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亭 ⊙ 波斯花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鲸城

◎蓝亭



1

推向远方的一座城,
携带着它们的君王与后嗣
步入宽广的水域
将岁月与夕阳留在鱼的尾部
这些被大鱼背负和鲸吞的人们
没有了季节,水鸟与豚的飞跃
成为不规则语法的点缀
这里天空与大水之间存在不同的大哲学
你这一辈子的君王,
总算进入一片海的思想
云覆盖着雨,雨覆盖着周边的
任何没有水的空间
于是我们遇到一个交界地带
现实与过往在此处找到了和平
幻觉与坚硬的石头,
混成一条庞大的嫁车
或是星空下一只甲虫、慵懒的蚍蜉

2

对岸成了一份期待的国度
那些水域中起伏、翻滚、沉浮的渔夫
捕鱼船的船长,阐述自己与海的生死交情
属于自己的捕鲸记,曾经的热情汹涌洪涛
吞没儿时的灯塔,听起来一生不过如此
传奇与说成这样传奇的老人
与他不离不弃的浪潮
达成一份真挚的默契,普通的平静
总结了彼此所有的过去
他与海浪里钟声,鱼群的交响乐
成了一体,甚至他觉得他理解它们的快乐
它们晓得他抵达了远古的忧伤

3

我们跌入记忆的海洋,
追随鱼群潮汛的远途迁徙
那些自娱的艺术家把自己的可笑挂在珊瑚
让鱼儿们尽情欢乐,孩子们不懂什么现代主义,
不懂色彩艳丽夺目背后那些虚假
飞行模式的家人,失忆成为时尚
这里没有远山、天空只是浮动的水晶
可爱的生物是自己的社会,自己的航道
自己的君王、臣民
蚌吐珍珠,沙土之上都是和平

4

霓虹灯无处不在,散播着谣言
直到我们习惯了大规模的不规范
夕阳坠落水面,拖出一条金光闪闪的龙
明亮的眼充满整张脸庞,
水面龙身鳞片闪烁如盔甲
悠悠在城池之中的男女,看不见它的隐现
只是面对自己的苦海
无聊的波浪,远山也成了一排排造作的学者
守着一山内心的墨绿,还有森林僧侣
冷眼观望水面送来的祭物,满满一船的无知

5

幼稚的人们,以为从未来的后现代而来
不晓得惟一真实的存在,只剩一身忠实的脂肪
城市就是一只庞大的鲸,
珠宝店存着仅剩的星辰,图书馆也瘦小贫瘠
教授们从这岸到彼岸,扼杀一切的混沌
开价竞标的人们都是喜剧新皇

6

他们是表现主义者
只是没有观众
观看他们嬉闹、跳跃、喷水的平常生活的
是蓝天,倒置的云,和他们的倒影
对岸莫不是烟雨蒙蒙的江南
那些兔子、蜗牛、啮鼠光滑背影的岛屿
在海中隐去的不就是写意的山水画卷?
这里皇帝也卸下龙袍,公主也流放平民

神的神秘在于自然无法辩驳,
自成一体,而我们顿悟自己这些迷失的孩子
找到了行星原本的模样

7

这里的山临海,都是无名的名山
他们如同年轻的长者触膝畅谈
也许看着这些渺小的游人,
偷听它们无聊的故事,永远还是庄严
它们知道的是如此可笑,它们看见的时候
不晓得看见我们都没有,除了云与海的恋爱
毕竟山的根就在海底,
云的思念也都是短暂的,生命此处有的淳朴
一切静谧美好,你恋慕的而未知的
总算有幸,这辈子有缘相遇了

8

鲸是这些山的孩子,
十三座山峰就有十三吨鲸鱼的陪伴
那些亚当们忙着安家落户
忙碌在大山面前显得蝼蚁般弱智
睿智属于肃穆庄重的阿拉斯加
或许,一生逃遁的即是背后与背上的城
我们不期而遇,内心升起一片净土

9

树木是我的词语,山脉是我的歌唱
你们筹码帮着那些孤独城池的时候,
有人已经抵达,神为自己留下一块镜子
让你们看到自己的反面,
北部国度没有热情似火,朱诺的风
丝滑如绸,每一个人都是李白,王维
每个人都是博尔赫斯,惠特曼

