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 ⊙ 简单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颍河路

◎简单



大高粱长在金门岛,而醇香
却舔破了喉咙。三个老男人,
说到底,就是一瓶酒,
连春卷也在盘子里秀出了
葱段的腰身。

写作,是呓语,是在身体里
不断地把自己抽空;
酒令就是绕口令,让朽木
憋出几片小嫩芽,遭遇
窗外的雪与冻。

以为醉了,就在修辞里撒野,
就在语言中释放荷尔蒙,
殊不知,老邓走了半天,
又掂来了一瓶。

2015.12.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