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语言密室:暮色里 微风在吹拂着 窗帘下的 阴影

◎横





《西式厨房刀具》

。她拿出一把刀
西式厨房用具

在安静中
包括
客厅里的沙发
茶几和桌子
还算新鲜的花簇

但当你注视
到那只
陶瓷花瓶
硕大的型体在
暗中
会有一些些
月光的
阴影淡淡的灰色
投射在那


一种幸福
的体量
足够容纳下很多

还有丝许
余地
回旋在屋子
周边
的长廊
安静的空气

有些
睡眠灯(夜灯)
匍匐像幼兽

呼吸


2019.08.15




《洗干净》

洗干净的意思
真的很多
现在是
洗干净器官
清洗

从心理安全的这个层面
现在他们感觉好多了

2019.08.16




《人们害怕与众不同的人》

句号

这包括一种
表演的
方式

读出标题
在音乐结束后结束


2019.08.17




《3》

。3(三)个人
从视觉上看
3简单一些

它不是
一伙


2019.08.17




《则2》

他慢下来。
只有眼眶触碰到水。
这是一种感觉。
在下午。包括往

进入
匍匐前的状态
好像
是的

她退后一步
面对面的
她转身
离开
那身白色的衣服
真的好看


2019.08.17




《》

这是我走在直属仓库
那板低矮围墙时的阳光
亮度和热度极其
近似

那只手雷滚过来
像一只子夜穿过客厅
去厨房的老鼠

在月光里
也在
月光穿过窗子
照射到的
地方


2019.08.18




《指甲》

有很多的
指甲
剪掉的部分
越来越
坚硬

岩石的内部
是暗黑的
遗弃的
也是


2019.08.19




《田纳西的荒原》

那只坛子被遗弃
在那里

被遗弃的那只坛子
在看见的地方闪了一下
那里恢复了
宁静

没有任何
黑和光
从前以及未来

2019.08.19




《锡纸》

。他没有
把撕下的
包装
透明塑料膜
和锡纸

以前的方式
规整的折叠好

适当的补水
等(灯)能带来温暖


2019.08.19




《白泥湖》

动能灯
有一个蹬车人
链条装置
轮胎

一盏灯
以及灯泡
在晚上黄色的灯光打在一条白色泥沙的堤坝的路上

2019.08.20




《话只是一个声音》

加西亚
。他(她)可能是个人

加西亚。
把我的那盒
放在书桌上的
紫云烟

拿过来。
穿过客厅时很安静

那个打火机。
什么颜色

就不用了
吧。这里的
(有)
这个是
简装版。绿色的。
不要说谢谢。

2019.08.20




《好了,和她说再见》

。那个人
他站在十字路口
邮电局旁边的
右边
是一个
绿颜色的
邮筒

四点的时候
人流不是
很多
刚好到
能够去忽略


某个人
你好
他的新衬衫
里面散发出了
新的气味

微汗的
盐的腥臭味

微弱的被
提示

从体态上辨别
有时是从想象里
伴随着说话
的声音

那是
从一阵细微的风里
被感觉到的光亮


2019.08.21




《车站路以前在大米厂这边》

。我看见他
再一次
那个另一人

占据
并逐渐地扩大
和加重色彩

大米厂
前面
有一条排水沟
雨天的时候
货场里的
运煤车
经过一个巨大的
水坑
摇晃着缓速
发出巨大
的吼声

水坑静止时
雨滴
滴进水坑
的水面
一滴滴的涟漪
圆圈3-5层

蒸汽排放口
有时间歇

排放出
乳白色的
蒸汽
从一棵法国梧桐树
背后

水滴
滴入水沟
很浅的水面
里的
倒影的摇晃里


2019.08.21




《另时》

我觉得吃海带
会缠住潜水艇并
圈出一个
区域
围绕着
中心拓展开

经过了
一年的四季
被它
肯定进入
圆环的轮回

2019.08.21




《刚好是晚饭时间》

。我从单车上下来
车子的前轮刚好停在
房屋前水泥坪中心
的位置上
我健哥离开
那张椅子站起
他在那件绿色军装
的下面看着我

在他的声音里
我看见他脚下的
脸盆中他已经摘好的
空心菜
叶子在过堂风下
晃动

我觉得在砂石路面上
行走每一次有撞击
会让紧握车把的
手心变得单薄

有时候我只是站在那里
有一阵风就会吹起风沙


2019.08.22




《靠着休息一下的岁月之石》

。天开始有点刚好
气温适合皮肤
擦过空气
空气是温和
的又像
女人
那种香久远像
回来一个人
坐下来
找到
一棵烟抽

2019.08.22




《臼齿》

。牙齿
被挖了出来

一件
极其
耗费体力的活计

有些夏季
正午灼热的

胶着的
沥青

我死死的
攥着
那一片
就要从空气里
飘走的影子
它的重量



2019..08.22




《如果不是拥抱
就看不到窗帘
里边的晚风》

丝绸衣
有桑葚的味道
浅棕色的丝绸衣
是光线
透过纱窗时
里面

和宁静的
部分

2019.08.23




《吃香河肉饼》

晚上
。那个漫长的时间
摆满了摊位
。你该是一个人
在路过
并有选择

记录。
和每一个交谈
过的擦去其
影子在灯的边界

2019.08.24




《沉默》

那片荒滩上
动物很少
没有
另一边
有一棵小树由于
只有一棵长在
荒草的丛中
风小心地
侧身经过它们

2019.08.24




