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我在北京坐地铁(地铁诗125首)

◎刘傲夫



刘傲夫地铁诗125首


《爱你》

我从地铁始发站
右手中指
点击复制起的“爱你”
中间接了电话
揩了鼻涕
与一个邂逅的女性朋友
握过手
给一个小男孩
捡起过气球
之后
在终点站粘帖进对话框
发给了你

2017.3


《地铁里下雪》

刘露微信我
说想见我

一到下班点
我就冲出了单位
跑到了地铁

我发现地铁里
飘起来雪花

2017.2.14


《地铁里的贵族》

她戴着耳机
悠然地
听着歌

看气质
应是城里人
 
地铁门开 
一群人
一拥而上
她的耳线
掉了
好看的
直立的身体
也曲折
弯腰起来

2017.6


《地铁出来的某某某》

从地铁C口出来
右转就是刘家窑桥了
有时我慢慢踏上台阶
走到桥上
有时则飞跑
——那是看到
特8路车
开到桥面中间
即将停靠站时

2017.4


《一个人的地铁》

一个巨大的编织袋
被她屁股坐着
袋里充塞
的塑料瓶子
发出“吱嘎吱嘎”的
摩擦之声
站着
或坐着的人们
都看着她
她毫不在意
犹如整个地铁
是她专列

2017.6


《地铁乞讨者》

都是聪明人
实不用同情

2017.6


《地铁所见》

一小学生
坐防爆球上
玩魔方

2017.4


《下班地铁》

在急湍的人流中
你想站稳
是万分艰难的

2017.6


《挤地铁》

有时你需要
先下车
等真要下的
下完了
你再上去

2017.6


《地铁对白》

女:你别挤我啊
男:这种情况下
能不挤吗
女:你全部的力
都压到我身上来了

2017.5


《天生尤物》

我吞了吞口水
心里绝望地
感叹了下

地铁播报
终点站到了

我回头看到
公地铁
正把母的她
给带走了

2017.3


《郊区生活》

从楼上下来
到地铁站
需要走1.5公里
然后房山线转
九号线转
七号线转
五号线
出来坐一站公交或
摩拜12分钟
就到了单位

我对妻子说
我喜欢这
滚滚人流的生活
如住城里
一回家只能
看电视或
翻几本书

2017.5


《晚班地铁》

这饿疯了的蜈蚣
跑啊跳啊
摇摆着,蹦跶着
想方设法
要把我这唯一的食物
给消化了


《无题》

那些家伙
专挑建得最早的
一号线地铁跳
为了让他们
死得更有难度
现在一号线
每站都正紧锣密鼓地
安装站台门

2017.7


《下雨天,在地铁里吃花生》

我开始剥花生
剥好一颗
丢进嘴里
剥好了另一颗
再丢进嘴里
周围的人
都做着自己的事情
也有人看我
但我不去理会
这么吃
我胃口大开
最后的袋子空空
把我吓了一跳

2016.12


《在地铁中转站闻到酒香》

那是在东单
五号线转一号线过道里
有酒香飘散开来

在下班的时间点
白酒的清香
牛栏山二锅头牌子?
我鼻翼翕动
再看看周围
人群似乎变慢了一些
大家好像是
去同赴一场
郊区的宴会

2016.12


《她的尺度》

她回头看了看
发现触碰她臀部的
不是我的手
而是我的包
就放心地
转回头
继续看手机里
那部古装
言情剧了

2017.6


《邻座》

她戴着口罩
拒人于千里之外
但她看着肥皂剧
我觉得
她还有那么点
亲近
当她看剧忍不住
笑声从口罩里
蹦出来后
我已经觉得
她是我爱人

2017.7


《保护》

“我奶挤出来啦”
她声音不大
但我还是
听出来了
我看到她薄薄衣衫
乳房位置的
两片湿漉
跟我妻子一样
她肯定是一位
哺乳期的妈妈

我悄悄用力
把她身旁的乘客
往外挤了挤

2017.3


《看到了她》

不知是因为
她长得好
所以爱打扮
还是爱打扮
所以长得好
总之,我今天
在地铁上遇见了她
我当时心情
很沮丧
觉得整个世界
没什么新鲜感
当我在地铁车厢人群中
发现了她
我觉得生活
还是有希望的
你看她
从脚趾甲到头发末梢
全身每一个部位
的精心修饰
都散发出
热爱

