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之二:草木居

◎一树



与草说

除草剂是田里最大的捕头
在秘密追杀
无政府主义倾向严重的野草。
当然,工业文明的麾下
还有农药、催化剂、膨大素等诸多衙役和打手。
一棵死里逃生的草在追诉:
越来越多的流水被迫转入地下,依然
褪不去那一脸的乌青;
成群的草莓被赶进又赶出大棚,在寒风凛冽的
街头强颜欢笑;
一道又一道早熟指令,让一地西瓜
于傍晚时分集体剖腹自杀......
如今,幸存的草们匍匐在路边
它们最终选择了沉默
按兵不动
继续在露珠里落户,安家,恋爱,结籽
擎着本色的标语
给草丛里那些还在坚持的异姓兄弟。

2011-5-30



青苹果
  
还未到,假借西风
与仇人称兄道弟的年龄。
水果刀,榨汁机
仙鹤,白狐,皆过客。
一颗悬在孤枝
不可自拔的脑瓜,在黄昏
坐等
被传唤,被收容,被画押。

2012-5-16



植物记

左手芦荟,右手碧玉
童男童女领回家。

将它们关起来,试图调教出
人类的血统。

家长佯装强大
孩子们一脸无所谓。

除了一小抔泥土、阳光、空气和水
它们身无他物。


我们时常面面相觑
——动与静的对峙,荤与素的对峙。

当我败下阵来,发现
那青翠的眼神里,卧着我的软肋。

2014-2-22



绿萝

事不过三。愚笨之人枯坐已久
叩门声若春雷,定睛
四十年烟火旧梦纤尘毕现。

窗外风雨交加
窗内静若处子
一开一阖的对称之美。

将雅与俗,黑与白,泪与笑
摸遍。刹那间,绿萝许我
以行尸走肉,换她翠绿真身。

2014-3-12



花枝上的木乃伊

风一吹,枝上那些经年的
木乃伊复活!她们曾经有
过剩的花粉、稠密的鸟语
以及超重的叹息。桃花啊
你有红舞鞋,我有白头屑。

俗尘深深,我们从花枝上
逃离。披着锦绣,追蝴蝶
追那刚搭上末班车的灵魂。
可那些日渐沉重的肉身啊
跟上流水,却没跟上落花。

案头芬芳的木瓜刚刚圆寂
面孔黝黑一如风干的青春。
打开偌大的花棺,呀——
所有的沉默都曾怀揣怒放
所有的痛痒都是因了甜蜜。

2014-3-25



花痴
 
她背着
一座只有自己才嗅得出的花园
饮水,散步,晒太阳。
一日,她累了
卸下一身的红花绿草,仿佛
将爱归还。
这只智商近乎为零的麋鹿
频频回头
花粉与草汁迷住了她的眼睛
直至,她倒入花丛
卧成一枝,忘了自己身世的白梅。

2014-3-26



一朵花的宗教
 
想必,安静的事物一定怀揣
一个与生俱来的磁场。
就像桃李之于春风,野鹤之于白云
躺椅又迎来一位散步者。
多与寡,悲与欢,荣与枯,都由
那朵醒着的花说了算。
起身,前行,漫漫途中
有美引领,无论生死,只管追随。

2014-4-11



古城墙上的楮桃

祖庭虚幻,没有黄土堆积的古城墙质感。
从春秋到宋代再到现代,野花、野草、野树
还在。它们的进化如此缓慢,每每
被文明遗忘。但我还是叫出了那红红红红的
果子的乳名:楮桃。像一个失踪的野孩子
在暖暖的宣纸上,偶尔会看到它忧郁的脉络。
我与诗人阿兰、麦冬斗胆摘下它,含在口中
那一刻,泪水是甜的——仿佛从这泓
小小的湿润中找回,血缘和遗址。是的
它寂寥,却不肯转基因。它的红,叫汉语红。

2014-7-7



桂花

候鸟般,飞去又飞来,栖在
省略户籍的枝头。

宛若邻家盲女的耳钉,抑或是
喝醉了酒的雪花与枣花。

如此随意——
上一秒开在前世,下一秒落在来生。

且留下暗香的遗产
风中的故人,有失而复得的头颅。

2014-9-24



中药房,兼致故人

植物以谢世的方式与同类相遇
譬如,干菊之于陶潜
枯荷之于周敦颐
簌簌的桂花之于瑟瑟的那个我。
呵,坟茔般的中药房
每一方小小的陈木抽屉里
都眠着瘦瘦的芳魂。
亲爱的,你赠我的花草总有点儿
水土不服,郁郁寡欢。
喂,请在青黄不接处,等我
一起坐看一程又一程
铺满骨灰的,虚荣至虚无之旅。