《天赋》

。看看我能听见它
经过时的声音

它发出声音提示它的
存在
不允许打扰

被忽略

我不准备过去

在自己允许的
状态下我要
喜欢
在一个适当的位置
不远不近


我留出空间
在感受的
同时去(拒)绝选择


2019.08.24




《意义。
想起了美国佬的

乌鸫的十三种
观察》

乌鸫在旷野上他说
在静寂的旷野里
唯一在活动着的是乌鸫的
眼睛

雪刚下过
有雪的痕迹里面
有一只乌鸫
可能是
饿了

没有注意到乌鸫
是怎么到来的

一个存在
之物
具有生命的

有可能就是全部


2019.08.24




《那是谁》

1更多是更少。
是看得见。
少数的。
一个。
只有一。

2有一个。
又一个。
俩。
他们很好玩。
守护。彼此收获。

2019.08.24




《重读庞德的地铁》

从地铁上下来的雨天
包括绽开的一把勾把绅士黑伞。
灌木般的在脸颊上的胡须。
我回头望过去的一张张
沉静淡漠的面孔。

2019.08.25




《居然没被烧伤》

那个燃烧的烟头
在那只脚的脚踝处
至少停留了
30秒钟
30秒是形成
烫伤的一个维度
我没有把脚在烟台那
移开
我竟然花了那么长
的一个时间
只是想完整和从容地
拿走那个燃烧的
烟头

2019.08.25




《摊开手掌里的那团空气》

。一些焦虑感所产生的
行为迟疑又有些做作

鸽群运动中
有一辆货车那样的
声响

机械像一坨铁
隐藏了
朝向核心的
重力

在光线的边缘瞳孔(在)将地平线散开


2019.08.25




《张家塅(湾里)》

。门轴低哑转动的声音里
能看到门板斑驳油漆的痕迹

在月光里投印出一小块
暖色的白炽灯的灯光
外边是昆虫散布
凌乱草丛的鸣叫声

风低速地
在通过客厅的第三张
椅子

有时是她的温度


2019.08.25




《太阳在冉冉升起》

开始有人在活动
迹象也越来越
明显
有了些生机
场面也少了些
落寞寥寂
很具体
抵御了某种孤单

2019.08.25




《这叫×》

他和她。
他们。
将保持那层关系。
特别是她愿意
有这样的
关系。
那种不明显

有稳妥。
纪念性质
还没有
丢失与消耗。
妥妥的。
一根细细的线
隐约的联系。

2019.08.25




《纪念。不止五年
写给爱人小智》

要轻轻地擦拭银器

那些暗黑的部分

就像走在回去的那条
路上被放轻的脚步

声音里回荡的
响声

要细细的辩听
那波涛里
细碎的绽放的光亮

2019.08.26




《慰籍——写给爱人小智》

夜晚降临。
有时候
会的。
在那里凝视
我。
会的。
有可能。
但也必须。
必须
的。
朝着更低的高处滑翔。

2019.08.26




《一个梦》

我们要去找的
是一种
通神灵的动物
而对于用哪一种
牌子的酱油
也就两种
选择
有的大门被紧锁了
那两个有钥匙的
都在犹豫
那么唐
掌握的线索
我们是不是将它
放弃在街上

2019.08.27




《一棵在街口的树》

中午的阳光
是夏季10点半到
11点钟左右的。
那棵树
也是
十点半到
十一点钟的。
好像清凉正被照亮。

2019.08.27




《暮色里
微风在吹拂着
窗帘下的
阴影》

我的个人生活经验
经历和获取的知识的
相互对冲
对我产生了伤害

冬天道路上的雪
被扫到了道路的两边

有个时候
我看到了那个
叫我的
那个家伙粗俗和
愤怒着的面孔。

在每一片落叶之间
春风吹拂着
跟随冬天的风


2019.08.28




《两毛钱》

康米(come in)露出牙齿笑
好看的牙齿从嘴唇里露出来
这个人刚刚坐好
看见她的侧面牙齿从
嘴唇里露出来


对过去告别
即将过去的和刚过去的
都过去了
也没有现在什么事情

come in
康米很努力
身体放松松弛

轻轻地靠在一起
的是窗口里的未来


2019.08.28




《他是个好人》

。离开时在下雨

整体上
声音在安静
下来

很明了


2019.08.29




《那是个铁棚子香烟售卖点》

能听见
他离开时
椅子下的水迹
被地面
吸收
的声音

2019.08.29




《午间休息》

。发际线
很淡的
阴影
在越过窗子
光亮的
边界

亮得像一块镜子的
阴天里的空气
里边
是雨水浸湿
沙砾的声音

手指指腹
触及的地方光亮
在变暗

寂静的树荫
像言语
低声
过往的名字


2019.08.30




《走过几条街道
才能吃到
午餐》

。要穿过街道

它看上去
像沙盘里的模型

现在的
状态
是俯视的

所以
在感觉上
一点都不难

放松的

我有
在风中
膨胀
起来的条纹
衬衫


2019.08.30




《满足感》

埃德
吃了两碗
米饭。
他应该
拍拍自己。
埃德的身体
某一个
部位。
摸着他锃亮的
大脑壳咧着

露出他的
牙齿。

2019.08.30




《》

马洛有一支很好的
军队。对着一排
摆在横木上的
酒瓶开枪。
做得很好马洛说。
马洛有支很好的军队
在马路上和敌人开干。

2019.08.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