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兵作品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2012年诗选

◎尚兵



《吹口哨》

 
吹口哨能辟邪  身体秘密可不止这一个

头戴斗笠  容易认错人  只围观不言语

招来一群小麻雀  不理会我们站成一排

叽叽喳喳  只认欢喜  我们只好听从:

身体是喇叭裤的  便剪开裤脚

身体是耳环的  便取下耳环仍向麻雀

该轮到好奇害死猫了  指给你看

最后轮到天真的笑  不必画出来 

石头滴水  保留一些精力

借炭火烧猫肉  五彩缤纷落到实处

口留余香  革命从牙齿开始

牙疼也幸福一回  美食好于禁言

边牙疼边发呆  这并不违反科学

只要口哨还能刺耳  你就可以唱:

“矮冬青生出许多小洞洞,碎银子,眼睁睁”

吐字不清  挥霍一次  哪怕是讳疾忌医


《炎炎夏日》

 炎炎夏日  西瓜挡了去路

所谓“公道自在人心 ”  大米喷香

可比喻我们又蹦又跳  该信任“伙计,慢慢来”

或者“文火炖鱼头”  但酒醉躺在大街上

没有人鼓励我这么做  “活在世上,理应如此”

不在乎什么奇迹出现  举办一次晚宴

就能让“一群人”安静下来  男孩受到鼓舞

站在草坪中央  “长大后不惧玫瑰尖刺”

一群人太拥挤  而胡子细密却成为标志

真的需要一场暴雨吗? “ 湿漉漉的,活该”

把出门打伞塑造成“饥渴使他弯下身子”

真有趣  他也不再是一个手持弹弓的男孩



《压迫》

 热水冷淡沸点  物理同意物理年

话梅的口号是:多吃话梅

苹果熟了  宿命论确实有效

无根的吊兰 放看客下来

拍黄瓜日  食欲不归

小声嘀咕:我喜欢这压迫

越来越白  不是下雪天

白色素够着舌尖了  放下骨架子

我收回“我的眼睛发黑”

在某地看眼色  他们叫唤热血青年

我不喜欢饼子涂抹酱料  因为画饼充饥

也怕折断筷子  因为它太具体了

没有誊写“弱水、弱水”刺激

如老槐树 如弃履

猫啊、狗啊  破烂玩意儿

点灯安抚乱窜的小老鼠

漆黑的马灯啊  仿佛画出眉间痣



《喜在无言》

 大骂“死鬼,种粮高手骗人,

全然忘了他出生时一脸皱纹”

听不懂啊  “小男孩拉扯衣角

泡泡糖也不行,吹泡泡糖的也不答应”

这才是听不懂的全过程  他“哇”的

一声哭出来  仿佛喜欢“咒语应验”似的

神秘暗示确实好过漆黑掌灯  咕咚、咕咚

他学习“小虫隐身”  但夜里捉小虫

不接朋友电话  小虫便成了他私有财产

“装死,可以钻法律的空子”

心理学向来喜新厌旧  继续浪费时间吧

去研究“你比一头驴或者一匹马跑的更快”

但出生时喜在无言  中年时穿衣得体

或者身强体壮  其实是鼓励你对他多些不敬


《大快人心》

 倔强、双手下垂  稳定性

怜悯之心辨别善恶  更倔强更容易上当

费心费事  又浪费了稻草压垮骆驼的力气

冷不防  防不住坏天气  以淫雨霏霏为首

出现猎狗活动数日  出现一己之私欲

画地为牢  推马车上山的能力

不服怀抱榆木  真是多此一举  禅意困人

一桶面再加一担柴禾  料事不必如神啊

有圆石自山顶滚落  默念:石头大人、石头大人

近日无忧来日也无忧  放生且放松

轰隆隆多有意思  可别笑话我  

更别弄一帮闲人来次哄堂大笑

油菜花来帮忙   无序疯长定义活动范围

逼迫你手拿羊角梳子作怡然自得状

恭喜你乱发染白  总会胜过头皮发麻

满脸无辜  禁不住拿小儿洗澡作比较

小儿叫嚷嚷:爸爸抱抱我  亲··亲··亲爱的

甜蜜的口吃  摩天轮对称鬼画符

人性新解  大智慧需求大碗面

哗啦啦  你纯净如空气  求知如水银泄地

你就知足吧  对话是上好的礼物

气定神闲克服了硬币四海通用的小把戏

比如责问:“你干嘛打翻五斗米?”

回答:“这是我的失误”

比回答:“这是我的责任”更大快人心




《天下太平》

 天下太平育出太平鸟  为难羽毛:一地鸡毛

满目苍翠不叫小翠  回去争做卷心大馍

美意鼓足气囊  搬家忙碌挤出数据药汁:

抓住两尾红鲤不放  护城河边秀一把民间环保

哈哈  浑天仪  我认得你  可惜众星已归位

民间女子谈分手  男子闹轻生  还真怨不得

袋装大米会瘦身术  晨光放行:汽车搬家

你慢点、慢点来  客人撒了气却犯了法

你想想自我教育:一群孩子在草地上打滚

尚不变性别  干嘛要对准太平鸟?

向我微笑致意? 我挥手又占用了这资源:

“不要向石小姐打招呼,回家打你石狮子去吧!”