2017.8


《访友不遇》

今天下午从通州
坐汽车回城
车在马路上走
侧边上是
高出地面的
城际轨道
我曾在上面的车厢里
往下面的马路上看
现在,我在下面的马路上
往上面的车厢看
看我自己

2017.8


《大嗓门》

我们姐弟五人
被人群冲散在
车厢的各处
老妈大喊一声
“终点站时停一停”

列车到站
众人潮水般下去
散落在不同车厢的我们
同时跑向了母亲

2017.8


《坐房山线城铁》

这片京城
远郊之地
地广人稀
大片大片
的草地
每次在上面
坐着
我都有
乘时光机
跟女朋友
在内蒙
新疆旅游
的感觉

2017.7


《体型问题》

我瞄了一眼
放弃了
两个胖子中间的
狭缝
选择了
两个瘦子间的
宽阔地

我刚落座
旁边瘦子
立即站起
走向了我
刚嫌弃的
那个缝缝

2017.4


《春分之后》

轨道两旁的
静物
浮出了夜色
它们用
明亮的脸庞
迎来送往
我和妻子
对它们
报以微笑

2017.4


《精神线上的人》

作为地铁值班员
经常能看到
有人在我们站
下车
然后坐上
返程的一趟

这些坐过站的人
要么忧伤
要么高兴
都是精神太
他妈集中了

2017.4


《两只燕子》

早上六点
我和妻子
起床洗漱
六点二十
我们整时出门
从始发的苏庄站
徐徐开过来的地铁
正等着我们
春分之前
这一切都还在夜色里

城际列车
穿行于京郊房山大地
这时候我会把
列车上的妻子和我
比作晨间
展翅齐飞的燕子

2017.4


《苍蝇》

它伏在车厢内,北新桥
那一站的指示灯处
不时用中间的
那一对脚,擦拭自己的
腹部、身体尾部
以及头部
动作娴熟和煞有介事
的讲究,一看就是
城里的。这个时候
我没有过多考虑它
进入地铁的命运
我想到的是,它到
北新桥见谁,他们之间
怎么接头呼应

2017.6


《外星人》

一定把我们
看成了
蚂蚁
同挤地铁的
妻说
离得那么远
根本
看不见

2017.6


《比大小》

A地铁站
说我大
B地铁站说
他大
正相持不下
B一下拎出了
决定胜负的炸弹
“我这个站有
ATM机”

2017.6


《远郊地铁站》

又一次,原本在南关下车
我又坐到了下一站
终点站苏庄里。这一次还好
不是太晚,最晚的那次是
夜晚12点,我从苏庄站下来
发现周围漆黑,灯光稀少
同下来的一个脸相凶恶的人
向我打探路,于我
这一片也是陌生之地,我摇头
掏出快没电的手机,扫路边
唯一一辆摩拜,手机显示
车子坏了,请换另一辆
我循着记忆,沿着城铁线
往南关方向走,后来发现
方向反了,越走离南关越远
偶尔有路过的车子,我挥手
但没有一辆停下来
我就着微弱路光,发现旁边是
一座废弃的工厂
但此时,我没有心思
再做过多的观察
我继续往回走,并启动了
打车软件,可久久没有司机
接单。难道我要永远留在这个
鬼地方不成?我
看着那些移动的光点
发问,难道他们商量好了
要把我彻底抛弃
那一晚刻骨铭心,而你
也猜不出我怎么回到
上一站南关家里的

