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董坑村

◎陈煜佳



在董坑村


昨夜的闪电过后,村庄依然完整,
没有被削去哪一块。
池塘旁边依然是茅草屋,草莓园后面依然是养鹅场。
当我望向远处,宽阔依然容纳了我。
我想起昨天祭拜父亲的时候,
父亲从焚烧纸钱的火焰中浮现,向我告别。
我不否认,有时候我相信生,有时候我相信死,
有时候生与死,我各信半边。
但是活着,我别无选择,我必须加入他们的行列,
“那些在我出生时迎接我的人,
那些在我死后埋葬我的人。”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