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德田重男

◎心地荒凉



@伊索


还在老家?何时返京
圣亮说下月末吧
对,伊索就是圣亮
圣亮就是伊索
我说快过冬了
一起踏雪寻丰臀哇
虽然身体不好
但,等你回来
死都要喝
伊索说多保重龙体!
赵俊杰说
给你整个大胸妹
2019.9.11
 

大月亮


那个大月亮头脑是不是有问题
成天在群里刷屏
诗又烂得不行
骂到这
我转发了四首她写的诗
“大月亮代表作四首”
转完继续骂
所谓代表作
就是4坨屎
听说小招日过她
2019.9.11
 

孙成龙的诗


赵俊杰在鼓吹
孙成龙的诗
我读后说
小孙是个诗油子
他问诗油子是什么意思
我说就是写得太泛滥
油了
对诗意缺乏诚意
诗还是要老老实实写
不能浮于表面
赵俊杰说你的诗
发几首出来看看
我说不需要
你瞎啊
我写这么多年都没看到
雷索立刻将我的
诗生活专栏链接
发到了群里
我说非要挤脓出血么
他说谁叫你的裂缝这么大呢
2019.9.11
 

谈翻译


云岑在沿途
发了首外国诗
原诗为法语
翻译成了汉语
我说译得很生涩
她问你懂法语
我说不懂
只是读翻译过来的
汉语感觉很生涩
高级的翻译家
可适当润色
她说好吧
不想谈论意译与直译的问题
这个不是翻译家译的
所以也不放简介了
法国人抒情也泛滥
这个叫拉弗格的
也没几个人翻
我说我经常用百度翻译
翻译黄色网站的
各种外文介绍
所以有经验
云岑说你可以用
百度翻译跟我叫板
我说不好意思
见笑了
中国有许多优秀的翻译家
比如王道乾
杜拉斯的作品
他翻译了很多
都很棒
我读杜拉斯的情人
完全没有障碍
大美
2019.9.11
 

德田重男


据说这位出生于
1935年的
日本AV界男星
二十年来曾拍过
四百多部黄片
当为AV界经典男优
我最爱看他演的
老少配
专攻少妇那种
尤其是
在儿子死前,死后
儿媳妇儿
基本都是他
一个人的肉
2019.9.11
 

都是我的


你邀请呆呆加入了群聊
雷索说
@呆呆 是我的
@心地荒凉
不要抢
我说欢迎@呆呆
都是我的
2019.9.11
 

好甜的葡萄


请大家吃好甜的葡萄
余真说要吃
并跟了三个流口水的表情
我艾特她
说真的好甜
雷索艾特我
你是说余真好甜?你吃过?
余真说乱说,我只是个孩子
雷索说那我最喜欢吃童子肉了
我说我是说葡萄好甜
我不喜欢小女孩
我喜欢姐姐
余真说姐弟恋
雷索说那可能是因为懒而已
余真说懒?哦,明白了
雷索说明白什么了
我是说荒凉的内心需要被呵护
我说谁的内心需要被摧毁呢
余真艾特雷索
说我以为你说年纪大的女人
比较饥渴
雷索说小姑娘思想这么不健康
早熟品种啊,发个图来鉴赏鉴赏
余真说我说的是精神饥渴
需要有阅历的男人
雷索说那当然
卖弄深沉一向就是我的强项啊
余真说我说的是年纪大的女人
精神饥渴,需要有阅历的男人
雷索说这倒是发明了一个好词汇
精神饥渴难道不该穿过半个中国
来睡你吗
余真说无言以对
我说你哪是对手
小幼苗
人家不忍心践踏而已
余真说我怕我说得太污
影响我的形象
我说越污越具备沿途魅力
雷索说有一个污的形象
总比没形象要好
抓眼球经济时代
我说越污越能从中觅得纯净
余真说我那么矜持乖巧可爱
我说来吧,一起污吧
2019.9.11
 

杀猪视频


阿铳在沿途发了一个
1分15秒的杀猪视频
视频中光着膀子的大胖子
站在一群猪之间
右手手持尖刀
左手提着一根铁钩子
钩住猪狂叫的嘴巴
熟练地将尖刀插入猪的脖子
然后接着去搞下一头
我艾特他说
沿途可以色情
但拒绝血腥
尤其是杀猪
类似视频
今后禁发
都一条龙屠杀了
怎么还这么落后
用刀捅
没有一点科技含量
2019.9.11
 

@阿铳


可疑的激情。
试着读了前几句
一发不可收
不知道作者是谁
就觉得写得好
看得透
对中国历史乃至万事万物
都有着独到的见解
当我在文章末尾
看到我的名字出现时
居然感动异常
作者是谁呢?
原来是诗人郎毛
2019.9.11
 

@魔头贝贝


成为一个影帝
比成为一个诗人
好过日子
2019.9.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