2017.6


《准备工作》

昨天十点,我在城铁里
有点困,在闭目进入短暂的
睡眠前,我首先看了看
城铁的行驶方向
窗外建筑灯光的
炫亮程度和点缀方式
城铁车厢内
极目可视之处,几位男性
女性,他们衣服的颜色
脸上的表情变化
这一切好了,我告诉自己
现在可以闭上眼睛
你的梦,已经有了
背景,人物
以及大概演变的方向

2017.6


《大葆台是一个站》

是一个
我永远会记住的

这个站
手机没
信号

2017.6


《我的手》

不小心
触碰到她
牛仔裤膝盖处
的剪开部分
她目光移开手机
看了看
左手在我
碰过的地方
拍了一下

2017.6


《房山线末班车》

会在郭公庄站
等二十分钟
有时我会
产生错觉
母亲把自己
的孩子们
领回家

2017.6


《天地之别》

我喜欢坐
城铁
不喜欢坐
地铁
那感觉
真的是
一个天上
一个地下

2017.6


《邻座》

冷气
将邻座女孩
裸露的
大长腿
起满
鸡皮疙瘩

2017.6


《女大学生》

侧着身子
避着旁边的
妈妈
和两岁女孩
她眼睛
不敢看
母女俩
生怕小女孩
喊她
妈妈

2017.6


《轻浮》

火车经过我时
我平头短发
也轻浮了一下
何况姑娘们

2017.6


《希望》

初中同学钟明
高中毕业之后
学了按摩
后得投资人看中
在上海、天津
开了盲人按摩店
开到北京通州的时候
他邀请我
到他店里
按摩了一次
开到河北
香河的时候
开着他的新车
来土桥地铁站
接我
又请盲人店员
给我按摩

