走
去投崖饲虎吗?胸膛光赤着,石头在颈根处垂挂

石头已经长进他的身体。石头心怀忧惧。预备着
被撕裂的痛楚
荒野寂寂,阡陌苍黄

风吹草低,没有一粒粪球推着屎虼螂
没有鸡鸣狗盗
没有肥猪嘶嚎



长生剑


我在左胸口开一朵红花
太阳在中天照射
它是刺眼的。一盏盏大红灯笼的光芒

荣耀着门庭。在夜晚,那么多人活着
他们一定见过
一个野小子曾在国道踏尘奔跑

泥巴开花,墙开花
他是小娃娃
很大的人守在旧日院庭

很大的人栽种一棵香楠树
很大的人等紫藤攀上院墙



孔雀翎


来吧,我已经打开胸膛
你手中有穿云箭
闪耀金光,我必须像一个死人栽落山崖

黑云压迫眉头
一辆汽车
赶着一辆汽车,盘行在山腰

那些爬行的、飞扬的
毒刺生在唇齿间
或,潜隐于尾翼的灿烂光华

我把我的毒小心葬埋在胸膛
不是所有人有幸平躺
在大青山的胃肠,我需要睡一个安稳觉



◎多情环


今天的太阳特别大。今天的土尘特别厚
一辆装载机,又一辆装载机
在我身边呜咽。1号厂房2号厂房3号厂房
在阳光中闪耀。眼睛花花
“敢子哥,耷拉着脑袋等死啊你!”

一个瘸子给了我一只中华牌香烟
他是大哥。我晓得他的名字
生活在农村。在农村的泥巴路上横端着肩膀
有一辆黑得锃亮的奥迪车
他是温和的,向所有人暴凸着黑牙齿

我懂一个人脸黑心黑肚皮黑;和我一样
我不想显摆牙齿黑
在建筑工地,在一个个黑民工眼中
我通常光膀子,坦呈
油光水滑的大肚子。在民工伙房

我尽量闭着嘴。咀嚼。多多吃肥肉
我要做一个斯文人。一个斯文的大胖子
不必登高。站在钢梁上
然后栽落在水泥地坪。我不是电击死的
我不是被一根钢筋刺破肾脏死亡的

我是老病死的
高血脂
高血压
大肚子
和脂肪肝



圆月弯刀


1
那些细小的物事。它们在夕照中闪着光芒
不过是浮世光景
楼外,拖车厂的樱花灿若云霞
人间四月天,郊外沟渠流着城市的废水

你看到的一小块田地
种着菊花脑
生菜翠绿,吐纳着人口及牲畜的臭味

2
女人端着大碗站在路边
泥孩赤着小身子
在泥巴路爬行。蒲阳河水在他们身后哗哗流淌

你拉着她的手。你和她是踏青的人
在沙发上,她把脑袋埋在你的怀抱
亲热一下
再亲一下

3
其实是你,一直在农村的泥巴路爬行
吃下他人的口水
和,皮鞋的刺疼

在农村,萤火虫在屁股点亮一盏灯,照亮了身后
泥巴路的坚硬。啊啊再慢一点再快一点

你攒下一点精力
你保存一点体力

4
秋天了,柿子红了。你赤着身体
在柿子树上攀摘
屋顶上喘气。麻雀飞翔,在竹林中叽哩喳哇吵闹

一声声嘶叫,猪奔走在通向公社屠宰场的泥巴路
瓦砾。废墟。碎玻璃
青天广大,你一直是精赤条条的一个人

你在城中穿行。你找寻着一个人
在巴香鱼头,在新建小学大门口

5
风吹过来了……
风吹过去了……

在踩踏中,夫妻桥左右摆荡
在离堆公园
在玉垒山顶
在天和盛世

冷月如刀,照彻了都江堰市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梦中流泪



七伤拳


天已经黑了丫丫在走马河边丫丫在一块石头上哭嘴
走马河是浩大的
丫丫一边哭着
听到了走马河水哗哗流转的喧响

走马河宽十五丈左右
她不会凫水
跳下去,她是爬不起来的

夜深了,丫丫哭累了
丫丫把脑袋埋在臂弯
丫丫在喉咙深处哽咽

丫丫只有十八岁。
丫丫不再是一个姑娘。

我望着她
站在走马河坎上
我看着她
抬起右臂擦掉了脸上的泪痕
我跟着她,走下河坎
走在一条又白又硬的土路上

黑天黑地
我一步步紧跟着丫丫
近了近了
在竹林中,在我攒下的三间草屋内
一盏煤油灯闪亮

姐姐你到哪里去了?我找你好半天
我到处找不到你
我坐在板凳上我睡着了

伯在她的身边,伯伯一直跟着你姐姐。
敢娃子敢娃子,伯伯在佑护着你姐姐。

我饿醒了
点着煤油灯到伯伯的坟边找你
我看不到你
就哭了,风把煤油灯吹熄了
我摸黑守着娘的墓坟
我不哭嘴

——姐姐不在
——我在。
我点燃一盏煤油灯,供奉在堂屋的神龛上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