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驶

◎蟋蟀




方向盘冰冷。
缓坡,更多的积雪在往前拥挤。
它们试图消化掉山的轮廓
并重新阻挡在
公路尽头。
我所驾驶的货车,载着仅有的一块玻璃
时刻保持警惕:
这易碎的六面体
用发光的一面,触摸世界
在另外的五个器官里
它如此僵硬,盲目
无休止地退化

而我们即将驶入盆地。在湖边
我独自搬动镜像。
冰面上,我在寻找一个缝隙
以便能种下它。
我知道,
已经下过的雪还在镜子深处。
它们渴望生长
按照方向盘的形状,渴望左拐,驶出
移动的双黄线,并打开湖水的收音机
从而获得
一支单曲。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