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8月)之三

◎伊沙



截句集《点射》


多年前有人私拟《公约》
要求诗人必须知道24种植物的名字
他们一定以为自己特有知识
没事儿请数一数
得懂多少种不同的东西
才能写出《乌托邦》



《新诗典》所做的
都是别人坚持不下来的



这个鸟坛子
连家庭妇女
都很懂攻略



夸大汉奸的文
吹肿阴谋家的字
这个民族的鸟文人
在这些方面拥有
邪恶的激情
简称:邪性



我能把散句
写成大诗
直奔大诗去
那还有啥说的呢



江湖海吃饭
大雪无痕
中国诗人中的
暴走冠军
永在减肥



江湖海证明
欲望是通的
食欲旺盛者
还是能造人



惊回首
有些诗人
与我认识多年
从未谈过一句诗
所以他妈的
问题大



三十年来
什么话都让他们说了
他们说的话我全做到了
并且超乎其上



口语诗多诤友
原本是件好事
但其他诗却没有
胳膊肘从来不向外拐
这就有点扯球蛋



到了长诗
你们将更加劣势
因为你们的写作
从来不精研表达



出于对你的礼貌
我问起了你的一个
不写了的朋友的近况
(你的朋友容易不写)
其实对所有的不写者
我毫不关心



你喜欢
跟八辈子不写的名流
在会所里喝喝红酒
我一直在阵地前沿



我就是服先驱者
惟一可以自慰的是
我比王小龙小12岁
写口语诗比他晚6年



最可悲的是某些
刻意强调
自己不是口语诗人的
口水诗人
譬如废话帮



命运让我
在创作生涯的黄金时段
去俄罗斯写《乌托邦》
让曹村娃在其千载难逢的
炒作点上去吉尔吉斯斯坦
没办法这是命



我知道汉语
说得最好听的人
在哪里——央视
以前《人物》栏目的
一位女主持
虽然我忘记了她的名字



《乌托邦》告诉你
网络时代以来久违的
甫一诞生便产生轰动效应的
大作依然存在
一个诗人不靠烂事靠作品
依然可以惊天下



历史一再证明
只要邀请中国
十大诗人出去
属于我的名额
一定会被做掉



但凡国人拿美说事儿
(譬如曹村娃爱以美论诗)
大可斥之以鼻
四十年前他们还以李铁梅之
浓眉大眼粗辫子为唯一的女性美
中野良子给一国村娃开的蒙



我善踢联赛
也不会放过杯赛
一旦有机会冲顶
自然毫不含糊
决不手软
倾巢而出



在毕业三十年的
高倍显微镜下
分析大学四年
头三年
我的幸福指数
并不高
因为不懂诗



小说家
就算写长篇
也怕话痨啊



在中国
稍有点名气的小说家
都表现得过度嚣张
跟平庸的官方诗人很像
总感觉背后有国家给他们撑腰
锤子



最近在电视上
见不得国产体育明星
越看越像贼
花我们纳税人的钱
用高科技武装起来的贼



民间诗人注意了
(在中国没有民间小说家)
但凡以中国作家代表团
名义出访的家伙
花的都是你们的钱



被官方喜欢者
人诗必有破绽



对祖国还要说暗恋
你都矫情成果酸喽


咱俩关系得有多深
我才会说出这句话:
"口语诗外全是死路!"