我跟他
有几年没见了
不知他的生意
发展得怎么样

2017.6


《街景》

在早班地铁的
千万人中
你独挽着
她的手
一想到这
幸福感就
陡增了一把

2017.6


《爬台阶》

地铁转车
常要爬台阶
晃在你前面的
往往是很多女人的
屁股
有时我会从
屁股的饱满程度
推测她们的
生活幸福指数

2017.6


《人群中的女孩》

她微笑地
看着我
还不时用手
捋自己长发
我满心欢喜
正要挤过人群
人群开处
发现她另一只手
正举着手机
手机屏幕
是一面镜子

2017.6


《昨日下班时》

天阴着
凉风
我没骑摩拜
改乘了地铁

2017.6


《城铁南关站》

站务员比城里的
年轻
漂亮
她们每早
送我进城
每晚迎我
回来
我没理由
进站时
不把带着的矿泉水
拧开
然后
轻抿

2017.6


《坐房山线城铁畅想》

列车
悬挂地面 
车上
蓝天
车下
绿林
村庄
湖泊

我每次进城
回乡
都会情不自禁地
站立起来
体会
巡视祖国
大好河山
的感觉

2017.6


《捻》

她生下瓜娃
没想到他
却是个傻子
她吞下苦水
一直抚养

今天她带
已经成年的瓜娃
坐地铁
瓜娃嘴里时不时
“轰”的一声
吓着不少旁人

每“轰”一声
旁边微闭眼的她
就捻动一颗
佛珠

2017.6


《早上的观察》

我每天早上
干的第一件事
就是守候在地铁口

我喜欢看人们
从深夜里
漂浮到地面上来

2017.6


《走台》

我赶在她之前
一屁股坐下
她有些不爽
但也无法

为了站稳
她握住了手环

地铁开动以后
看到我看她
她就庄重了起来
先是正了正上衣
并拢了裙子内的
双脚
还顺手捋了捋
齐肩头发

2017.6


《挤》

她费尽力气
掏出的
居然是
我口袋里
的钥匙

2017.6


《引导员的秘密》

明摆着
前面就是五号线
地铁
但他还是拿着喇叭
不停地


不知其他人
知不知道
他一直喊
的秘密
我知道
他是喊给他
领导们听的

2017.6


《重生》

每次从北京
西站地铁
下来
都有从母体
挤出的
感觉

2017.7


《让座位》

见到孕妇
小孩
小齐总
第一个
站起来
接着
我站起来
让给
小齐

2017.7


《中年肉体》

他进入
乏味的中年
已好几年
她也是
他内心渴望
隐蔽可靠的
出轨
她也是

那是地铁超拥挤的
一个下午
他被人群挤到
她的身前
两具肉体紧贴
他看到她
风韵犹存
她看到他
风流不减
这就有了
两厢情愿

中间,他下面
硬了起来
她有些吃惊
又暗暗
惊喜

2016


《对诗歌以严肃诗神才会眷顾我们》

穿着半截裤
和拖鞋
正在附近广场
带小孩玩
突然发现
离下午朗诵会的开始
时间不多了
是将孩子留给孩子妈
我直奔地铁呢
还是打车回家里
换上长裤
和正式点的鞋
再打车进城里
犹豫了一下
我最终选择了
后者

2019.9.8


《我们的五年》

我们经历了
她爸的死
我爸的死
女儿的出生
她晋升的失败
我突然的失业
又复业
我们在郊区
买了房
现在也买了车
当然
每个月都在还着
几种月供
我们每天
乘几个小时的地铁
上下班
偶尔参加同学聚会
前些天
她突然问我
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是哪天来着
“9月4号吧”
我说
她想了一下
“不对,是六号”
拿出结婚证一看
是9月10号
再也不会忘记了
教师节

2019.9.3


《我喜欢下雨》

喜欢你将雨伞
卷起来后
放在脚边
它拼命流水在
地铁车厢地板上的样子

2019.7.6


《“多写、狂写”》

在磨铁某次
诗会后的
晚间末班地铁里
60后诗人
周瑟瑟告诉我说

后来就有了我
2017年至今的
有意识地
大量诗歌书写
出来的作品
有好有次
但每年有两三首
足够好的
已让我很满意

2019.5.24

《无题》

她那么美
连地铁安检衣服
也那么好看 ​​​​

2019.4.24


《为什么我喜欢北京,原因之一……》

北京之大
你可能没有感觉
那我举个例子吧
今天早上
我从良乡南关
上地铁
发现从燕山那边
坐地铁过来的
一对年轻夫妻
他俩脸上
都有山里红

2019.3.15


《路边野餐》

不知你们
会是怎样的反应
我是见到情侣们
在我身边走过
或地铁里
就坐我侧边时
我往往会被
那女的吸引
她对她男友的那种
完全的信任
完全打开的
自由气息
真的很让我着迷

2019.3.11


《去地铁》

与一早上班不同
傍晚下班后
我不会坐班车
也不骑摩拜
我会慢慢走路
双足踩在泥地上
1.9公里下来
你全身肌肉
都颠松了
脚底也感到很高兴

2019.3.5


《地铁味道》

不是放屁
是烟鬼嘴里
散发出的
浓烈烟臭

2019.3.5


《地铁味道》

不是放屁
是烟鬼嘴里
散发出的
浓烈烟臭

2019.3.5


《慢行分析》

地铁进出
北京西站
速度都控制得
很慢很慢
一出该站
就飞快起来
我的猜测是
北京西站地面
有一座高楼
它是豆腐渣
工程  ​

2017.11.15


《灰色地带》

每次经过
大葆台地铁站
手机都没有
信号
最近才算
搞明白了
原来此处
是丰台和房山的
接合处

2019.3.4


《如此美景哪能错过》

昨天下班后
我没有坐班车
直接步行
去地铁站
在穿过荒林的时候
夕阳在西边
形成了最好的红日
看看四下无人
我就拉开裤链
对着它
尿了一泡

2019.3.1

《早晨地铁》

我看到大包小包
的后面
是一张张虚幻的脸

2019.1.31


《地铁听到一个电话》

“你是来要钱的
还是跟我算账的啊兄弟”

