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余生也深》(12首)

◎伤水



一幅鱼骨演绎我余生
 
我钦佩比我熟悉大海的人
那游向深处的鱼,和鱼族藏身的藻类
现在,我钟爱一幅白色鱼骨
耗尽了大海无数波涛,孤寂地于人世
 
分化。谁能追溯消散的钟声
有铜就能铸钟,有钟就能发出铜音
同样,失去的鱼肉、消逝的游动
不作挽留,也不去
 
守候。白骨同样鼓动千里波涛
大海给了我朴素的道理:
简单的复杂。深奥的结局总是浅显。
没有内容的鱼骨,依然
 
生动。网住了鱼,漏掉了水
而鱼骨是游动的再次开始
海洋的再次开始
包含着忧伤的坚定、沉湎和
 
唤醒。面对鱼骨,就是面对灵魂
有头有尾、有节有刺
不是发现而是指出,一根手指伸向海洋
那么深,一幅鱼骨演绎着我余生


一副旧铁锚锈了千亩波涛
 
船和权柄之桅,沉重了大海
正如梦魇惊动了床
水自身不备气力,随遇而安
月色轻轻地剃光波澜
 
而你没有归还。隔断你的不是
海,而是所携带的盐,以及激荡
我可以不断地把食物变咸,却
无法舀尽满海悲伤
 
所谓新生就是刚出土的古董
所谓新问题都是旧故障
我努力温习老调,弦
如潮水被礁石砍断,铮铮作响
 
我溃堤的神通,你岸的坚强
但都派不上用场。稀里哗啦的锚链
抓住海底,忍痛的铁锚就从内部
癌一样扩散,锈蚀了千亩巨浪


水的方式
 
我们都是水
水的一小部分
流失,然后汇聚,又消散
无所谓生,也就无所谓死
 
从前,害怕生,更担忧死
天空把我们翻译成泥土
无止境地生长
发绿,开花,衰竭,雪花纷飞
 
我们明白那是挣扎和抗争
也知道结局的徒劳
由此思考,天穹上哪些不存在
星辰为何不时闪烁
 
所有经验都使我们更有意蕴
难得的是我们可以脱离我们
水脱离液体,进入它多维的
生存方式,同时包含了自身
 
   
一开始
 
你再也不能对着水说起水。你说
石头。石头的汹涌,石头内的
灯,照亮了石头内部的纹理
坚硬而脆裂,不如一开始就是沙
 
一开始就是风,我不是被吹动者
我就是流动的发起者和执行者
我命令自己消散:一开始就是逝去
一开始就是虚无,并直奔向虚无
 
那些激流和暗潮,不是水的形态
也不是变种,那些冰和水蒸气
而是一种蛮力。假如借助了泥与石
就是泥石流。穿胸而过,缓慢而聚力
 
连死亡都死亡了,尚在的是什么
你也不能对石头说起石头
对集聚说起个体的自由,一开始
就不能开始,我们目睹的实际是结束


偶然相联

微信里聊起上次相见。某个渔镇,一条老街。
相距二十年,或二十五年。两条落寞的鱼
相约见面。我很想选在海上
我记不起你的面貌
在海上,谁游过来谁就是你
况且,海水在那
也浪费了那么多年 


在乐清湾

海湾开口部分对准大海
海水灌入了我口腔
这时候,没有什么话是要紧的 
我写下的,我自己都看到了
一群隐士回归人间
并不减损一笔
我的日子即将移居,那些
迁移不动了的,都停在海湾里
成为尚未命名的小岛
也有一直西去的,带领海湾
深深地进入大陆
高潮已退
我又回到我原来出发的地方
一个时代衣服一样褪下
我把裸脚探进海水
我有时间等待它被霞光烧红
   

