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伟 ⊙ 收起手足的舞蹈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苹果树荫下(外二首)

◎张永伟



在苹果树荫下
 
在苹果树荫下,忽然忘掉了
要写些什么。
那时候,母亲还在——
我在苹果花下喝着羊奶。
 
在婆婆后院的柿子树上,
我像小鸡那样睡觉。
冯新伟说,如果你把鸡改成你,
这首诗就更加完美了。
 
我没听他的,在树枝上睡觉的
还是鸡。诗歌
也许不可能完美。喝桑椹酒时,
我想起了母亲,还有父亲。
 
如果天地不那么黑,他们会
活得再长久一些。
是的,我们的先人,
也总是生存于炭火之中。
 
酒醉的时候,我又想起了
纪伯伦,在葡萄酒的影子里
他独自流泪,为了一小片消失的原野,
为了溪水和小鸟的哭泣。
 
2019,6,27


橘子酒
 
这个世界,需要名词。
小鸟和树叶。
 
没有人会那么重要。
 
在苹果落下的一刻,
你已出生了许多年。
 
一个不饮酒的人,
比饮者醉得更深。
 
橘子闪光,隐于叶间:
没有人看出,风就是群星卸下的斗篷。
 
2019,5,25

楼顶的向日葵
 
多日没上楼顶小花园了:
看见向日葵的脑袋
被绑在木棒上。
 
这让人想起普鲁斯特,
和他的小甜饼。
还有自恋的小猫。
 
几个穿蓝色工装的人,
吃力地抬着一大块铁标语
走在沥青路上,映着虚弱的夕光。
 
在假装酒醉的植物中,
你又想起那个红衣少女——
在亚刀家的下午。阿根廷旅行。
 
在安徒生的文字间,
人们穿着脚蹼,大声
赞美冬天的温暖。
 
起风了,在白鹭离去的枝头,
你看见一个女人在跳舞——
那动作又像是在歌唱,却听不到一点声音。
 
2019,6,13酒后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