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实 ⊙ 空洞盒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不惊醒世相----谈云影诗歌的结构与意蕴

◎秀实



[不惊醒世相]
谈云影诗歌的结构与意蕴

秀实


  云影获〝2018年诗歌界之圆桌奖〞,其授奖辞这样写,〝小品式的詩作中蘊含極大的藝術震撼力,思想能於意內與意表間自然游走。若斷若續的書寫手法,總有一個強大的內核。〞英译是〝Packs a huge artistic impact in a light verse that allows free movement of ideas in and out of meaning. A momentarily engaged and detached writing style hides a powerful core. 〞这五十余字简明扼要地指出云影诗歌的几个特点:A小品式,B思想在意內与意表间游走,C非连贯性的书写方法,D具深层的意蕴。这四点,可视为剖析云影诗歌的几项指标。
    云影诗歌极短促而极雅致,特別注重语言的修煉。她的诗,很少过百五十字,而句子多零落。我称这种诗体为〝云影体〞。本文特就上面四点进一步为之解说。

A小品式
  云影诗歌大体在10行內,超过的极为少数。但行数的规限不为界定诗体的準则。时下诗坛标奇立異,不乏以行数界定诗体的做法。這先不论。但小诗体如大陆的微诗﹑台湾的截句等,也确是当前诗坛最为盛行的。小诗抒情,情怀不尽;小诗述亊,亊有不周;小诗谈禪明哲,只能流于标题式的主张。故小诗的艺朮追求有異于其他。聪敏的诗人写小诗,总是走上這兩条路,曰求趣,曰意境。云影小品式的作品,偶有佳趣,而多意在言外。诗人之意境,虽为小样情怀,卻均为现实生活上所发现的。有关〝意境〞的解说殊不容易,当中涉及中外文学不同的认知。尼采说是〝形而上的慰藉〞,康德说是〝一种美的东西让人惆怅〞。而我喜欢以〝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八个字作为意境注腳。意境即为所见所感以外所发现的东西。是无形体的又真实的存在。云影体摆脫了短小之弊而成就极深之意。如<在拉雪茲神父公墓>,兩节四行只有48個字元。诗的言外之意在末节。诗人在雨声哗啦中感到静谧,守墓人的銅铃声才惊醒她。蒲公英在這裡极为细腻,予末処的〝起风〞点晴,其意境深远如此。

四野空寂
拉雪茲神父公墓在雨水聚集之処

巨大的静谧之中,一朵蒲公英忘记飞行
守墓人搖起铜铃,人间才起風风

於巴黎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

B思想在意內与意表间游走
  传统对诗歌的看法,如《诗大序》所说的,〝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心有感觸而寄情於詩,即所謂抒發感情也。這是对诗歌创作最為普遍的說法。让感情沉澱成为笔下的文字,所依靠者为一种処理的方式。而這种沉澱最终漂白了感情而呈现思想的光芒。诗歌的成败则看诗人如何処理這个沉澱的过程。有些诗人只把感情寄讬于意表,那是力有不逮。有些诗人把感情深埋于意內,那是以辞害意。最具艺朮效果的方法是让感情游走于意內与意表间,渐渐有了思想的光芒。也即是诗人在不断思索的狀态下把感情作了処理。那时诗歌才厚语言才實而当中的感情才耐于咀嚼。如<在伊尔河>。這首诗的意表与意內便十分明显。感情在入出于五节诗行中,最后琢磨为閃亮的智慧。其情況是 [意表]→[意里] →[意表] →[意里] →[第四节论述] →[意里]。最後 〝沒有人离去〞意思是〝沒有人来过,一切皆依然〞。