2019.1.31


《无题》

公司的男演员彪
进地铁站
会很怕
那位年轻的女安检员
每次对他全身安检
都很慢,很细

2019.1.28


《地铁计划》

2015-2018三年
我在地铁里
写诗三千多首
2019年开始
我稍微改变了一下
上班路上
看电影一部
下班路上
再看一部

2019.1.25


《我没有吃上螺丝粉》

到达电影学院
已近六点
片子马上
就要放了
我没有吃上螺蛳粉
看完电影
听完主创访谈
已经是深夜
11点了
我没有吃上螺蛳粉
从蓟门里小区的宾馆
起床
是早上九点
我赶紧去坐地铁
我没有吃上螺蛳粉

2018.12.21


《早上八九点》

去到地铁
需要通过主街
去到主街
需要爬一小段坡梯
等他从小路
拐入这段坡梯的时候
整个坡梯都被
旁边小学学生的歌声
包围着
头顶最上空
是小鱼儿一样的飞机
飞机下面
追逐着几只白鸽
他在白鸽下面
不紧不慢地走着
整个人感觉
好像在电影开场里一样

2018.12.21


《早上地铁一幕》

一位民警
正带着一群辅警
查身份证
他们来我身边
查了我的之后
直接跳过了
我右边的那位
我扭头看了看
原来那是位老人
老人目视前方
面无表情

2018.12.20


《去城东走亲戚》


狗皮膏药一样
贴着我
甩也甩不掉
不过还好
我一穿上地铁
这件保暖内衣
就好多了

2018.12.11


《她们之约》

今天下班
跟小齐一起
坐地铁回家
中途,她对着微信
语音说
我现在也在
锻炼身体
减肥
等下次见面的时候
我们就回到
以前的模样了

2018.12.10


《惦记,或与写出好诗同理》

挤地铁
我会有意识地
站到
有座位的地方
也许一路
没人下车
但面前的乘客
中途一旦下了
我就有机会
坐到位置上去

2018.11.27


《越来越空》

走出公司
去到地铁
发现里面
人满为患
他们跟我一样
也是临时有事
上班时间
就得出来?

我想将自己
在公司附近
租的房子
转租出去
两个多月了
还是没有人来
中介说
他们的其他房子
也空了很多

2018.11.18北京


《一瞥》

满地铁的人
都在用耳机线
织毛衣

2018.11.15


《征程》

一想起
又将开始的
每天地铁
5小时
诗歌写作
我就很激动
那个时候
周围的人
是不存在的
整个世界
都在为我的
伟大诗篇
让路

2018.11.13


《那虽苦却甜的日子》

租住的是
村里简易房
二楼
楼底有地铁轨道
经过
房间隔音
隔动不好
年轻的我和她
只好
等深夜末班地铁
轰隆隆穿过
整栋房子
震颤起来的时候
才敢把肉体
推向高潮

2018.10.26 ​​​​


《八月二十三日下午》

下了地铁
一个长发青年
向我伸出手来说
给我点钱吧
让我吃顿饭吧
我很不耐烦地扭头
走过
后来想了想
今天是女儿的生日
我就转回身
从钱包里掏出
两张五元纸币
递给了他

2018.9.14


《早班高峰地铁》

你能不能不看手机?
我看手机怎么了?
你靠着我了!
那你可以侧一下
我为什么要侧?
那你就别喊

2018.8.9


《诗歌专列》

如果你在朋友圈
看到我
几分钟一首
新作贴出
那就表明
我在诗歌地铁里
勤奋办公

2018.8.3


《西瓜》

公司与地铁之间
是一片荒郊野地
这些天下班经过
都能看到
马路旁
几个农民在卖西瓜
大卡车开过
黄尘卷起
雾一样散开
有的落到了旁边
西瓜堆上
女同事说那西瓜
肯定特甜

2018.7.4 ​​​​


《无题》

在地铁上站久了
多希望旁边坐的那个
到站下车啊
在单位待了几十年
领导就要退休了
多希望岗位顺位而上
不会出现个插队的啊

2018.6.4


《门道》

摩拜单车
连接上了
家与地铁间的

这让我总结了
如下几句:
让人不舒服处
定有商机

2018.5.29


《无题》

远郊乘地铁上班:
罐装咸鱼。

2018.5.28


《叙事》

周五
下班时间
我回到
租住的
房屋
收拾好衣物
准备带回家
清洗
街上的人
匆忙
我慢慢走向
地铁
中途突然
肚子饿
就回到
水果店
买了一碗
牛筋面
味道
很好
等我回到
良乡镇时
已是夜晚
十一点