还嫌亲友不够多?
其实你也没有多少爱
可以给别人



一路走来
性格与深度
一直是我与他人相处的障碍
终于熬到了
它们带来巨大优势的这一天



我们的妙译
会不会给布考斯基
多加了分?
不,英语内部之妙
有的无法转换
便是扯平了



朦胧诗本来
没那么朦胧
被反对者命名之后
他们像找到了方向
暗自加大了朦胧度
由此开启晦涩之风



书面语诗之于口语诗
其落后不仅体现在语言上
那是全面彻底的落后
根本上是人的落后



中国有大量诗人
应该归入此派
——造句派
(还造不出佳句)
就是这么low



小说家谈文学
话语都像社会人



有人用一生的诗
先证了一个后引进的
词:勾兑



体制诗人为啥都写得不多
因为他们总在想
写多了有啥用



过去诗江湖传说多多
譬如"四大铁嘴"啥的
止于网络新媒体的逐步健全
制造者与被造者不想证明一下吗



虚弱的诗歌帮派的一大表征
同仁之间相互编造传奇



《新诗典》中
无遗憾无怜惜
任何一种命运
都丰富了生态



任何窄人
在我这个宽人面前
喊多元并存时
都显得十分滑稽
喊者必是窄人



我见过多少
靠写诗改变了命运的家伙
大谈诗歌无用论
诗歌误我,我误爹娘



听说一个直辖市的专业作家
非常羡慕一个边陲小省的专业作家
工资高
其实俩货都是忝列其中的所谓诗人



别以为有了
翻译软件
翻译就不是
再创作了



酷爱卡通的日本人
画得卡通不卡通
中国人压根儿就
不认识这俩字



知识分子的诗
把腊肉做成蜡肉
请人来吃



在朦胧诗
与后朦胧
统治的时代与区域
写不通
是必须的
甚至被称为天才



知识分子
写诗貌似
自求不通
写文章
狗屁不通



多方拜码头混坛子的
一般都写杂语诗
让各码头好办



这种诗人
一定是伪的
像住在农村
漏顶的茅屋中
一抬眼就看见星星



有些口语诗人
最怕口语诗
一家独大
他们喜欢
口语诗
天天被骂的现实



一部作者范围在百十人的诗选
是不可能打败
作者范围在千余人的
这便是《新世纪诗典》
除去眼光也必然胜利的铁打因素



我发现在微信上
老爱用露牙嘻嘻笑表情的人
构成了我心目中的轻浮之辈
一次用两个以上表情的人
简直不是人



写得雷同没有辨识度
不是口语诗特有的问题
是所有诗普遍存在的问题
从理论上讲
书面语诗应该更严重



有谁相信
《新诗典》主持人
此刻这么想:
把非口语诗
在此地的生存空间
扩展到最大限度



在中国诗歌垃圾站
不论垃圾如何细分
最末一等是曹猪
小骗子及反伊18怂士
只能算站外垃圾



对所有
负面的东西
保持冷漠、规避
毫无耐心



民间的知识分子
并非来自于背叛
而是自身的酸土地
也会长出臭文人



不要心存侥幸
自欺欺人
在今天
所有落后的意识与写法
都会被后口语诗人垢病
你倒打一粑也没用



多读了几本书
你就敢到处下结论吗
不,在今天
也就是起个话头而已



在我记忆中
最在乎文学史的诗人
(当然是知识分子)
连今天的写作现场
都不在



《乌托邦》最终
变成了高大上的存在
但它的出发点
并非高大上
从高大上出发的玩意
将抵达假大空



我只在一件事上
堪称"大人精"
写作



《唐》《蓝灯》尚未被遗忘
《乌托邦》已成新名作
你要说这坛子什么都懂
你肯定被忽悠了
你要说这坛子全然不懂
你把自己忽悠了



仇恨口语诗者
实则对世界
无话可说
只能以诗为名
临时凑一串
酸溜溜的词儿



想学梵高那样
把油画画成浅浮雕
是容易的
但要说出画中之言
难于上青天



三十年来
所有在我面前
大谈诗美者
说的全是丑



美国没有教会你
