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8月)之二

◎伊沙



短诗


《对话》

"鸟鸣——什么形状?"
"蚯蚓,在泥土中舞蹈"


《测试》

你能说出多少个
孩子发小的名字
意味着你对孩子
倾注过多少心血



《独占鳌头》

我的美国外甥
告诉我
在其同学群里
有一个
长期有效的
讨论话题:
"你所吃过的
最奇怪的食物?"
他在中国吃过的
青蛙腿
一直独占鳌头


《社会自会修理》

我的美国小外甥
在中国
待了两个月
打了五十多个
中国孩子
(只有一个
陕北女姓
回踢了他一脚)
走了
我预言
他童年所占的
这点便宜
很快会被找回去
被白孩子黑孩子
反复回打
直至他洗心革面
不再打人
这一切
将发生在他人生的
下一个阶段:少年


《最高兴的事》

最近
最高兴的事
并不是写出了
长诗《乌托邦》
这中国当代诗的
巅峰大作
更不是得了
什么奖
而是别的
与诗无关的
说明在诗人之外
我首先是人
是丈夫
是父亲



《小区诗:励志篇》

去年冬天
在地下车库
呜呜鬼叫的萨克思老头
在消夏晚会上
大放异彩
一曲《天边》
把我吹向西伯利亚

《装逼犯》

三十年前
刚回长安那阵儿
刚和唐欣认识
老唐带我去
拜访过一位爷
见过后我说:
"这是个装逼犯"
老唐不信
九二年《一行》朗诵会
我还是请了他
这孙子一上台便说:
"我今天准备朗诵
一首一万行的长诗
可是稿子丢了
谁捡到请马上给我!"
因回兰州探亲
老唐没有参加此会
事后听我说起
面露讶异之色:
"哈哈哈
这也太能装了吧!"



《我们称之为诗》

北极圈里
养驯鹿的萨米人
在他们的传统中
吟念高于音乐
巫师高于乐师
吟念的是本族的
历史和故事
吟念亦有禁忌
不能呼唤北极光



《听》

在群鸟争鸣中
我听出了一些鸟
不走心,在炫技
像拙劣的学院派

在群鸟争鸣中
我听出了沉默者
是南郭先生


《关于长诗》

二十年前
在某地
A诗人
在大赞
B诗人的
一首长诗
我弱弱
发微词:
"太策略了"
A诗人
顺着梯子
爬了上去:
"长诗
就是策略!"
我无言以对
此后二十年
我写了一系列
非策略的长诗
他写了一首
资料堆积
加文人注解的
长屎


《鸟鸣》

黎明的反补锅匠
将天空的黑锅
琢成筛子
释放光明




《雨天》

雨线是斜的
让雨中行人
显得很直


《贱》

就像三年前
将我书法列入
中国诗坛十大刑
最新的段子是
"伊沙开三罐啤酒
就等于一次诗歌节"
这话里有贱
讨来的饭多体面
没本事才开
自己的酒


《对话》

"吴雨伦
你小时候
算不算军械控?"
"算,当然算
绝对算
毎周三都要看
《军情观察室》"
"好!将来
你有了儿子
也要让他
把各种控
都当一遍"



《极点》

我对北极的兴趣
远远高于南极的
原因在于:
它的原住民里
有人



《北极的狗》

它们只有在
拉起雪橇奔跑时
才是欢愉的
一停下来
全像叔本华



《鸟鸣》

夜鸟鸣叫
建筑工地上
电火花闪耀


《趣闻》

前两天
江湖海正忙于
用他的公号
推广我的新长诗
《乌托邦》
有人在下留话道:
"江湖海
快回家给娃喂奶!"
留话者
不是娃他妈
而是一位女诗人


《哑嗓金舌王小龙》

他的嗓子
如果只是沙哑
就可以就近进
上海电影译制厂
接邱岳峰大师的班了
但是
他的嗓子
其实是暗哑
发声很困难那种的
那就没戏了
且去作诗
且去作中国诗歌史上
第一首口语诗
叫作《纪念》
在1982年

这年7月
他获得平生第一项诗歌奖
首届中国口语诗奖金舌奖
我在酒桌上说:
"你们听⋯⋯他这嗓子
写口语诗就是这么费(废)嗓!"



