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父亲在石漫滩边散步

◎东伦



与父亲在石漫滩边散步

 
他扶着汉白玉的护栏:
“水什么时候才能淹住脚下的石桩?”
沿着栈道慢走,湖面泛起的薄雾,
虚化远处的小船和山林。

当山顶还有三四米的高度
你正在穿越职工医院外的小公园。
晨练的人,把嗓子吊到豫剧,
像一棵洋槐树伸展出树群。

 我们远观它灰黑的树皮,
聆听大湖的浪涌,在青草和落叶之间,
为一条弧形的石径让路。
 
他将要想起,林场的旧址,
那灰瓦的小院儿。有构树的红果子
穿过我们,没有一丝停顿。
 
 2019.8.24-25日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