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穷尽一生,我与远方,都是最初的距离(八首)

◎术香





 
轻轻洒下
 
走进月光,走出月光,
再走进,走出。
 
我是月光的过客,
我有多轻,
有多重,
有多快乐,多伤心,
月光不能感知。
 
每一个人,
每一种物,
都曾走进月光,
走出月光。
他们的,它们的,
心事与心事汇流,
汪洋恣肆,
月光银灰,月光暗黄,
掩不住其间的喧闹。
 
我攥一把草木灰烬,
轻轻洒下,
枯死已成定数。
它们没有心事,
没有痕迹,
如同我想说的话,
未说出一个字即已抿去,
抿出一道道细烟,
溶入月光。
 
一米之外的春光
 
春光落于对面,
一米之外。
 
小草微笑,
春风旋转,
一切,被暖包裹。
 
更远处,更远处,
雪水融化,
人欢马叫,春雨如潮。
 
脚踩三尺冻土,
背依万仞寒峰。
习惯了这些。
 
一米之外,
不是我要去的地方,
一米之外,
是我心之禁地。
 
今日之事,
如同一面镜子,
走进去便出不来。
 
迷惘时刻,
不说不做,不思。
 
喧闹来自叙述
 
没有风,没有人来人往,
一条峡谷却喧闹着。
 
峡谷在说话,
说漫长形成过程,
说长年累月坚守,
说风吹日晒,
说蓬勃衰落,
说野火焚烧,
说碎石翻滚……
 
人间万象,
每一种物都会叙述,
或言简意赅,
或长篇累牍,
醒着说,梦里说,
说自己,说别人,
说与己有关,说与已无关。
雷鸣电闪,惊涛骇浪,
阻挡不了叙述。
 
叙述在叙述外如火,
叙述在叙述里似烟。
人间在叙述,
世界在叙述,
苍茫天宇,叙述不休。
 
哪怕只一刻,
只一分钟,抑或一秒,
停止说话,
该有多好!
 
声音溜走
 
牵牛花爬上墙头,
爬上树干,
爬上能够到的地方。
 
一朵朵一层层开,
蓝色、紫色、粉色,
花色各异,
甚至开着开着颜色渐变,
白变粉,紫变蓝,
自由自在地变异。
可是,它们开腻了,
去年开,很多年都开,
开着自己的花,
说着自己的话,
花语声声,
落下,落下,
落到太阳花上,
落到薄荷叶上,
一个词,一句话,
一个标点,
都被推开。
 
声音无奈,溜出墙外,
走出胡同,走出小区,
走到马路边,
上了公交车、出租车,
也会上电动车、自行车,
甚至人的肩头、手臂……
 
借助一切,
把它们带到更广阔的地方,
退回种子之内,
不发芽,不开花,不结果,
埋在土里,与土相依,
不显山露水,
永世无影,无语。
 
支撑生命的爱
 
一场雨过后,
该冲走的冲走,
该留下的留下。
留下的不会告诉我,
它们深爱过的什么,
已随水流而去。
 
小麻雀站在月季花枝,
啾啾叫着,
叫冲走的米粒、小虫子,
叫草籽,叫草屑,
叫所有美食。
遍地淤泥,叫声落进去,
郁闷,落进去。
 
苋菜爱过什么,
芸铃草爱过什么,
玉米、大豆爱过什么,
野兔丝、青藤萝爱过什么,
等等,每一物心里,
明明白白,毫不念糊,
可它们说不出来。
有的流失,有的还在,
在不与在一样,
都不能表达。
 
树木上的爱,
草叶上的爱,
花瓣上的爱,
小砖头、小瓦片的爱,
爱如清露,
在阳光下,在月色里,
明媚或阴郁,
都如彩衣绚丽。
 
爱过,爱着,
支撑生命延续。
 
落在纸上
 
雨太大,
看不清每一滴雨的状态。
水滴混杂在一起,
各自美丽的身姿尽失。
 
我在纸上画水滴,
想画多少画多少,
仿佛我在天空画画,
每一滴都晶莹、纯净、圆润,
笑容含于每一个侧面,
在每一条纹理中。
 
关上门窗,
我缩成一滴水,
落在纸上,
不看雨,不看雪,
不想颜色的问题,
不想阳光如何穿过云层,
不想眼泪在盐水里打转,多疼。
 
不想,都不想。
忘了的,继续忘,
记着的,继续记。
没有构思好的,中断,
没有静的,静下,
没开的,永久闭合。
心泊于蓝色水滴,
身存于白色水滴,
身和心自己叫自己的名字,
不破碎,不消失。
 
雨没有故事
 
天想下雨,
每一滴雨都得下来,
雨是天的道具,
需要时无条件服从。
 
天空多辽阔,
多高远,多无拘无束,
雨没有留恋与留存的权利,
一道闪电,一声炸雷,
都是圣旨。
 
雨滴相互连着,
成队成排,成群结队,
仰望,仰望,
最高的天空啊还没去过,
最亮的星星还没挨过……
遗憾的雨,
依依不舍的雨,
一滴哭成十滴、百滴、万滴,
禁不住地流,哗哗地落。
 
一年一年,
一场雨跟着一场雨,
一场雨记不得一场雨。
雨在雨中哭泣,
雨在雨后,除了哭泣,
没有故事。
 
都是最初的距离
 
远天有雨,
远天有雪。
远天在不可知的地方,
把远,远入雨中,
远进雪里。
 
雨落下来,
落入远方,远方背负远方,
远方向着不可知的远方,流逝。
雪飘落,飘入远方,
远方深拥远方,
向着不可知的远方,冰结。
 
远方沉长,远方厚重,
远方面向最初的远方,
远方背对最初的远方。
远方是一块青石,
是一棵槐树,
是一个池塘,
是一片月色。
 
我站得多高,
走得多快,
都看不见,
石头、槐树、池塘、
月色,等等,
都看不见。
穷尽一生,我与远方,
都是最初的距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