《一件诗事》

我认识一个
台湾女诗人
十一年前
在鹿特丹认识的
对其人其诗
印象良好
有一年
我编诗选
向其约稿
她回信说:
"我是台湾人
被当作中国诗人
感觉怪怪的⋯⋯"
从此以后
我再没有
向其约过稿子
很快也就
断了往来


《长夜》

失眠者知
蟋蟀和鸟
这两支乐团
轮换得并不紧密
更没有交接仪式
在夜班与白班之间
有一段不短的静


《鸟鸣》

如果是争吵
那就很无聊


《鸟鸣》

流星的种子


《鸟鸣》

待到晌午
还有一次回笼叫



《译诗轶事》

1995年
老G和我
初译布考斯基时
有些东西
中国还没有
比如互联网
有些东西
我们还不熟
比如计算机
毎次在原诗中
遇到这类东西
我们就
绕道而行



《我不是臭文人
所以老能看得见》

在老台门包子铺午餐
同桌坐了一尊泥塑
脚下放着一顶安全帽
我点了一碗馄饨四个鸡肉包子
他点了一碗牛肉面两张牛肉饼
开吃不久
女服务员便过来招呼他:
"师傅,大师傅说面下多了
给你再加点面⋯⋯"
我眼看着那个面碗
端去又端回
盛得满满的




《思绪》

有人大概以为
在资讯发达的信息时代
大可以安坐家中知天下
有选择的官媒会告诉你什么呢
民族主义的网媒会告诉你什么呢
小资驴友会告诉你什么呢
伪劣诗人会告诉你什么呢


《中元节》

中元节的鸟鸣
一盏一盏
被点亮的河灯



《蝉鸣》

蝉鸣横空出世
一道钢丝
从太白山巅
架到我家门前



《相互印证或未遂》

布考斯基笔下的美国
与好莱坞一流电影中的美国
是相合的

我笔下的中国
与任何一部华语电影中的中国
是违合的


《那时我的头还不属于自己》

1984年春晚
张明敏唱了一首
《我的中国心》
我一个自己
前程未卜的
内地中学生
在电视机前
听了很欣慰
觉得香港青年
挺爱国
(当然是爱中国)
他们爱不爱国
关我屁事
我却表现出
老干部式的
可笑的欣慰


《幸福花开》

妻下班后发现
家中地板有三朵
淡黄色的喇叭花
满腹狐疑道:
"好像有女人来过⋯⋯"

我说:
"要来也来的是祖宗
在这中元节的晚上⋯⋯"

谁说又不是呢
难得开花的幸福树
静悄悄地开了
祖宗对子孙后代的现状
表示满意



《鸟鸣》

鸟鸣化石
水泥板上
鸡的足印




《口语诗道》

火车上
吃方便面
是人间美味

家中厨房里
任你再加工
也超不过它

火车在此
是个什么
角色



《自知之明》

小子轻狂
我曾在课堂上
非议过鲁迅的
文学结构
杂文太多、小说太少
没有长篇
并未老去的晚年
还在做翻译
那该是写长篇的
最佳时间
现在我自己
部分地走在他的
误区中
仅仅是中国的
诗歌翻译
貌似需要我
而中国小说
从不需要我
Stop!
译完第三部
正式出版的布考斯基
谁需要我
都不再能左右我
我将从此告别翻译
重返小说
立诗为证



《诗道》

于诗而言
谁能将
最纯的天真
最深的深刻
最强的活力
同时带到
世故油滑
渐趋痴呆
生命弱化的
老年时光
谁就是
最终的赢家
(不是成功者)


《蝉鸣》

N排楼房后面的
地平线

《鸟鸣》

周日晚上
地下车库
从乡村归来的汽车
挡泥板上迸溅的
新鲜泥土
还粘着青草


《并非辩词》

就像中学时代
我不是理科学得差
才上文科班
我也不是因为
书面语诗写得差
才写口语诗
一切都是为了理想
和真正的创造



《结局》

再老皮的江湖通
也无法预料
这样的结局
历时将近一年的
反伊大战
终结于伊赴俄
从圣人墓前
染上洁癖
弃曹而去
曹被新老
反伊18怂士
一通乱砍
剁成肉泥



《告慰》

告慰天下布迷
老布死前
将作品版权
授予琳达·李



《头条新闻》

那年秋天
在美国佛蒙特州
强生小镇的超市里
取完东西去收银台
奥地利诗人维马丁
取了几份美国报纸
说:"全都在头条"
"什么?"我问
"香港占中游行"
"哦⋯⋯"
到我结账了
那个时刻
好像我是外国人
马丁是中国人


《成功者》

我最早表扬过的
一个摇滚歌手
当年处于第一排
靠后的位置
后来改搞新民乐
搭上马友友
得了格莱美
看着他在电视里
唱着那些四不象的
难听至极的玩意
我心想:
这就叫成功吗
你真成功了吗?




