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9首

◎非亚





《错乱。或颠倒的世界》

手颠倒着爬上楼梯
脚踩着蓝色的天空,鞋子上的污泥
弄脏了白色的云
墙壁上的窗户
被移到地上,疯人院里的病人全都跑到街上
在十字路口
宣告自己没有病。外交部新闻发言人
在讲台上
对公众发出阴险的微笑
幼儿园干净的语言,被撰写真理的猴子泼了一桶大粪
臭气冲天
我站在咖啡馆的窗口,沉默地看着这个世界
四周的高楼,随着激光与无线电
旋转起来
头顶的白日和黑夜,在体育场上空颠来倒去
我一气之下飞到另一颗星球
对着现实里的一切神经病
不停呕吐

2019,9,2



《在里建镇》

我隐居于郊区
某一天下午有一个青年拎着苹果过来拜访我
和我聊过去的写作,生活
还有他的疑问
以及各种他感兴趣的事情,下午的阳光
穿过前院的树木,花格窗
落在地板和墙上
我带着他四处走走,楼上,楼下,天井,后院
还有露台都走了一遍
在我工作的房间,我拿出一瓶葡萄酒问他
想不想喝点
要不要来一根烟
我活了大半辈子,见了无数人
写了无数诗
但又算个什么东西
可能连一只努力搬运食物的蚂蚁
和跳跃的青蛙都比不上
在上帝和时间面前
我不过就是狗屎。流逝的岁月和快如闪电的人生哦

去你妈的。

2019,9,18



《早上啃一只苹果》

把它从冰箱拿出,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
之后的手将它递到嘴巴
完美的一只苹果
被咬掉一角
汁液随之充满整个口腔

在咬和咀嚼的动作继续之时
我坐在椅子上
或者站立在房间的客厅
窗户的外面有一只灰色大鸟停留在晾衣架上
当它突然飞走
阳光和树叶也跟着突然抖动
短短几分钟
我手上的苹果,在牙齿的作用下
只剩下破烂的果核
而甜美作为一种记忆,充斥于饥饿的牙齿
和每一个细胞

2019,9,18



《在南京紫东新区》

车顺着郊外公路来到一个山坡
除了我们的车,不再有别的行人
一个安静的湖泊
出现在山脚下面,芦苇丛密布在岸边
散落的不知名植物
安静地分布在更高处的地面
一片种植的榆树林
像士兵站满了山坡,有一辆驶过来的越野车
对着我们按喇叭,后来它绕过去
消失在另一条岔路的远处
群山围合的湖泊在郊区显得格外安静
甚至没有一只鸟飞过天空
远处芦苇丛深处
仿佛有一个人在钓着鱼
我在秋天的一个下午
来到这个远离城市的陌生之地
有什么正等待我去分辨
又有什么正等待我
用词语穿透现实
去锚固和开垦一块荒地

2019,9,18



《地铁上写诗》

早年在一个小镇穿着开裆裤
流着鼻涕依恋两地分居的母亲。幼儿园剃了光头
皮肤过敏,沐浴后被一个老师涂刷樟木油
小学糊里糊涂中度过
中学醒悟过来要去读书,大学在一个
有山有水的城市学会写诗
毕业后来到一座南方的城市。恋爱,结婚,生子
最有创造力的中青年时光用于阅读与写作
孩子上大学后去了另一个城市生活
工作。老年的岁月
很快就会到来,那时收拾行李
滚回家乡
在郊区的房子过自己的日子
写诗,散步,种花
看雨从天井落下
没事的时候去菜市场买菜,和陌生的小贩交谈
晚上坐在客厅
或者走到阳台,瞭望远处城市午夜的灯光
明白到死亡犹如一颗流星
早晚会降临到宁静的
地平线

2019,9,17



《爸爸》

爸爸从未走远,一直就在身边
当我意识到阳光
落在周围
抚摸着我。我站在大街上
人来人往的那种坚定与虚空,爸爸
我感受到了

爸爸,我觉得你从未离去
当我在深夜呼唤你,你会随时从我的脑海
浮现出来。仿佛突然
就会站在我身边,在房间
注视着我。和我交谈。给我力量
和人生建议

动物园地铁站那些被父母带去看动物的孩子
天真。烂漫。无拘无束
他们的身影在晃动
他们的笑声与叫声,在我的耳边此起彼伏
我从地下过道的台阶
走到地面
秋天的阳光与风,沐浴着我
榆树静立在人行道上
高楼沉默又巨大
苏俄风格的展览馆,即将开始一场盛大的成就展

而人来人往的那种坚定与虚空,爸爸
在这个秋天
我又一次感受到了

2019,9,17



《新闻播音员》

两个新闻播音员每天准时
出现在电视屏幕

他们要做的事情
是念一份稿子
给动物园的狮子老虎大象和鳄鱼配音

在那个嘴巴表达语言
思想挣脱绳索
脚尖想跳舞都受到控制的国度

狗反而变得自由
随便在地上
拉屎,随便抬起一条腿
朝着树木,柱墩
撒尿

而我从来,不看傍晚七点播音员的表演
随便他们怎么努力地
粉饰天空

某一天晚上因为一场贸易纠纷
被大象狮子老虎鳄鱼操纵的播音员,变成了一条疯狗
从电视屏幕里爬了出来

对着平静的月亮
无声闪耀的星光,发出一阵又一阵狂吠

2019,9,11



《跟随我的鞋子》

皮革被雨水淋湿后有些发皱
里面的鞋垫被掏了出来
搁在阳光下晾晒
两个用于伸进脚的开口,像狗张开嘴巴
不发出任何言词
它们只有沉默的记忆,由鞋底下的污泥
说出你曾经去过哪里

更多的时候,它们摆在门口
鞋架,等待着我出去
带它们去地铁站,去上街,去会见各种陌生人,去一个房间
和客户交谈工作
而树木和花草,总会准时出现在人行道两侧

穿过一段陌生的路径
这一双鞋子陪伴我飞跃了梦里的一块领地
今天准备去哪吗
我大声地回应妻子的问话,背起背包
准备出门
哦,我有几双不同质地的鞋子
带那一双出去
要看心情和运气,今天,就让那双有鞋带的布鞋
跟随我
一起去见见天空,地上的狗屎
和一个沉思的湖泊吧

2019,9,8



《帝都》

路又大又宽。建筑严肃又极其巨大
五十年代的展览馆
苏俄时期的尖塔与红星,高高地插入天空
旅馆窗口的外面是柏树的树梢
路对面的屋顶
伫立着一组锤子与镰刀的标志物

地铁年轻的安检员,皮肤黝黑
黑色制服上面,是蜕化的
不合比例的五官
人们带着孩子,从地下通道涌向动物园
那里有被驯化的海豚,鹦鹉,老虎与大象
而一群维持稳定的保安,蹲在地上
集体吃送来的盒饭,吞食
矿泉水与香蕉

我独自走在秋天阳光灿烂的马路
夜晚坐地铁回来看见月亮挂在淡淡的云影之间
它的光芒就像一层尘埃
落在榆树,围墙,栏杆,发霉的梦
和北方这一片古老的土地

今日我将离开陈旧的连锁旅馆,返回潮湿的南方
古老的帝都哦
愿你彻底死去,然后再变得年轻

2019,9,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