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20首

◎非亚



《月亮》

月亮悬在我的窗口
嘿,老哥们
脱口而出的瞬间我发现应该叫她女士
或者老娘们
你好啊
老娘

我抬头看着对面屋顶上这颗发光的球体
猜想她最近遇到什么心事
有什么烦恼和不开心的
事情
想找个人倾诉
渴望在街头遇到一个熟人
抓住他说个不停
今天我独自一人,从遥远的南方
来到这个城市生活
台风已经远去
我的上班在慢慢走向正常
傍晚,我从楼道上来
掏出钥匙开门
房间黑暗
没有一个人
孤独是由四面墙壁和天花地板围合起来的空间
鞋子在其中,碗碟,家具,桌子
挂在铁杆上的衣服都在其中
我放下背包
走到窗口,拉开
窗扇
在每日几乎重复的生活
和一株伫立在我房间外的树木中
哦亲爱的老娘们
你又准时
安静地
悬挂在我阳台的窗口

2019,8,15



《诗》

诗并不是一位医生
能够解救你
也不是急诊科护士,给你枯萎的心灵打上一针
他最多只是坐在街头咖啡馆的一个顾客
一个人喝着自己点的饮料
这个下午,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可干
诗就打算自己慢慢步行回家
在五点半之后做一顿饭
如果运气好,你将有可能在拐角撞到他
在听到你的一番诉说后他微笑着
拍拍你的肩膀
“哦,老弟,别担心,河床里有鹅卵石的地方,就是有鱼和诗的地方”
“放松点,像一只鸟滚到天空”
分手前他再次向我交代。而我好像抓住了
黑暗中他递过来的一条棍子
和绳子

2019,9,6



《微信上看到张羞钓了一条大鱼》

老朋友,你每天的微信我都会看
你写诗的手法花样繁多,语言常常出其不意
我从未把你,看作一个废话诗人,语言它从来
就是每天被我们使用的一种有用的东西
至于意义,那纯属偶然
天意
就像你今天钓到的一条鱼
(它直挺挺在哪里)
那就是诗,或者生活的成果。至于我
在诗的面前,越来越谨慎,胆怯
就像放弃了以往的雄辩
今天我,感觉到特别疲倦,虚脱
那该死的悬在高空
痛揍老鼠的太阳,让我在生命和时间的流逝中几乎又一次
晕了头

2019,6,29



《阳光并不能冲洗我身体里的耻辱》

身体在重新醒来
光线从窗口涌入房间
不远处的内环高架,传来汽车持续的呼啸声
阳光转眼照耀到阳台的墙壁和花园的树木
蓝色天空和云朵
终于取代连续几天的阴雨
我带着喜悦
又一次感受到生命在清晨苏醒过来的宝贵
但强烈的羞愧
转瞬又笼罩我敏感,自闭,耻辱与不停浪费的肉体

2019,9,5



《在飞鸟酒吧》

在飞鸟酒吧
我坐在靠窗口的一个角落
入口的墙壁上
挂着柏林墙倒塌时发黄的报纸
一个巨大的头像
张贴在吧台对面的墙壁上
而我每天
都会来到这里
要上一壶茶
或者一杯质地上好的啤酒
早年一起写诗的哥们
有些渺无踪迹
另一些已经死去
还有一些早已改弦易辙
一个穿白色上衣的服务生
在大厅里忙碌
拿着菜单给客人点菜
我的一个老朋友
偶尔会来酒吧找我
我们坐在街边的一个位置
一人点一杯饮料
聊些开心的事
他手里夹着一根骆驼牌香烟
用力吸一口之后
又笑着跟我
说话
我们忘了太阳是怎么从围墙那边转过大街上空的
云朵又依靠什么
隐藏到了一株高大树木的后面
到了临近傍晚的时分
他起身向我告别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
和他握手
拜拜
我知道夜色
很快将降落到肩膀
路灯一盏一盏
将会照亮这条安静的街道

2019,7,10



《拉丁美洲:独裁者处理手册》
——给马尔克斯

他们在饭桌上唾弃那个独裁者。思想控制犯
把他的一切言论都当垃圾和狗屎
对他悬挂在墙壁和出现在电视机的形象伸出中指
诅咒他下地狱,不得好死
如果在大街上遇见他
一个戴花围裙的的大妈和穿体恤的青年
将冲上前去砸他一盘鸡蛋
或泼他一桶油漆和粪便
他们憎恨,唾弃那个独裁者。把他的雕像踩在地上
把他的语录塞到砖缝里
用打火机烧掉有关他的一切杂志报纸
在梦里的一出戏剧,和众人一起
从抽屉找出线团,绳索
缠在他的脖子
把他绞死