《多余的担心》

那天我们搞完
一场长安诗歌节
然后一起去烤肉
不吃顿饭哪里敢叫
长安诗歌节
从我坐的位置
能看到服务员吃晚餐
一大盆油泼面端上来
一个一个来吃
我一直担心
后来者不够
但每个人似乎都很节制
所以他们都很瘦
很帅


《对话》

"在佛蒙特你好像
没写大东西吧?"
"《口语诗论语》"



《蝉鸣》

把蝉鸣比作电锯声
已经算庸才了
而当年
它是事实的诗意
父母单位的木工房
与蝉争鸣



《鸟鸣》

在草原淋了雨
回来后我的嗓子
变成了王小龙
长安同仁聚会时
他们很担心
怕我在主持磨铁十佳颁奖会时
发不出声
变成哑剧表演
这个早晨
我感觉有十只鸟儿
在我喉咙里轻啄着
痒痒的
快好啦



《立秋》

"第一缕秋风"
又是糙诗人的谎言
事实的诗意是
你与秋老虎
在夜里摔跤
身上沾满其毛
如扎满冰凉
刺骨的银针


《回答》

拒绝了一档收视率极高的
电视娱乐节目的邀请
吴雨伦问:"为什么?"
答之曰:
"老大就要有老大的风范
别干老三的事儿"



《尊重》

忽然想到维也纳
想起金色大厅
四周遍布的
流浪音乐家
只有现代的
不见古典的



《归》

从俄罗斯归来
我要变成圣人啦
可东正教义中
圣人还须是战士



《想象》

伊沙的读者
没事儿偷着乐
踏实、自足
骄傲地
活在人世间
永远不会抑郁
绝无一人自杀



《怀旧频道》

央视有个
怀旧频道
在那里
我可以补看
当年
我这个
外省平民子弟
没机会看的内参片
还可以调研
改革开放四十年
国人的审美
是如何从
马里亚纳海沟
一步一步
爬出海面的
想到此
猛发现
他们又给自己
挖了一个
马里亚纳海沟
并且不准备
朝上爬




《鸟鸣》

谁的二维码
又是谁的
马赛克



《噩耗》

撰文骂我阳痿的男人
在反伊大战中
被曹村娃、小骗子
狠狠利用了一把的坏蛋
民愤极大的诗刊主编
走了


《娱乐》

找一部华语片
好好把自己
恶心一下



《对话》

"你为啥怒退
中学同学群?"
"因为有俩二流子
在里面恶搞我书法"
"你为啥
在中文学院工作群里
一言不发?"
"因为我曾问过一个
工作问题
24小时无一人回答"

《对话》

"你为啥拒绝
母校校庆返校和本年级
毕业三十年大庆活动?"
"原因无趣到
我不好意思写成诗
毫无事实的诗意
写成小说都嫌琐碎"



《理所当然》

宁德在开盛大诗会
不是吃顿饭
就是一次诗歌节
是可以让曹村娃
眼睛流口水的
高大上的正经诗会
我认识的宁德诗人
还非、游连斌
杨艳、吾桐紫
游若昕
理所当然
不在会上
假如他们有一人在会上
我会觉得不正常



《半夜鸡叫》

曾几何时
我是一个
不设防的
厚道人
有一个
明显的
证据是
我有一打
夜半三更被叫到
某个杯盘狼籍的
饭桌上
面对一桌醉鬼的
经历
他们叫我来的
理由是:
"你是牛逼人
我们向你致敬"
"你是好玩人
来了会好玩"



《学术界定》

泛口语诗人
如果你批口语诗的
言论(包括口头)
多于夸
那么我就在心中
坚决把你
划入反口语诗人


《口语颂》

"你驾云了"
是在提醒你
你衣服上
已经开出了
盐花
该换了


《雨》

古今连线



《心态》

上世纪
九十年代初
我对自己说
你要做中国最好的诗人
其实当时我己经是了
我在当时也并非不知道



《印象:温暖》

孕妇的年龄
明显普遍增高
更接近于
我们这代人
童年记忆中
英雄的母亲


《蹊跷》

有时候
你会为一些蹊跷之事
感到莫大的
喜悦与振奋
譬如:南京大屠杀
首席罪魁松井石根
怎么会在绞刑架上
挣扎了12分30秒
才去见阎王



《我的手表》

从莫斯科
飞到叶卡捷琳堡
我想把我的
西铁城手表
向前调两个小时
从莫斯科时间
变成叶堡时间
它却自动
快调五小时
一口气变成了
北京时间
咦,小家伙
还挺爱国
不对,是这个
小日本
还挺爱中国


