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瑀珊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2019年8月诗作7首

◎冯瑀珊



〈我不明白〉

我不需要明白蝴蝶翅膀上的鳞粉
和珠光眼影的关系
也不需要明白爱情是如何将等待
从名词转变为动词

我知道黄昏会带来焦虑和惊恐
让人看透绝望不是纯粹厚重的黑
而夜晚更不是。星星是丝绒
被烧灼的伤口,闪烁早已表明疼痛

失眠是好的。虽然不明白如何
摆脱浑沌与颠倒,摇晃会使它们
融合吗?而一点一点爬进窗台的光晕
让我明白时间的恶兽正吸吮生命的骨血

彷佛生来就为了一步步走向死亡
这次是将动词磨合成墓碑上的名词
两者之间只有独木桥,而我们穿越横杠
不需要再明白生而为人,多么抱歉。


〈再一次〉

如果可以,我愿意再回到
生命中所有心碎的现场
这一次重新做出选择
不再落荒而逃,小心翼翼
捡拾碎片,不畏惧割伤
这一次我要做个勇敢坚强的人

想回到每一个撕裂的伤口
将完整交给你,幸福留给他
重新接合敏感细腻的神经线
但愿所有来到我身边的人都能
保有自己。不用刻意遗失感觉
只为了躲避疼痛,或者武装

我选择回到每个冰冻的时刻
这一次我愿意留下来生火
哪怕钻木磨出厚茧,甚至穿透指掌
也要维持体温,做一个温暖的人
愿意将心爱的毛衣拆开
织成几件贴心的衬衣分给你们

「可以宽恕我吗?」
「可以好好地凝视我吗?」
「可以多一点耐心陪伴我吗?」

这一次也好,再一次也罢
我真实的忏悔,无比的虔诚
我只想,恳求自己的宽恕和温柔。


〈第九年〉

第九年,我还是想念你
但不再哭泣。把你完完整整
想过一遍,是每年今天的
例行功课。去年的今天
我悄悄地下了一场雨,依旧
没有你伸手替我撑伞

你的碗还在,留给孩子用
你的玩具还在,只有一件
我收在身边,其他的留给孩子用
我记得你多么爱我,记得我们
曾经在平原安静的散步
你走在前面,像领着我去往哪里

但我们其实从来没有去往哪里。
更正确的说,你先去了我们想去的地方
那儿风景好吗?有没有你喜欢的事物
有没有另一个人像我这样爱你?
记得第一年,我哭得肝肠寸断
一个月瘦了七公斤,总觉得你还会回来

坐在门口等我,每天下午五点半
后来的,每个相同的时间,对我而言
已经没有意义,不过是其他时间的复制
我已经想过,再没有一个身影,能够复制你

下雨了吗?不是说好不哭了吗
可是第九年,在第九年
在我依旧深深思念你的第九年--


※写于爱猫冯如愿九周年忌日。


〈中年的恶兽〉

哭完这一夜
我就要紧紧锁住体内的水分
沾着凉薄的微熹
让回忆沉底

再也不去想,不去对治中年
猛虎般噬人的中年
我正视它,再也不带任何
喜悲,和咒骂--我安安静静

过完这一夜,我就要
和多梦而躁乱的自己吻别
将一片片被碰碎的声音(尤其是你的)
关进遗憾的保险箱

再也不回想共有的美好
只想把曾经和你走过的路
一走到底,而我不回头
是怕看见你早已不在原地
目送我离开

你是我中年的洪水,和猛兽
可是我,既没有办法
避开你,也求助无门

如果还能抱抱你;我是说如果
能够赎回那些流泪的,失眠的夜晚
我唯一能留给你的幸福是: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一个女人的中年
究竟要和什么样的恶兽搏斗。


〈盂兰盆水灯〉

如果,我放了水灯就能漂向他吗?

或者漂到离他不远的水边
如此我愿意取下眼珠,放进灯心
忍受漫长无定的漂流只为了
再看他一眼。或是摘下两片唇瓣
是否来得及再说一次爱他

我来到佛前,交出膝盖
脊椎,指节,骨盆和长发
不愿意被度幽或救拔,不愿意
忘记前生,更不愿去往来世

只求佛轻轻抽出我的灵魂
放进水灯明亮的蕊心
缓缓漂向我真正的身体


〈昼寝〉

他来了。
是多年前俊逸的样子
来到她的身旁躺下,与她
面对面躺着,本来想做些什么
例如抚摸,例如迭合身体

但最后只是看着彼此
在他的房子,她喜欢的海边的房子
他们听着海浪稳定而安心的声音
听着暴雨落在海上嬉戏的声音
久久不发一语

她的手指勾勒他的样子,再看看自己
已不再是美好的少女的样子
他用话语硬生生地将她的眼泪摁下:
不管几年,妳都不会变样,胸与臀
都不会下垂,当日看见便是一生之见

她看着他被阳光磨得粗砺的手和脸
她看着他被衣服遮蔽的身体是象牙白的月光
她看着他并决定不再如此绝望地爱着他
她看着他并决定将他还给他的孤独,完美的孤独
她看着他被遮蔽的被孤独豢养的心安稳地跳动

后来,他给了她一把车钥匙
她开车走了,至于海边的小屋,最后剩下谁
她不知道也不在意。她只知道她会在晚年
坐在晚年的摇椅上,午后,再梦一次这个梦
而当日看见便是一生之见。


〈这一夜,〉

爱了多少次,这一夜
而这一夜尚未结束,且永不结束

用长棍爱我,深入子宫,以便生出怪胎
用铁盾触及我一丝不挂的身体,前卫的婚纱
拒马围成狂欢的广场,我们热爱,热爱众声喧哗
请给我更多的眼泪,好明白生与甜的迭加态
而我给你眼珠,让你落实有眼无珠的控诉
再给你一片裸裎我让你,盖上戳记
说平静与淡然只存在苦难后

这一夜,究竟爱了多少次
永不结束的这一夜,失去的眼珠
高高挂在天上,看着不断爱着的,这一夜。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