 《变脸》

桌子迷惑人? 在于你怎么去形容它

它弄疼了你  它仍然是一张桌子

如同母猴吸引公猴  野兔以草根

为食一样  这里重现登山的目的:

在哪里跌倒便在哪里休息  现实长于

反动生活  男耕女织够现实吧

可为何迷恋川剧变脸? 身处中下游

变成实在的大花脸  沿河支流却泄露天机:

那是贡嘎雪山  海拔7556米

交错着辫状水系  不负喀斯特地貌

习惯了发黄、暗哑、缺乏生气

花脸变成大红脸  缺氧也有底线

考察引来围观  哦  这里以关注藏羚羊为屏障

高寒区  水流尚不会减速  砂生槐喜暖

区别山花野草  当地教育端出滚烫的腊肉

享受日光浴  榨菜闻名  他们乐此不疲

好奇心和敬意是登山遵从的法则

路途遥远  互道声“珍重”才算击中要害

可喜的是:我们中途下山竟毫发未损



《归还原理》

 
归还原理  草莓养家糊口

但“江水浩淼”是一句空话

七岁时忽见狐狸在床头摇尾巴

那时高烧不退  盼望“月光如水”早日到来

心中有狐狸  慢慢恢复

注视医生:他贫血,多盖被子

治病如探险  但急性子不在计划之内

草莓疯长  见细雨不见神明

有金星凌日为证  鬼怪退居其次

阻碍认识的恰是好奇心  低温很关键

植物与植物学的紧张关系:他的血呈阳性

抹清凉油来缓解  避免脂肪困住心脏

化瘀止痛  天天向上

植物减少  真正体会学无止境

无所谓“落英缤纷” 

反正高烧被允许  肠炎反复时

也已取出了“嗓子发哑”这异物



 《心灵感应》

 瞌睡虫纠缠神经学  “你好,棍子敲头部

我不会感觉如圣人般无辜”

这次是风扇揪住头发 不是冷水解渴 

向往桥上并肩  知识积累胜出

选择跟老花镜对眼  美学训练四肢  

自觉如舞蹈  开放如窥视蛇蜕皮 

“别人的假发、别人的楼顶日光浴

我喜欢不代表我愿意” 

热情限制消化 盖房子突出真实

更真实的是我经过两座石桥

其中一座刻了双龙戏珠

心灵感应 发现目标:香甜的果酱

赶快抓住毛毛虫 你自己决定

对奇痒的理解 一片茫然还是满心欢喜

好兆头 毛毛虫教会你隐藏

洗澡、出汗  哪儿也去不了 脸红是首要目标

毛巾、香皂  摩擦取暖剩下赤条条

离奇如性饥渴 苛刻如沉睡

于是晚上偷吃冰淇淋再正常不过了



《蜘蛛的触角》                      

蜘蛛的触角  手电筒的直射

还有蝗虫成灾  它们都顺其自然

唯一遗憾的是  我无法躲在

气球里思考  怎么办?

摩擦取火已成共识  生病了

高兴才对  你看壁虎又长出了

新尾巴  药到病除限制医学

健康引发了平等对话  从自身做起

吃药不怕蔬菜新鲜  口感保护市场需求

对于消费  我们不能要求鸡蛋

只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理论上

蛋黄保证鸡蛋的椭圆形  所以生活中

不会频繁出现双黄蛋  出现的概率

恰是正常的想法  比如电梯坏了

拨打急救电话  或者扳手指确信奇迹

既急躁又不慌不忙  立竿见影  

电梯在乎运气  我们更加珍惜自己 

比如如释重负 比如离开电梯

去澡堂里擦亮皮鞋



《音乐动听》

 吮吸的这点美  奶汁迫切

童年  两情相悦怎么肯定?

形容雨点密集  大伙儿一致同意

有一个紧张的弦  不发表评论

沙子柔软  不在我们中间

柔软加速蘑菇生长  腐烂只关心营养

控制大脑  摘蘑菇是眼见为实

手脚麻利  危害直立行走

合法性  音乐动听  服务于自然分配

鹧鹕要群居  展翅欲飞开个好头

团结起来  奔跑分开猎狗和角马

“奔跑提醒了我,我吃蘑菇又种蘑菇”

繁衍方便进化  代代相传

重复人性之突然:“玻璃反光,

长尾猴尖叫,在老地方见面”



《蜜蜂效应》

 第三只手遮我眼  视觉辛苦训练我

我明白了  就是你剪他指甲时的不高兴

指甲是身外之物  你看他很悠闲

喝鱼片汤  来去自由  “人群密集算什么?

不理发就是胆小鬼?” 大白话

莫过于集贸市场 欣欣向荣对准节日

“吃腻了,甜点心就准备好了”

我们的舌头   好似朋友用拳头

问候你一下:轮胎、轮胎  有多远滚多远  

舌头对付身体  尿频尿急  半夜吵醒孩子

孩子不看月光看灯光  视觉是剂好药方

“我是你爸爸”   白天他不在你那里

“爸爸头脑简单”  应付不了蜜蜂嗡嗡叫

蜜蜂、蜜蜂  你们应该对自己狠点

蜂蜜促进消化  难不成要“物归原主”?

他迟迟不忍下手  这才叫蜜蜂效应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