2019,9,6



《极其简单的生活》

早上看看太阳旋转到了哪里
晚上推开窗
看看月亮挂在那个位置
不确定屋檐上看到的星星
还是不是昨晚那一颗
关上窗,返回房间
在滚上床睡觉之前对自己说最好做个好梦
梦见和自己喜欢的朋友待在酒吧
连干三杯
在户外的草地,撞见一只笨狗
有空就钓钓鱼
写写东西
见见菜市场陌生的面孔
逝去的日子就像眼前这条河
鸟拉下的屎,又一次
掉落在我的挡风玻璃和车前盖板

2019,8,25



《拥抱》

我妈妈去了梧州妹妹那里
我儿子上个月去了北京读大学

我一个人来到上海,盛夏之后的一个月
我妻子坐绿皮火车和我汇合

我们租了一室一厅的老公房
在离黄浦江不算太远的单位小区

我们的衣柜放着我们带来衣服
我们之前的每一个梦
整整齐齐叠放着

我们有时和儿子视频
和妈妈视频
而妹妹在旁边微笑着说妈妈越来越像外婆

时间哦。空间哦。一条看不见的线穿过针孔
缝着我们衣领上的一枚纽扣和思念

以前曾经出现在柳园路,新兴村和凌铁大桥的月亮
现在出现在局门路的夜空

哦台风带来的雨,淅淅沥沥
虚空中张开手臂
正渴望拥抱彼此的身体

2019,9,2



《利奇马台风》

雨一口吞掉一座城市
风觉得不带劲
开始肆意地摇晃树木,高铁出于谨慎
全部停运
孤独的灵魂,被困在旅馆的房间
一再地在窗口探出头
去琢磨台风与乌云什么时候结束
客厅的沙发上摆放着电脑
反复播放某个歌手伤感的情歌
被雨淋湿的鞋子与雨伞
摆在地面
不再移动与行走
窗外整夜传来雨水的滴答声
如此的有规律
在你独自一人生活的时候
你希望有东西突然闯入你的内心
无论它是什么

2019,8,10



《在上海》

一大早去江边散步
尽可能减掉多余身上的脂肪
吃水煮的蔬菜,牛奶,麦片,面条或花卷
沐浴,换干净的衣服
套上门口的一对布鞋,步行
再转地铁去上班
在冷气很足的车厢
像个年轻人一样背着黑色的双肩包
抓住把手
当车厢的门打开
跨出去
毫不犹豫
在人群和上升的自动扶梯中沉默着
明白到所做的
是自我的选择,也是灵魂的需要

2019,8,4



《灯泡》

墙壁上有一只电灯泡
很小的楼道里只有他一个人
有一扇门通向另一条过道与楼梯
一扇打开的木窗
连接着外面的一片虚空
电梯厅的数字
不停跳动
深夜十二点的蜘蛛已经懒得爬动
电表的仪器
发出吱吱的叫声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他沉默着走进去
并顺手摁掉墙上的开关
身后瞬间的黑暗
与电梯门关闭时的黑暗
像两具空虚的肉体
在窄小的楼道
迎来了一阵拥抱与狂欢

2019,6,22凌晨



《动物界的新闻联播》

大象每天占据头条
猴子拿着摄像机,上蹿下跳
鹦鹉握着笔
在纸上写写画画
狮子和老虎守在法院门口
不给昆虫和蝴蝶靠近,蛇卷成一团
在冬天
观看大象和河马握手
印刷厂里的野狗开足马力
连夜报道大象的踪影
鳄鱼站立起来
拿着话筒
在河边,播报鱼群和虾子的幸福生活
草丛里的豹子在交配
两只撕破脸皮的羚羊扭打在一起
我拿着望远镜
观看另一个世界的狂欢
秃鹫叼着死掉的山羊
走向山顶
老鹰用巨大的翅膀
挡住了小鸡纯真的眼睛

2019,9,2



《如何对待一首诗》

昨天写出的一首诗还没发臭
今天摆在桌上
再看一下
如果它对往后的人生具有启迪的意义
那就让它像一面镜子
挂在墙壁
如果它没有任何意义
写得又极其糟糕
极其失败
那好,腾出右手
把它拿到水龙头下面,让它瞬间
冲洗到黑暗的下水道

2019,8,28



《温柔的夜色》

十八岁从家乡去往另一个城市读书
三十六岁时当上了父亲
期间经历就读,工作,恋爱,成家,孩子出生,以及父亲死亡
五十四岁这一年孩子终于成年
准备像我当年
去往另一个城市读书,生活
而我也准备去往另一个城市,和家人一起
开启另一段人生
我知道,在任何梦想降临的地方
生活也是由每日太阳升起时
那种忙碌,琐碎,卑微,平凡
甚至难堪耻辱的细节构成
老鼠依然会窜过潮湿的街道,垃圾筒会散发臭味
蟑螂在午夜的地板,和你对视
挑逗着忍耐的
极限
而温柔的夜色,也会和星星月亮一起
安抚房间中那具上身
裸露的灵魂

