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自你手中

◎弃子



 

 

           自你手中          
                                            
                                                   ○ 






《信鸥》

那些鸥鸟从不受惊扰
它们知道鱼群的所在
鸣叫又静至
流连在这暮色罩临的海面
它们生来爱那些近海鲅鱼,水生昆虫
寄居蟹,和贝类
甚至会从疾风中
从猛的收线的瞬间
试图分享最后的收获。但并无
冒犯,一只闯入视线的鸥鸟
翅端的黑色,或是造物的奇迹——
随潮涨而来,一只
暮色中的信鸥。

2017.9.7



《自你手中》

自你的手中
那根受伤的尼龙线
在风中浮动
带着引线上一无所获的钩子
随转环铅负重
沉入暮色最后的乱流
但愿它在缠上暗礁时
能自你的手中收回
并祈求它
永远不再绷断

2017.9.7



《在玲湖》

在一页古老花岗石和常新
的海棠花前伫足时
我能感到一种永眠于此的
爱意,是从暗淡无奇的中间开始
就像一扇半打开的窗子
在黎明忽至的玲湖。
我知道眼前的一条小路
即是终其一生的远走。
我尚且能记起
那些有关爱的情形,就像这雨下着
一直下着(仿佛能碰触到雨声
那微明的骨骼)
而一条路延伸进眼中的荒野。

2019.9.1



《偶得》

在髹白漆的枯枝旁
醒来
已没有夜里的
风声
树也静着——
这是早晨带来的
某种平静。
而就在
昨夜 窗外
一息尚存的
风暴
为醒着的人
点燃了耳朵

2019.8.9



《滨水区》

赤松防风带背后远远的
海岸线上
一轮朗月正缓缓升起
几颗星附着在
冰冷的夜空,像渗出了汗珠
而如果是哥尔
(那个置身拉克万腊的人)
他会说那是
水的翅膀——
并以此寄给同是诗人的
克莱尔(他的妻子)
就像月光穿过夜的
漏斗,落在静至的沙滩

2019.8.19



《即景》

窗台永远留有一个
花盆的位置
如期而至的暴雨在注视过
的海湾之中
(像一个落魄歌手
低头整理着帽沿)
而一朵雞冠花在开窗的
午后  遇到了所有出神的人

2019.7.3


 
《夜听锡安》
 
如果我们从未陷入无望
没有像途经流泪谷的人
没有事与愿违,没有
心愿驻足
我们的过往是否会像
那片阒静的海岸
是空出的白色,即便
是在夜里。
但荒凉的置身中
回忆也有一副
借火青年的面容
如果我们能感受到那双
与年龄不相称的手
正粗糙地寻找过去。
 
2019.9.19
 
 
 
《修女院即景》
 
种植在白瓷盆中的铁树
花坛边沿几朵紫菀也同
过去一样开着
这些天井里的植物似乎
不为谁所动
似乎是从未消逝的一次云翳
遗孤在脑海中。
而动荡的是这一扇玻璃窗
映衬着从未远离的海面
和那些日子,我们曾经来过。
 
2019.9.22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