10

我们原来都迷失了这么久,
无意义的焦虑与仇恨、嫉妒与争竞
所谓的匈奴侵犯、范仲淹的先天之忧
此处都归零。

于是每一个人内心的泰坦尼克
都必撞上这一片绿色的冰川
快速下沉,那追寻一生的鲸
不等到巨轮完全浸入海底以后才浮起
原来我们都不过是窒息城市僵硬之中的咸鱼
我们的泪也是因为多年的干旱枯燥
来自北方的风、飓风实在是自己对自己远古的呼唤

11

孩子找到了自己的伙伴:红色鲑鱼、帝王蟹、白头鹰
老人们缓慢坐下,海边山底人们面带喜悦
谁羡慕陶渊明,谁羡慕瓦尔登湖?
我们可以一起飞翔在北方凉爽的夏风中
海鸥一排排整齐有序,安坐在水边铁桥之上
它们也是懂得生活的诗人
“欢迎各位光临此处,你们已经在时间之海
飞翔数年,哈士奇欢迎你,
没有谁会责怪你的迟钝。
我们没有货币,只有绕山的云、水中开放的鲸尾
只有憨厚的棕熊,
一切纯净自然的富有”

12

海湾是我的泳池,你看见我的背鳍与尾巴时候
那是我的华丽转身
夏威夷的冬天,阿拉斯加的夏天
这三千英里是我的每年航线
我们是海的老友,我们无所畏惧
喷水推进的潜水艇,没有我的起伏优雅
这海便是我的天气、心情、水之城
在水一方,我们从南向北,由东向西
闲庭信步,将这个圆球度量
我们的Y字型的尾部,是挥手致敬也是告别

我们的莎士比亚已经开始吟唱
天是他的画布,海是他的韵律
鲸城之中,一切静谧端庄,大气和祥

13

巍巍峨山,冰雪白顶,大水湍流
我们懂得何为庄严肃穆
朝敦之时,朝阳普照,揭开世界序幕
“人何等渺小,竟蒙神眷顾
比天使还小,甚至日月星辰
天空与野兽、海里的大鱼、天空飞鹰
都赐予人管理”
你的呼召和眷顾满了怜悯
穿过鲸城来到你的京城,
凡夫无不俯首敬拜,
艾略特的荒原
庞德的诗章,但丁的神曲如今也逊色无声
来朝拜你的神,卑微的人们!

14

石头是石头,山是山
树林是树林,水见底,雪山白
可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想象不能抵达的境地,
词语与修辞都飞翔不到的高度
十九世纪末的淘金潮已退去
留下绿色的海洋,石质的鲸脊露出水面
史凯威的白色通道环绕过远古山川的心脏
我们终于脱离了词语、声音、思想
我们总算在冰凉的山风中,
遗忘了城市,遗忘了那属于现实的一切

15

他们的爵士来自快乐的街道,
欢快的节奏调和着新奥尔良的海风
墨西哥湾海岸温暖将冰川融化
“诗人的风格与众神的风格都是一样的本质”
我们就这样在德彪西的海洋,
在音乐的海洋中,遇到比莉·哈乐黛的歌声
那岂不是诡媚海妖,迷人的嗓音
充满城堡的大厅
爵士的风格,之于瓦格纳、德沃夏克
不过也是汇入海洋的一支川流?

16

早上起来,醒在鲸鱼的梦里
周围的雾气如幕,浓得不见海
各地的使者来到船头
似乎从冷冷的风中等待着什么,
一件庞大的未知,戈多也迷失
近处不见山,不见陆地
只有雾气弥漫的小小扁平的岛屿
似乎航行到了地极

17

我们抵达了未知,
拒绝隐喻与修辞之地,从开阔空间
由风推出舞台
你看见胜过巫山,莫要着急寻找词汇
辞海尚未醒来,
声音似乎也是一种亵渎
环绕岛屿丛林耸立,列队迎接我们朝拜
未知纬度,零度空间的北方之王

18

海湾最深处,冰川已经融化
一切显出弃绝的冰雪,蓝色残骸
温暖的港湾,空出一片荒芜
北方城中空无一人
宫廷一些碎冰漂浮水面,
朝廷无主无臣
一切诗歌与纯真哲学的尽头,我们
遇到创造主的本源,
没有仇恨、喧闹、嫉妒与诡诈
一切单纯归还云中冰川,海面片段
我们终于抵达,从千年的远方抵达了真实的虚无

20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