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新世界

◎陌





新世界


用语言虚化
一个故事
从我们热情的苍白中
越热情越苍白
我活着
像一个闪光点
在你眼珠的内部
不断地缩小
没时间来得及说抱歉了




阳光从玻璃窗里穿透进来,照见尘埃


有一次,在旅馆的浴室
一个人站着,滴着水
想到马匹和羊群
它们在移动着,静静地移动
像许多的其它的事情
正裹挟着时间而去
我紧紧跟随,是看住着它们的
一条没有颈圈的狗




噩梦纠缠


侵晓
看见厚厚的窗帘
上面的梦
在醒来的时候
那些亮灰色
逗留,像新的灰色
而暗灰色
正渐渐显出
灵魂的过时陈旧




言辞的片断


这样漫长的下午
救护车
去救护
像不停地呼救……
唔唔……呜呜呜……

时代的谎言
我只懂得一个
我已经知道我是谁




日子在沉寂中


20年前,有一条银环蛇
在小水塘里游动
那一道闪亮的幻影
我久久地注视着,我在震惊中消失
……来到这里,灰白的人行线上
无以计数的人和车
房子和商铺,依旧是烈日
我和妻子带着两个儿子
正穿过街口,依旧是那样的仲夏
我们要去商场购物
闲逛。
我们走着走着,我努力走着
想前去触摸什么
感觉到就要触及一个
预兆或暗示。
我停了下来,看了看四周
闪闪烁烁的发麻的四周
灵魂是紧绷绷的
灵魂是绷带。




快照


我不写日记,我被生活
模糊了,思想
有时候是一种重影。
眼前有一个困境,只好看向
地上的树叶阴影间闪闪烁烁的
光斑。下午是下午
傍晚是傍晚。
区分开它们的是灯。
灯像语言,不需要词的
特别状态。安静的价值在于
入夜时的大量交换:
七十六盏暗灯和一个人。




在巴西博物馆遭遇大火时,一位巴西人发了一条伤心的推特


我们国家已经没有了政府
没有合法的总统
也没有了希望
现在连记忆都没了
我极度悲伤


*对新闻报道予以分行。




存在感这个东西


我坐在房顶
抽烟,晒太阳,无聊
常常写不出字
内心的某些东西
像矿渣
黑暗,闪亮
而远处一片寂静
像一个废弃的矿区




幻觉


确定的现实
铭刻在记忆里
不顾时间湿热的腐蚀
呼吸着高温的自由
太阳照着我脸上
滚烫的铜,而我感觉
那里,有一簇新生的锈毛
闪闪发绿



透明的语言


写诗的人,很好
新世纪,很好
白天,赚钱,纸醉金迷
夜晚,眼睛充血

使用酒精去欺骗
和使用幻觉欺骗酒精
是突出一首诗
当代性的两个要义




乡下基因


活不过我儿子
死也死不过我父亲
他们的活和死
都比我要多
于是,我害怕
我把这个深深的害怕
牢牢抓住着
活下去
给它找到属于它的国土
竖立墓碑




浴室的水汽布满着镜面


一切都不重要了……

努力看见自己
在那里




转瞬即逝


在这里,在那里
生活的真实
和可怜的眼睛
人走得越远
越觉得这些和那些事情的酷似
下午五点的雨水
夜里十一点的月亮
闪闪烁烁,时间融化
照片里的人,广场上的雕塑
对其局限一无所知
我在写,我说了什么
我独自走上街头
我的过去,多么寂静,多么伏贴
有一些东西像
夜晚灯光射着的车辆牌照
很显眼,但却记不起来




1994年或1996年,寂静


在堂弟妹夭折后的那几年
乡下的瓦屋门前的塘里
是重重叠叠的荷叶
荷叶中间布满了荷花
荷花开得热烈
塘里的水滚烫
水越滚烫荷花越显热烈
一阵微风过来时,最是致幻




梦里的那些事


杀牛的来了,带着
几把雪亮的尖刀
他们给牛剥完皮,已是夜晚
于是燃起一堆篝火
篝火紧挨着剥完皮的牛
肉架子在不停滴血,激烈的篝火
和花白的肉架子
在黑暗中,两相映照




六月的气息


四野寂寂,闭上眼睛
像在另一个岁月
看见遥远的夏天的傍晚
光线灰蒙蒙的
他们像穿灰衣服的人
从河湾那边过来
零星剩着的金色稻田
淡淡辉映着那里巨大的空缺




写给影子的诗行


在这样寂寂的夏日里
我想我需要表达某些东西
就像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铁路工人
一边吸烟一边散漫走着
时不时地用小铁锤敲击沉沉的铁轨
明晃晃反射的阳光一路同行




夏天


在晌午的时候
就会想起那里的海浪
冲刷海岸
一浪又一浪
暗蓝的海水雪白地飞溅开来
在晌午的时候
就会想起
像远远地看一眼
那里的海,石头,船只
在移动
向着一个未知的去处





越过梦境


许多的时候
我用感觉来代替思考
对于不同事物
我应该明白。
思想是一个包袱
让在感觉中沉睡的自己
慢慢醒来。
让时空,像梦,飞进脑海
触摸脑海的梦
像房间在暴雨中变暗。
雨水加深着瓦屋窗棂的锈迹。
像黑暗中灯火的摇曳
像煤油灯,火苗,暗黄地,摇曳。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