2018.4


《摇晃人生》

每天坚持远郊
去城里上班的
年轻人啊
公交车和地铁
一路把他们的
小身体
摇晃
花了几个小时
到单位
他们的骨架
都快散了

早就晕了
领导早就
找他们谈话了

2018.4


《燕郊人民》

我觉得
不能在河北燕郊
买房
买了的话
会成为
祥林嫂
天天念叨
平谷县进北京城
的地铁
何时经过
他们那里
燕郊何时
划入北京

2018.4


《地铁里一肥胖女人摔倒后乘客的表现》

相比
中年人
我更加信任了
年轻人

2018.4.17


《美好城市》

这是一座
美好的城市
不仅仅因为
装有我结婚证的
小挎包
遗留在地铁里
有人捡到
打电话归还过
也因为
我捡过别人的
房产证
也打电话
归还过

2018.4.17


《落日》

我在荒郊野地的一栋楼里
上班
每天下午五点
我都会跟两位女同事
拼车
由东往西
向地铁站奔跑
昨日车前玻璃的
天空         
大幕拉开
我看到太阳
独自在跳舞
那一刻我多想
司机是我
追上它

你不再孤独

2018.3.29


《第一次亲密接触》

今天开始
北京地铁
人、物同检
早上我进
良乡南关站时
我绕过了她前面的
女同事
直接来到
她的面前
我打开双臂
让她检
她脸有些
羞红
当她戴
白手套的小手
在我胸前
肚皮
划过时
我忍不住
笑了

2017.10.17


《无题》

出南关地铁站时
我看到两个
高大的男协警
拦住了一对
小夫妻
检查他俩的
身份证
小丈夫的脸上
有着农村红

2018.3


《画面》

我乘坐地铁
经过白石桥的时候
紧挨地铁的
那栋高楼里
我的前女友
正抱孩子起床

2018.3


《无证载客司机》

我早六点到地铁站口
午十二点回家睡觉
其他的时间
没客

也就是从早八点到
午十二点
客多一点

大批的人被政府
赶回家了
我们生意不好
他们回家
也无心种田

2018.3


《逼请吃饭》

几次电话里
他都请教我
电影方面的问题
我说你得
请吃饭啊
他说好好好
但从来就是不请
这次他又
问我
我说你请我吃饭
边吃边给你讲

他点了松子
一家日本菜馆
环境很好
口味也不错
吃得很舒心

出了店门
到地铁站
临分手时
我说你爱人怎么样啊
他说她得了肺癌
我一下懵了
等他说
不过还好
做了切除手术
一切顺利
我还没缓过来
我只觉得
刚才的美味
在胃里开始
发散出了
异味

