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鸿云 ⊙ 天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年詩選

◎葛鸿云



入秋,想和人說話
 
入秋,想和外婆說幾句話
發現外婆已走了許多年
也想和父親說幾句話
才發現父親也走了五年
 
入秋,想和懷遠驛的兄弟
說幾句話
看你們吃三白飯
許下人生最美的期許:
早日歸去,風雨對床
才想起
你們走了已千年
 
2019.10.14 橫琴島






有時候,我想念你

1.
有時候,我想念你
南半球的一棵樹
在北半球的盛夏
打磨出金燦燦的葉子

2.
天色向晚
我行走在小島的邊緣
看一大朵白雲翻過山頭
漁船已泊回港灣
燈火也次第亮起

2019.8-9







禮佛和雨

1.
五月的最後一天
你說自靈山禮佛歸來
想起那年我們在南方一起禮佛
而我卻想起無數劫以前
我們也在靈隱禮佛

2.
午後的雷陣雨
當未痊癒的懷鄉病
發燒,堪比三伏天
二十年過去了
我想念的,是三十歲之前
是中秋後的那場感冒
是青翠閃亮的日子

3.
旋轉門一直在空轉
歲月已轉到中年
五月,想起雨水中的清水灣
海水漫過堤岸吞沒記憶。

2019.5-7





綠女

昨夜雷聲隆隆
春天已然過去
在閃電軌跡裡
我找到答案
關於前朝一個綠衣女子的傳奇
她的姓氏  她的籍貫
和她的音容

2019.5




「綠衣女子走進柳色青青」

四月,雨水擦亮天空
河流翻身露出她的白
記憶裡,儘是米鴨蛋和烤毛筍的味道
──離鄉半生
故鄉的春天已然遺忘。

我在剡溪邊上長大
看大河日夜奔流
長大後,我也奔流出海不復回
衹在夢裡回鄉
看綠衣女子走進柳色青青

2014.4.15





無題

三月了,「每個女子都需要一個男子」
把你的大腿打開
我看見海洋和藍色的淚水
在春天,我對季候風的感應
越來越敏感
血管裡,總是風聲呼呼
浪翻白頭
那個夜晚,我自圖書館歸來
看見遠處的月亮
像金色的小舟浮在屋頂
靈魂伴侶雙雙墮入深海
潛游。

2019春




廣場舞

夜色中
噴射機拔地而起
飛越廣場上空
天空中群星閃爍——
這是鷺島的大年初三
夜色昏暗
廣埸舞已準時跳動
舞曲老少咸宜
剛吃完東北菜的遊客
也加入行列
從青藏高原跳到了蒙古草原。
我靜坐一隅
在舞曲聲裡
聆聽廣場舞的
教誨。

2019.2.7 廈門




故鄉的慈悲

下了四十多天雨
這一刻,終於放晴
──遊子返鄉了
故鄉如此慈悲
展露笑顏。
 
2019.1.17




菜田邊和義方閒談

冬日,我在村外的菜地
偶遇農民義方,小學同學。
他可以在單杠上翻飛
三十五年前
曾是我的偶像。
 
已是五點鐘,風漸寒
在他的菜地大棚邊
我們閒聊這四十多年的人生
和村子幾代人的變遷──
兒時的伙伴,早已面目全非
變的不止模樣
還有人生軌跡。許多人腳踏實地
把下一代養育成人
而自己漸漸變老。
也有一些人,過著負債累累的日子
名字,臭響整個村莊。
 
幾米外,兒時玩耍的水溝仍在
映著夕陽下的村莊
苦楝樹的葉子和果子已全部掉光
明年,村子會夷為平地
我想,人生確實可以慘淡、肅穆
如冬日。
 
2019.1.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