《秋凉》

这可不是
为毕业卅年应景
或矫情
秋凉袭来时
我总会想起
上大学那年
赴京入校前后的
那段日子
空气中
渐渐增多的凉意
代表新生活的希望


《变脸》

盘峰论争后
民间会盟
欲编诗选
几员大佬主张
对非口语诗
赶尽杀绝
不留活口
正是这些大佬
在反伊大战中
急哧白脸
充当汉奸



《军工厂》

从《蓝灯》
到《乌托邦》
我竟然11年
未造巡洋舰
不着急吗
不着急
《梦》之航母
已开出五艘



《仪式》

儿子赴美留学前夜
他的表哥开着巡逻车
载他在长安城墙上
跑了一个完整的正方形



《天地人》

与天空
和海洋的
映照关系
不同
完全可以
天空奇美
土地丑陋
那么
天地间的

如何自处


《对话》

"她写诗
假声用得太多"
"他呢?"
"没有声
全是词"


《大学毕业卅年祭》

北京籍女同学A
后来在信中告诉我
她在我们离校后的次日
去了我们那间男生宿舍
(因为爱着该舍男同学B)
在满地的残纸中发现
该舍男同学C
写给同班女同学D的情书
不知是来不及投递
还是被退回了
抑或是写好又放弃了
绝望地躺在那里
成为四年大学生活的残骸



《父母心》

儿行万里母担忧
父说:
打小用小手指
拨拉地球仪的孩子
应该去见见世面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和妻
送儿子
到咸阳国际机场
与共同赴美留学的
两位西安籍同学汇合
先到的一位男生
父母也来相送
四位家长见面寒暄
加微信
后到的一位女生
发微信说
不想让家长见面
我们便提前走了
回家的车上
妻说:"这对家长
一脸风雨色
很辛苦的样子⋯⋯"
我说:"对呀
你没听见女的接电话
好像接了一个单⋯⋯"
妻说:"我瞧瞧她微信"
过了一会儿又说:
"在花卉市场
开了一家店"



《我祈祷你们明天不犯傻》

毎当同道诗友说:
"你的诗敢给家人读吗?"
我都不说话

毎当同道诗友说:
"口语诗通俗易懂"
我都不说话



《分歧之核》

三十多年来
我与第三代
步步不合拍的
诗内核心在于
他们以为诗到语言
便是找到不二法门
永恒真理
我却早知
词决定不了词
必须找到对应之物
于是后来我找到了
"事实的诗意"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97)》

我抬腕看表
距下课
还差十分钟
还可以讲
两首诗
但是
在梦里
我就像是一个
失去了
行动力的人
干待着
就是
不见行动


《梦(1498)》

我在西安纺织城
(在《中国往事》中
被写成军工城)
国棉六厂的
大坡朝下走
一路高唱
苏联歌曲
在进入防空洞之前
我停下来
等妹妹跟上来



《梦(1499)》

一个歹徒
上了火车
拔出尖刀
削掉了一个
女诗人的鼻子
声称还要
继续削下去
我和王有尾
不用交流
配合默契
一个抓住其手
一个迅速夺刀
并将尖刀一下
插入其太阳穴

《梦(1500)》

梦赴蒙古国
绿色的月球
在牛奶河边
鲜花盛开
孩子们说着
我不懂的语言
意思我懂
他们请我摔跤



《梦(1501)》

《新诗典》诗人美国行
团里有人提出:
美国一趟走不完
至少得分两趟


《梦(1502)》

一帮武警
在小区里办暂住证
我交过费后恍然大悟
他们是骗子



《梦(1503)》

一个女诗人在演讲
她把现场一个男诗人
胳膊上结痂的伤口
一把揪下来
重又包扎一遍说:
"什么是真善美?
这就是!"


《梦(1504)》

儿子儿时的小保姆
来自陕北农村的小姑娘
站在卧室门外敲门喊道:
"吴老师,该起床了
早饭都快凉了!"


《梦(1505)》

梦见一位大学女同学
梦见她当年
清纯的样子
她在此次毕业卅年大聚中
斜刺里杀出
后来居上
成为头号组织者
表现出十足的
但又怪怪的
让我感到邪性的热情
因而退避三舍
她是外省学生
成功留京
家庭圆满
事业成功的典范
但我深信她此番的动力
不是出于圆满
而是出于缺口
但也别拿我天上的好友钟品
说事儿



《梦(1506)》

北岛问我:
"在中国诗人中
哪些不是你的
老师、同学和学生?"
我回答:
"你这猛一问
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真的想不起来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