痉挛

◎余幼幼

洗梦(6首)

◎余幼幼



《火星》

我的晚餐
如此明晃晃

隔夜黄昏
含有亚硝酸盐
以及反常的亮度

前一天的云
还在盘中燃烧
人也在烧燃
骨头从内部把
磷火撑开

用最小的火星
招待所有人
吃吧
身体里需要一盏灯


《熬夜》

我们从树叶上滴落
带着雨的质地
和酒的口感
而我先于这一切
的发生
把味觉移植到耳朵上
蝉声酸甜
树在熬夜
我们去给它打针


《化学物质》

血管连通下水道
我连通电池的负极
为化学物质
安上马达
在人与人之间反应

因为绝望不仅
是铁打造的
铜、铝、镁、硫酸
都有相似的属性
悲哀另有塑造对象
眼泪过滤后
比酒的度数高

据统计
到目前为止
只差一个马达和
一个科学家


《凿》

我闭上嘴巴
请在上面凿一首诗吧

不要命的唾液粘住
不要命的锤子

嘴唇被缄默轰炸
飞机大炮
纷纷降临禁闭的夜空


《朝夕》

我们朝夕相处
直到把对方视为房间
里的家具

打开电视才有
人的声音

我的左侧乳房
今天在
明天不在
或逐渐丧失了想法


《洗梦》

有人预备
把所有梦都洗干净
装进他们的梦

之后
每个人都用
同一种语言睡觉
梦见相同的事物和场景
梦见梦的方式
也相同

所有被洗过的梦
不知道过往
也不知道
除了做梦还可以
做爱

夜晚其实有颜色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