如何读解我的诗
说明中国有希望



西红柿炒鸡蛋
成了亲友们眼中
我的一招鲜
其实我会做很多菜
但是没有用
名作必须公认



不出去看看
你很容易
受文化骗子骗
时间长了
用书骗自己玩



说话诗
不等于口语诗
未成体



以口占为风雅的民族
岂能没有口语诗



口语诗是资本主义
城市化的产物
是民主社会
自由化的表征



知识分子诗人
你们在德智体美
几方面好歹争口气
好歹咱们曾经做过对手




有人开私窗
认定我是大师
该认识一位
大师中的大师
风水大师



第三代者
游击队尔
非正规军



我歧视
所有走官方路线的诗人
说穿了他们就是
才不够,诗外凑



时代更新背景板
北大诗歌座谈会
但是此时代
绝不可能回到
彼时代


截句集《点射》


多年前有人私拟《公约》
要求诗人必须知道24种植物的名字
他们一定以为自己特有知识
没事儿请数一数
得懂多少种不同的东西
才能写出《乌托邦》



《新诗典》所做的
都是别人坚持不下来的



这个鸟坛子
连家庭妇女
都很懂攻略



夸大汉奸的文
吹肿阴谋家的字
这个民族的鸟文人
在这些方面拥有
邪恶的激情
简称:邪性



我能把散句
写成大诗
直奔大诗去
那还有啥说的呢



江湖海吃饭
大雪无痕
中国诗人中的
暴走冠军
永在减肥



江湖海证明
欲望是通的
食欲旺盛者
还是能造人



惊回首
有些诗人
与我认识多年
从未谈过一句诗
所以他妈的
问题大



三十年来
什么话都让他们说了
他们说的话我全做到了
并且超乎其上



口语诗多诤友
原本是件好事
但其他诗却没有
胳膊肘从来不向外拐
这就有点扯球蛋



到了长诗
你们将更加劣势
因为你们的写作
从来不精研表达



出于对你的礼貌
我问起了你的一个
不写了的朋友的近况
(你的朋友容易不写)
其实对所有的不写者
我毫不关心



你喜欢
跟八辈子不写的名流
在会所里喝喝红酒
我一直在阵地前沿



我就是服先驱者
惟一可以自慰的是
我比王小龙小12岁
写口语诗比他晚6年



最可悲的是某些
刻意强调
自己不是口语诗人的
口水诗人
譬如废话帮



命运让我
在创作生涯的黄金时段
去俄罗斯写《乌托邦》
让曹村娃在其千载难逢的
炒作点上去吉尔吉斯斯坦
没办法这是命



我知道汉语
说得最好听的人
在哪里——央视
以前《人物》栏目的
一位女主持
虽然我忘记了她的名字



《乌托邦》告诉你
网络时代以来久违的
甫一诞生便产生轰动效应的
大作依然存在
一个诗人不靠烂事靠作品
依然可以惊天下



历史一再证明
只要邀请中国
十大诗人出去
属于我的名额
一定会被做掉



但凡国人拿美说事儿
(譬如曹村娃爱以美论诗)
大可斥之以鼻
四十年前他们还以李铁梅之
浓眉大眼粗辫子为唯一的女性美
中野良子给一国村娃开的蒙



我善踢联赛
也不会放过杯赛
一旦有机会冲顶
自然毫不含糊
决不手软
倾巢而出



在毕业三十年的
高倍显微镜下
分析大学四年
头三年
我的幸福指数
并不高
因为不懂诗



小说家
就算写长篇
也怕话痨啊



在中国
稍有点名气的小说家
都表现得过度嚣张
跟平庸的官方诗人很像
总感觉背后有国家给他们撑腰
锤子



最近在电视上
见不得国产体育明星
越看越像贼
花我们纳税人的钱
用高科技武装起来的贼



民间诗人注意了
(在中国没有民间小说家)
但凡以中国作家代表团
名义出访的家伙
花的都是你们的钱



被官方喜欢者
人诗必有破绽



对祖国还要说暗恋
你都矫情成果酸喽


咱俩关系得有多深
我才会说出这句话:
"口语诗外全是死路!"