2019,7,7



《给你的诗》

雨泼打窗户
风发出呼呼的怒吼
一个人离开傍晚的办公室
撑开伞
在夜色中融入街道的人影
穿过雨中的人行道
从下降的台阶
进入安检的闸口
在地铁的椅子上沉默着或者闭上眼
之后跳出地铁
从自动扶梯上到街道
冒雨返回自己的住处,楼道的灯
因声音撞击而瞬间点亮
掏出钥匙打开门
在我一个人进入房间的瞬间

又一次想到了你

2019,8,9



《手电筒》

你有手电筒吗
有一束照射到某个黑暗角落的光柱吗
有两节大号电池
一个推进去
另一个再压紧,拧上盖子
按住按钮
或者把开关推上
然后有那束光突然从手电筒里照射出来的经验吗
你拿着它
四处去晃,尤其是在停电的夜晚
想用它
照射到一些什么

比如某个藏起来的孩子的脸
一只丢失的袜子
一件衣服
草丛中回过头看着你的一只猫

在翅膀受伤
羽毛湿漉漉地趴在地上没有任何回音的黑暗中
那束光四处乱晃
你控制着那个手电筒,就像控制着
一条龙

但现在
那条龙不见了
你现在的房间没有手电筒,你也几乎不再使用这个东西 
你所在的城市很少停电
你无法再像以前,拿着手电筒
这里照一下楼梯
那里照一下厨房的角落 

你的手机装有手电筒APP,但它已不是以前那种
黑暗永远存在
你手机打出的光,分散成一片
在照亮事物的地方
已不再具有深度

2019,8,23~24



《一只鸟》

一只不知名的鸟落在地上
仅仅只是一只鸟,和我保持着距离
如果我靠近,它就会
飞起
朝一棵树
或者远处的一片草地
这种距离感
不会因我渴望靠近
而改变
也不会因为我是一位诗人
一位想观察得更仔细的词语描述者
而停在地上
飞吧
看着它细小的身影
像闪电插入路边的一片虚空
我沉默着
又独自一人
走过了早晨这个街区

2019,8,27



《地铁13号线的一个青年》

他戴一幅彩色镜架的眼镜
短发,皮肤干净
衣服的外面
套了一件浅蓝色的防晒衣
他站在地铁的站台上
默默吃随身携带的早餐
进入车厢时
他站在车门前面,面对着玻璃
一口一口,咬保鲜袋里
切成片的苹果
他旁若无人
只专注于咬,咀嚼,以及吞咽的动作
他看上去
多么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年轻,健康
热爱文学与艺术
独自一人,生活于某个城市
当地铁飞奔
然后停止
车厢的门打开,周围的人群
一阵骚动
仅仅几秒,他就消失于
我的视野
以及涌动的人流之中

2019,8,12



《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建议我有时间可以去周围的酒吧坐坐
喝喝小酒
我想象自己一个人出现在哪里
孤独像一只杯子
摆在桌上
我有时握着它
有时把它放在桌面
在一个靠窗口的角落,注视着外面的街道
有时也会被推开门
突然走进来的客人打断思绪
我该去写一首诗么
用1+1还是用另一种新的方法尝试
我的朋友告诉我
“别急”,“先把空间做到极致”
哦,我从遥远的南方
来到这个城市,像一只飞鸟融入一片树林
有光的地方,大概就是我想飞翔的地方
“老板,加酒
再来一瓶”

2019,8,9



《影子与手机》

手机取代了影子的位置
每天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我打呼,“嘿,你好,”
它用累积了一个晚上的信息
撬开我的大脑
摆在床头,茶几,桌子上
出门前被放进裤袋,如同钱包,身份证,银行卡一般重要
每时每刻,让我意识到它的存在
轻易地控制我
用一根粗大的看不见的麻绳捆绑
和这个世界保持联系。世界是什么?
一种客观的事实?存在?
(如同肉体)
被人的行为改变的一种景观?图像?
用于视觉的满足
我与世界的联系被手机分成两个部分
(紧密的。与不紧密的。
依赖的
与不依赖的)
大部分时间我几乎忘记了自然界那个影子的存在
尤其是太阳没有照耀到我
以及我正处于室内
手机不同
无论它被我放在哪里,都像一个国王
一直向我发号施令
在它的控制下
我过上了快乐,颠倒,浪费
而又耻辱的一生

2019,6,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