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仁泽 | 专栏 | 诗生活网

戊戌笔记:读安琪的画《晚秋的漫游者》(组诗6首)

◎胡仁泽




 
读《无限的清单》
 
雨滴是个奇人
遇不同之境
发不同的声,还洗刷
昨天的作业,各科老师的朱笔
汇聚,伙同露水制造山洪
次日毕业,朱笔失效
山洪悔改,改头换面
亮出简陋清单
不连累山果、树和小野兽
学生似乎成熟,清一色工装
酝酿工程清单繁琐的源头
无限之处,泉眼恋上抑郁症
不愿交出大地的清单
轻护自己的口头禅,不必
向众人阐释,清泉身上流
把清单漂白为账单
双眼空成杯,时间
在下坡路等你
 
 
读《我坦言,我曾历尽沧桑》
 
这条长河,像一座山
一直横亘眼前
我承认,这条汹涌长河里
我一直是个练习者,被浪卷
或呛水是常事
我的功课就是跳进河水
把浪抚为轻盈的白棉
像一句承诺,不被水打湿
白棉纺就的线团,长长的
如一条蜿蜒的路,从山脚到山顶
连缀万亩景象
手中的线团,我时常无法握住线头
无数断头,绕成线头的兄弟
命运在另一头
不时抖动线端,试探
我的呼吸、从容
 
 
读《黄金在天上舞蹈》
 
六月的天空绿灯笼失眠
此刻,珙县刚过5.4级地震
瓦砾碎裂,寒意冷颤
清晨的云朵放弃收藏的碎银
此刻,永安廊桥行人了了
昨日的人群陷于沉睡
拦河坝之上,流水挟裹山洪
坝之下,宏大的水声以一种调子完成
因之失眠的我,想分清
哪些是大水发出的大声
哪些是小水发出的模仿
敏锐的耳朵有失效的区域
水瀑以百码速度组装列车
耳朵里的刹车,一直爱慕距离
东西南北的天空,有一角
看不见舞蹈的黄金
夕阳,咽下自己巨大的悔意
 
 
读《在浑然不觉之间》
 
几月了?浑然不觉之间
潮水向后,心情随背包上岸
是的,流水抓不住岸
连投河的月亮也抓不住
月色我行我素
痴迷一棵无用的三叶草
举着一把小火炬
照亮行程,身边的向日葵
转动无用的脑袋
学着三叶草打瞌睡或写封信
墨水像河水一样流淌
一群蝌蚪终于见了世面
一群瞌睡虫终于转世投胎了
浑然不觉的耳根
保留潮声,早也听晚也听
 
 
读《有人在暗夜行走江湖》
 
夜在腋下拢住许多借口
贩卖给江湖与行人
江流涌动,人潮绰影
有人四处打望码头
脸在灯影下晃动善良
肥硕的身躯显得庞大
彳亍无语,像一个掉队的狮子
嗅着路上遗失的体味
喇叭的电源被狗掐断
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宿愿
比梦中的新娘更诱人
狮子的孤独,在于道上空无行人
绣球已生锈,新郎借机杀人
不分青红,迎亲队占据码头
汽笛被老大的嘴形把控
夜正深,孤独的狮子
不想找人类,不想联合刺猬
 
 
读《晚秋的漫游者》
 
你像一枚大棚茄子
清晨迷雾中,一晃晃入秋天了
宽大的秋脱去汗的包裹
大路清爽,没有去找太阳兑奖
田野横陈,没有去找月亮瞎侃
五粮酿酒,此刻自然醇熟
一棵脑袋在漫游中趋于真空
与落日碰头,不需要商议明日议程
一场秋雨,哪怕是国王也无力规划
一场想下就下的秋雨
像一道突然草就的圣旨
雨的边缘金光忽闪
继续吧,漫游的人怀抱梦游的目的
自在,坦然,不存在跨境签证
忽闪的身影竟晃出浅浅金光
有人为你担心,田野一旦站立
你如何立足?披好金光闪烁的秋衣吧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