还嫌亲友不够多?
其实你也没有多少爱
可以给别人



一路走来
性格与深度
一直是我与他人相处的障碍
终于熬到了
它们带来巨大优势的这一天



我们的妙译
会不会给布考斯基
多加了分?
不,英语内部之妙
有的无法转换
便是扯平了



朦胧诗本来
没那么朦胧
被反对者命名之后
他们像找到了方向
暗自加大了朦胧度
由此开启晦涩之风



书面语诗之于口语诗
其落后不仅体现在语言上
那是全面彻底的落后
根本上是人的落后



中国有大量诗人
应该归入此派
——造句派
(还造不出佳句)
就是这么low



小说家谈文学
话语都像社会人



有人用一生的诗
先证了一个后引进的
词:勾兑



体制诗人为啥都写得不多
因为他们总在想
写多了有啥用



过去诗江湖传说多多
譬如"四大铁嘴"啥的
止于网络新媒体的逐步健全
制造者与被造者不想证明一下吗



虚弱的诗歌帮派的一大表征
同仁之间相互编造传奇



《新诗典》中
无遗憾无怜惜
任何一种命运
都丰富了生态



任何窄人
在我这个宽人面前
喊多元并存时
都显得十分滑稽
喊者必是窄人



我见过多少
靠写诗改变了命运的家伙
大谈诗歌无用论
诗歌误我,我误爹娘



听说一个直辖市的专业作家
非常羡慕一个边陲小省的专业作家
工资高
其实俩货都是忝列其中的所谓诗人



别以为有了
翻译软件
翻译就不是
再创作了



酷爱卡通的日本人
画得卡通不卡通
中国人压根儿就
不认识这俩字



知识分子的诗
把腊肉做成蜡肉
请人来吃



在朦胧诗
与后朦胧
统治的时代与区域
写不通
是必须的
甚至被称为天才



知识分子
写诗貌似
自求不通
写文章
狗屁不通



多方拜码头混坛子的
一般都写杂语诗
让各码头好办



这种诗人
一定是伪的
像住在农村
漏顶的茅屋中
一抬眼就看见星星



有些口语诗人
最怕口语诗
一家独大
他们喜欢
口语诗
天天被骂的现实



一部作者范围在百十人的诗选
是不可能打败
作者范围在千余人的
这便是《新世纪诗典》
除去眼光也必然胜利的铁打因素



我发现在微信上
老爱用露牙嘻嘻笑表情的人
构成了我心目中的轻浮之辈
一次用两个以上表情的人
简直不是人



写得雷同没有辨识度
不是口语诗特有的问题
是所有诗普遍存在的问题
从理论上讲
书面语诗应该更严重



有谁相信
《新诗典》主持人
此刻这么想:
把非口语诗
在此地的生存空间
扩展到最大限度



在中国诗歌垃圾站
不论垃圾如何细分
最末一等是曹猪
小骗子及反伊18怂士
只能算站外垃圾



对所有
负面的东西
保持冷漠、规避
毫无耐心



民间的知识分子
并非来自于背叛
而是自身的酸土地
也会长出臭文人



不要心存侥幸
自欺欺人
在今天
所有落后的意识与写法
都会被后口语诗人垢病
你倒打一粑也没用



多读了几本书
你就敢到处下结论吗
不,在今天
也就是起个话头而已



在我记忆中
最在乎文学史的诗人
(当然是知识分子)
连今天的写作现场
都不在



《乌托邦》最终
变成了高大上的存在
但它的出发点
并非高大上
从高大上出发的玩意
将抵达假大空



我只在一件事上
堪称"大人精"
写作



《唐》《蓝灯》尚未被遗忘
《乌托邦》已成新名作
你要说这坛子什么都懂
你肯定被忽悠了
你要说这坛子全然不懂
你把自己忽悠了



仇恨口语诗者
实则对世界
无话可说
只能以诗为名
临时凑一串
酸溜溜的词儿



想学梵高那样
把油画画成浅浮雕
是容易的
但要说出画中之言
难于上青天



三十年来
所有在我面前
大谈诗美者
说的全是丑



美国没有教会你
如何读解我的诗
说明中国有希望



西红柿炒鸡蛋
成了亲友们眼中
我的一招鲜
其实我会做很多菜
但是没有用
名作必须公认



不出去看看
你很容易
受文化骗子骗
时间长了
用书骗自己玩



说话诗
不等于口语诗
未成体



以口占为风雅的民族
岂能没有口语诗



口语诗是资本主义
城市化的产物
是民主社会
自由化的表征



知识分子诗人
你们在德智体美
几方面好歹争口气
好歹咱们曾经做过对手




有人开私窗
认定我是大师
该认识一位
大师中的大师
风水大师



第三代者
游击队尔
非正规军



我歧视
所有走官方路线的诗人
说穿了他们就是
才不够,诗外凑



时代更新背景板
北大诗歌座谈会
但是此时代
绝不可能回到
彼时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