2018.3


《乘地铁诗行》

1

刚刚又见证了
以命赴座
的惊心一幕

2

站在第一排
如果你无心抢座
车门一开
你也得赶紧跑
因为你挡住了
后面抢座人的


2018.3


《京深路》

良乡南关
地铁站
A口出来
是长虹路
B口出
是京深路
长虹路这边
高楼拔地而起
万家灯火
京深路那边
平房紧挨
野狗出没

2018.3


《尿地铁》

你有没发现
郊区地铁
终点站口的
尿味
最浓
越往城进
味道越轻

2018.3


《抱孩子坐地铁》

闹闹好奇地
打量旁边的乘客
我对她说
“好多伯伯大娘啊”
周围的人
都给我翻起了
白眼

2018.3


《坐地铁》

两个大汉
夹在两边
中间的我
好似被拘

2018.3


《挤地铁有感》

历史的洪流中
站着不动的
跑得不快的
会被无数的后来者
仓促的双脚
踩在脚下

2018.3


《无题》

我每次进
褡裢坡地铁
那个女安全员的
安检棒
都往我胯部


2018.2


《北京》

一条地铁
就串起
好几个诗人

2018.1


《周五》

地面道路

地铁里

现在是下班时间
挤破肚
(真有人挤地铁
挤死过)
不值

2018.1


《多作怪》

挤地铁
如果你旁边
那个女的
对你使各种
不舒服的
推开小动作
不用看
她一定是个
丑女

2018.1


《不敢看她的眼》

坐地铁
当有创业小妹
拿着二维码
请我扫描关注
我一般不敢
看她们的眼睛
看了
心就软了
就会加好友了

2018.1


《蚯蚓》

当地铁蚯蚓
来到我家门口时
我一点都不
恶心
伸出双手
热烈欢迎

2018.1


《邻居李叔》

凌晨六点
天还没亮
我和妻子就穿戴整齐
下到楼来
穿过巷子
赶早班地铁
要去城里上班
我们一般会在
巷子里
碰到骑着咔咔着响
永久牌单车的
李叔叔
他刚从大街上
买豆浆、包子回来
给上高三的
儿子吃
儿子上学去了
他还要照顾
刚刚出生的
女儿
和坐月子的
妻子

2018.1


《“咔嚓”中年》

又有一位
中年男
挤地铁
胸腔“咔嚓”一声
死了
这是他准备
挤的最后一次
他刚刚买了车
在这奋斗了
二十年的城

2018.1


《五人行》

四个大人
地铁睡着了
都以为有人
在照看
婴儿车里的
小孩

2018.1


《烂马路》

新工作是在
褡裢坡地铁出来
一段狭小
失修的
半水泥路之后
我为每天能
在冷风中
高一脚
低一脚
踩那碎石子路
感到满意
这生活的触感
利于我的诗

2018.1


《高兴的事》

燕房线接通后
我上地铁
就没有空位了
我并不会为此
抱怨
我反而为
比我更远郊的
燕山人民
高兴

2018.1


《人间观察》

家住郊区
上班在城中心
一趟就得
两个小时的
地铁车程
逼得我不得不
观察同路的
陌生人

2017.12


《花心的腿》

下班时很累
回家路很长
有时坐在地铁车厢
双眼就眯上了
迷迷糊糊中
发现腿歪到
邻座腿上了
有时会立即挪开
有时干脆
就让它靠着
(如果对方是个
美女
刚好也眯着了的话)

2017.12


《北京:周瑟瑟》

参加完磨铁读诗会
已经很晚了
我们以竞走的速度
进入了五号线地铁
诗人周瑟瑟
跟我同一个方向
他一只手拉着
车厢里的拉环
稳住身子
另一只手比划着跟我说
要多写
不停地写
量首先得上去
今年以来
我果真写了很多
投稿选诗
再也不用发愁

2017.12


《鸡蛋》

一双双脚
从我们面前
划过
鞋尖均有
触碰到我们的
可能
早班地铁高峰期
我们是一包装在纸盒里的
柴鸡蛋
我们即将送给
复兴医院病床上的
那位老人
如果我们挂彩了
那多不好

2017.12


《摩挲》

今天早晨
我在去地铁的路上
买了一块煎饼
当接过摊主
递过来的
冒着热气的煎饼
我掏了十元给她
她找了五元给我
我摩挲着
那全身起皱的纸币
感觉它是
古老的艺术品

2017.11


《不高兴》

今天她很生气
原因很简单
她挤地铁时
被一个男乘客
嫌弃了
从来只有女的
骂男人挤的
居然还有男的
骂女的挤
再说
她自认为自己
长得还不赖

2017.11


《坐地铁回郊区住所有感》

你要去最远的地方
注定是最孤独的
那些不能坚持的人
半路上都逃跑了

哦,原来路上
就是他们居住的家

2017.11


《半句话》

昨天在地铁里
妻子的半句话
还没说完
我就到站赶着下车了
那半句今天
我们死活想不起来
朋友们如果碰到它
请帮忙转知
说我们在找它

2017.11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