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的马达

◎阿步

孔雀

◎阿步



上哪儿去抽烟

在北京南站要上哪儿去抽烟

我问了穿蓝色制服的保洁阿姨
她说在站里没有抽烟的地儿
要抽就要下电梯出站去抽

一出了北出口
我就看到好多人正在太阳下抽着
一大口一大口
很快我也加入了他们烟火缭绕的行列

抽了一根再抽一根
之后掏出手机打开指南针
晃了晃 原来这真的是北

2019.6.2


夜行

多希望真正的夜晚能早点来
让每一个走在大街上的人
都能相互保持神秘

那样就不会有人知道,刚买的这个西瓜
我一个人根本无法吃完
在九河路拐角的地方,我停了下来
才发现,我的确没有办法
把墙上的那个影子请过来帮忙
很多陌生人从我身边经过
他们也都没有停下来

好多人的身体里都藏着病。我也一样
它们就像一个我从未谋面的老朋友
时刻和我并肩而行。而此刻,我想它们
一定正和我一样拎着西瓜
走在同一条大街上

2019.6.14


野马

最先让我心头一震的还是山
它们连绵起伏,像一只手
一直伸进草原

六月初的草原还没有长成
我心中的样子

在来之前,我想象过
风吹草低见牛羊
想象过骏马在草原上奔驰
我想忘记华北平原上那个渺小的自己

而当坝上的寒风刮起,我并没有看到
哪怕一匹脱缰的野马

——它们都被关进了马厩里
变异成另一个委屈而又悲伤的物种
就像有的人,也早已
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

2019.6.20


两个小孩儿

在沙滩上,他们
脱掉鞋子
比谁的脚好看
脱掉裤子
比谁的腿好看
脱掉上衣
比谁的肚子好看
他们谁也没有输
他们都觉得大海更好看

海水一次次涌向他们
又一次次告别
像极了夏天
像极了烦恼

他们一直坐在沙滩上
希望夏天能无限延长
他们一个叫雷蒙德卡佛
另一个叫布考斯基

2019.6.25


奇不奇怪

正儿八经地躺在床上
睡不着
而坐到椅子上
却歪歪斜斜地做了个梦

会不会
死亡
也是这样

会不会
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事
也是这样

2019.6.28


夏夜记

大朵大朵的云
还没有落下来的雨滴

三个在路灯下弹着吉他的少年
第二次在草坪边遇见的小刺猬
一个刚刚下班的中年男人

忽然想起一个朋友说过 
一天里最舒服的时候
是下班回家停下车在车里独坐的片刻

我的手提袋里有四个桃子
两个生的可以放一放
两个软的回到家就可以先吃了

2019.7.2


孔雀

我站在窗前,看着自己朝南走去
乡村公路上已经没有炊烟
我知道那个自己是要去不远的那家工厂
拍一张孔雀的照片
照片上的孔雀没有展开羽毛
它们看着不同的方向,一声不叫
一动不动,宝石蓝的尾巴从高高的木架上
垂下来,像一挂小瀑布

我不知道那个自己为什么要去拍孔雀
他回来的时候,天已渐渐黑了
我站在窗前,看到他轮廓已经有点模糊

我还记得第一次看见那些孔雀
它们被关在那家工厂的大铁笼子里
又热情又有点羞涩地把羽毛
一支一支地展开给我们看

2019.7.10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