白鸟
           
没有人看见
他从波浪涉出的样子
无人区里只有白鸟。和白鸟。
他空手抓捕白鹭的惊叫
却捞不到另一群白色的喘息
混血的步姿更加优雅
而模拟他的,唯有惨白的海鸥
一种没有脚爪的翩飞
无处停落。便无处启程。
铺展的翅膀,像他被挤扁的身体
被压扁的还有鸣叫。它只能
栖落潮头,身躯随波一起一伏
仿佛自由
实际上,是它牵引着波涛
是它扯起了动荡
而海面的苍茫和人世一模一样        
                     (“白色的喘息” 取自沃尔科特的《白鹭》)



         ——而现在,时间和死亡再也不是敌人(韩东)
 
我听到激水的声音,鱼必须
赶紧游走
所以,我先画的是尾巴
燕尾一样
决定了鱼鳍也必须张开
然后我才画鱼身
两条弧线
——内容往往简单
可一下笔往往决定了结局
正确或错误
来源于直觉,甚或潜意识
那幽暗不明之处
它不会是鲨鱼,我是善良的人
它不会是鲸,我无力庞大
英俊或精致也不归属我
乌贼或鮟鱇又太畸形
好吧,它能是什么就是什么
我认命已久
现在让我安心地画上鳞片
那一身的伤疤
一层复一层
耗费长久我才触到
鱼头,才遇到点睛之时
鱼身即将破产
挽救的希望
在于重组,和首领的英明
当我画下圆睁的鱼眼
仿佛鱼的死去
无论存亡,无论苏醒还是睡眠
我都没有见过闭眼的鱼族
那就在鱼的周围画上活动的水
担心水会漫漶出纸面
我再画上一个鱼缸
看似透明,但永远隔绝
我端详它,如看着镜中的自己
它孤单的样子
使我又不自主地为它添上同伙
不能迎面而来
太偶然的事情往往不足以信任
那就从侧面,露出端倪
背影或唼喋之声
                      

霸王别姬
 
风正吹腥我左脸。
黑暗推远了狂吠的渔火,那闪烁的四面楚歌。
船舷的击水声,仿佛虞姬雪白颈脖上割下的血,无法抹去。
我老迈,性已衰,岁月难再
乌骓在渡口不走,乌江亭长谓我曰:江东虽小,地方千里……
那么。集聚最后的八百精子,分骑四向
冲进汉军的深深海湾
阴道一样
但我绝非重瞳之人
我不认为“天亡我,非用兵之罪”
我已无人可恋,我也无姬可别
我是在横渡浙南的乐清湾,也非乌江。
我有我的乌江,此乌江亦非彼乌江
木已成舟。舟已漂走。
                     (无年无月无日)


此刻正待永远。
 
俯身,与招潮蟹握握单螯,与跳鱼争钻洞穴
是的,我只愿和水族亲近
仰起身来我一脸警惕,对同类满怀戒备
只有礁石上牡蛎以沉默应付我的缄口
只有你寂静的笑容给我被手术的信心
鸥鸟以旧时的姿势,不经意间,舒开我自找的死结
蹬开波浪,看不见的鸟腿轻轻一点
那是多么轻盈的人生
而涂滩斜入深海:从单纯到玄奥,恰如一生始末
说到底,人生如初——这不是我的追求
此刻便是永远——才是我的愿望。而此刻正待永远。
                                                           

只有月光苍凉慷慨

海一遍遍抄袭遗书,字迹苍茫凄楚
渔火模糊
风掏出可怜的零钱,而浪不息,流浪者不尽
抵达潦草,如同光顾精致
只有月色苍凉慷慨,乌浪翻出
库存的所有碎银


在我心里耗掉一个大海

一尾旧时的鱼,在我体内复活起来 
我只能是水
我尽量清洁自己,并不时补充
除了承接雨水
从天而降的资源,一种圣餐
我不断地从岩层、从族谱、从野史中
汲取辅料
一尾鱼所需要的呼吸
我应该可以供养
它在我身内自由自在
所有气泡都不会冒出体外
它的言说无人能懂,因此归入
自言自语范畴
它既承受我内在,又遭遇我经受
它习惯内外交困
它留下波涛
却在我心里耗掉一个大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