  落日浑圆,听风的人读出未竟之意
  大海在远处,雁群在草地上写诗

  流水干净
  爱也在那里,不确定自己

  我迷恋你———石头上的黑森林
  流水中的花纹
  湍急之中的平静,秩序和真理

  倘若流逝不假于人
  泪水,欢愉,悲痛,破损,完整必然也是

  我低头看水,史特拉斯堡白色教堂低头看我
  钟声响起,没有人离去

  于史特拉斯堡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

C非线性的书写方法
    诗歌的述说方式不同于散文,虽有条理脈络卻非一针一线的狀況。其当中有断落的线,也有不完全相黏合的板块。這便是诗歌的艺朮所在,美之誔生。非线性也不表示沒有结构,高明的诗歌结构常在意象统一与衍生之中。而這种结构之与散文不同,是需要读者来完成。這是诗歌创作与阅读的危险与欢乐。优秀的诗歌,即便是给予具水平的读者以危险与欢乐的享受。非线性的书写更有可能让述说產出〝呈现〞的效果。美国意象派诗人庞德Ezra Pound在<意象主义者的几个不>中说:〝当莎士比亚说到——黎明裹在一件赤褐色斗缝中——时,他呈现了畫家无法呈现的一些东西,在這行诗中沒有任何可以称为描绘的东西;他在呈现。〞(《意象派诗选》,[英]彼德琼斯编,裘小龙译,漓江出版社1986)。云影的诗歌,因其呈现,沒有给予平庸读者所渴望的线性脈络,故而或有晦澀难明之弊,但卻在呼喚精明的读者。如<蓝>。四节诗间并无明显的连贯,甚而句行之间也无连贯性,在错落顿挫中写千里相送中的一段离情。

  雁羣。古老的蓝。年轻的芦花低了下去
  露出秋天,一棵树在田野里把脚步放慢

  我们复制了无数个黄昏
  安置同一轮月圆

  此时,长发飘起来有更深的寓意
  泅游者穿过麦田,云朵挥别影子

  风扬起碎片
  命运暗藏的玄机被一阵风预见

  于红磡   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

D具深层的意蕴。
    云影是个感性极強的诗人,并且常把自已囚禁在感性的重重笼牢之中。以致其诗的意蕴藏于深层。要挖掘于阳光底下,殊非易亊。诗歌为思想的活动。时下喜欢谈诗歌的〝灵感〞muse。我认为所谓灵感应同时具备兩部分,即,A始于感情的触发,B终于思想的引领。大部分诗人的诗歌创作都止于A。但這不足以构成诗歌创作的条件,因为有感而发乃人之常情。而B才算是踏足诗歌创作的领地,则如何藉由兴起的触感利用思想引领,斟酌文字,寻得真相,成就篇章。如此诗歌也才能赋有深层的意蕴。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常为人引用的论诗八字是〝始于愉悅,终于智慧〞。也即与我的〝始于感情,终于思想〞是相近的。弗洛伊德在這八字后,接著说,〝开始是一种愉悅的情绪,偏向于沖动。写下了第一行后,诗就有了方向〞〝诗一路走,一路找寻它自己的名字。最终,它会发现有绝妙的东西在等待著它,在某个伤感卻又包含智慧的语句里。〞(诗评媒,Tommy Lee译)這里关键的是〝一路找寻它自己的名字〞。這猶如武陵人离开桃花源时所作的标记。云影的诗,若园遊会上小型的迷宫。但总有一个出口。這是她的机智。如<一节汉语课>。得注意是〝所有的词汇〞与〝巨大的课室〞,而其出口在〝上帝〞。

  我们用不同母语的舌头,同时咬住一个复音节
  有人在浪尖上突然收起日语的前颚

  我们说到〝九〞,我们说到〝秋〞
  我们动用了所有的词汇,论述这一日

  恬淡的可能性
  虚构的可能性
  妖娆的可能性
  诗意的可能性

  一个黑头发的日本男生,怯怯地
  说〝上帝在今日,召唤走我的彩雀〞

  巨大的课室,瞬时间
  钟声大作——

  于寿臣山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

  面对世相,每个诗人的应对方法都不同。极大部分的诗人採用一种述说方式把世相逮捕,让世相赤裸裸地呈现在读者眼前。但這种与世间对话的方式,具有极大的局限性与不完整性。有时会陷入虛假的騙局而不自知。所以诗歌创作,还是回归到〝语言〞上去。我很喜欢法国诗人瓦萊里PAUL VALERY 1871-1945的一句话,〝诗,意味著決定改変语言的功能〞。不管分行还是分段,凡是一些文本抵达不到语言功能的改変,均为非诗;而具有変改语言功能的文本,才足夠賜列于诗之殿堂。前者更适用于检验口语诗,后者更适用于观照散文诗。云影的诗歌,在喧鬧善変的世相围困中,镇定应对,沉默相视,以其语言纤柔之丝,出入其间不惊醒之。诗与非诗之界线于此昭然判別,故其为优秀之篇章,殆无異议。

2019.8.31 午后六时于將军澳婕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