2014-11-24



吧嗒杏

杏枝上的野史渐渐泛黄
妃子们笑得好似,一妻多夫制。

一软再软,像五月深谙妥协的
革命党:杏与不杏,唇边的爱卿说了算。

躯壳丰满,肉身香艳
灵魂,略显多余。

2015-5-29



无言之教

通过寂静的天线,我接收到身边那些草木
的哑语。她们用清新的口气,翠绿的眼神
唤我,并置换出,埋在我体内的杂货铺。
那时我甘心,做小,携一枚空信封,入赘。

2015-6-12



菜花三弄

那年初见,我似春风
你黄得,恰如邻家小妹一般
我欲上前搭讪,你却一溜烟似的跑远。

再见你时,斜阳如盖
你黄得像一场经年疟疾
我呆了,如一尊腊塑的后主。

唤一声,我的菜花,百榨犹黄!
愚兄已当了玉佩,请了名媒
将你托付给,那位名曰春雨的胞弟。

2017-3-24



小女贞在风中梳头

小女贞在风中静静地梳头
她绿色的头屑
悄悄落在我的臂上、肩上、脸上。
辟谷归来的她
连微笑和叹息都那么的轻,那么的素。
而我还在
为那一肚子的荤腥发着低烧。
或许,小女贞也曾
病过,痛过
只是她早早就清空了自己
在烟火暗淡的郊外,用一剂清凉接引
迷途中的另一个。

2017-6-27



清晨的菜市

起得太早,很容易被露水误导
以为整个尘世正集体泛青。
那些被收割打捆的
小白菜,小芹菜,小菠菜,小芫荽……
苍翠得疑似初夜。
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宛如旧人的叹息。
晨风凉初透,我想
用它编成竹篮,盛放下一批,激情的尸首。

2017-8-25



阿桔

一生,只穿一件夹克,由青到黄。
一生,只脱一次,只吻一次,只哭一次。
一次新。一次旧。一次水。一次火。
阿桔,谢谢你,递给我一次性的,孤绝。

2017-11-23



看花
——致母亲

你曾经是梅花杏花桃花李花芍药花牡丹花。
你现在是菜花槐花枣花葱花眉豆花丝瓜花。
我们在花下,依着你靠着你嗅着你吃着你。
直到,你成为背影般的,荻花棉花与雪花。

2018-5-13



草本生活

其实,吐纳早已开始——
开与关。明与暗。伸与缩。吃喝与拉撒……
清风如戒尺。星月如戒疤。
露珠里,绿手党的训诫如下——
逃学。旷工。开小差。或割掉大舌头
去文明烂掉的旷野
同幼竹、小蓟、狗尾草一起,演翠绿哑剧。

2018-6-15



向日葵

一个刚刚擦去眼屎的人
在嗑瓜子
阳光照在他邋遢的头发上。
抬头之前
他反复揉搓脖颈上
那些深浅不一的勒痕。
落日有些圆滑
他忽然想起一个金灿灿的
比喻——
瓜子壳洒落一地
宛若
一笔无人认领的遗产。

2018-8-13



与月季说

你的绽放是一场嗅觉的马拉松
途经我的童年少年和中年。
你的姹紫,你的嫣红,像极了我不熄的情欲。
我一生中的徬徨与苦闷也多缘于你。
此刻,我服过药,用倦眼将你隔窗打量
你正在浓密的粉尘中呼吸,不动声色地回望
让我相信,即使末日穷途
也依然能拥有,那束颓废的暗火,那缕悒郁的幽香。

2019-5-2



五月的菜花

未及细看她的芳容
灰蝴蝶已落满她的双颊。
五月的菜花
换上墨绿或浅黄的孕袍
斜卧着,默默不语
她选择在分娩之后,便老去。
晚风习习
带香味儿的躯壳,一摞又一摞!
也许我的怜惜
属妇人之仁
还不如,货架上一小瓶菜籽油值钱。

2019-5-16



饮饱雨水的花草

一群自带体香的少男少女
在沙沙沙沙地
洗脸,咽口水,续湿漉漉的梦。
啪嗒,叮咚,扑通……
听完响儿后
毛手毛脚的玩偶们开始撒欢儿——
一会儿抛翡翠的睸眼
一会儿扔清凉的暗号。
在夏日,厌学一族更乐于接受这低级别的
多汁的教育。

2019-6-6



画荷

以梦中的少女,为模特。
以镜里的烧饼,为参照物。

借来红霞、白雪的颜料。
偷使斜风、细雨的技法。

值良辰,铺开三米深的青泥软宣。
遣素手,用一钱轻的露珠儿,钤印。

2019-7-2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