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路是自己的九首

◎李敢



                                                                                                  


目录:
1、活路是自己的
2、秋决
3、惘然录
4、赞美诗
5、复活术,兼寄霜白
6、老屋
7、薤露行
8、荒寒行
9、落鸟



◎活路是自己的


我扛着锄头去田里干活路,
因为有亲人在身后望着我。

因为亲人在身后看着我,
我从未去田里干过活路。



◎秋决


手腕黑着,还在疼痛。我现在俯首,在一条河流上喝水
一只老山雀,寻到了一棵树的枝杈。从田地飞回到山林

秋风吹凉山野。一群青壮汉子,光着古铜色背梁在田间劳作
她们是一群红脸太婆。在广场舞动彩绸。俩老头敲打着锣鼓

斜阳的余晖拉伸了碑石的投影
他们。她们。回家吃自己的饭



◎惘然录


谁活着,谁将引领着我去死?
谁曾经向我指认荒阔人间的万事万物,并予以正名?

在荫凉处,你不能说哭就哭——
阳光照耀着万里山河。在每一根被照亮了的草茎上

蜷伏着一个个昏睡的魂灵。



◎赞美诗


人间有黑暗与光明,我在中间晃荡身体,耳中灌满忽剌剌的风声
和一个人隐约的叫唤

……大风吹折了生虫的银杏,一棵接一棵
假以年月,断折处必有嫩芽新生,壮大,裹藏旧时断痕



◎复活术,兼寄霜白


河北有多远,有一只鸟远
一只鸟在云空飞翔
从市中心赶回家,有25分钟的车程,这是在保定
去过那儿的人说:保定,近似于京都的气候
他怀念那儿的咸鸭蛋,油条,和一碗香气扑鼻的小米粥

他不晓得火烧
我生在保定。我是一个蒙着黑面的老成人,在清晨
顶着一根根白发。到市中心摘下蒙面巾
我在院中堆满劈柴
它们是一棵棵死梅树。死楠树。死银杏树

如果没有意外,人将在今日撬挖走二十七棵国槐
人将等着我回家
人将向我细细分解一些花木经。和生意经
人将支给我一沓新版人民币
天将晚时,我将立定在土坑,听林子里归鸟扑腾

甘肃很近,一泡尿就尿到了。我想去甘肃省吃土豆
吃羊肋巴在定西
一只无人驱赶的羊等在一条大街上
等着被人剥皮。等成一锅汤
但我哪儿也去不了。属于我的清晨和黄昏,相距25分钟的车程

我相信土地再生。生青草。生梅子树
生一棵棵桢楠树和银杏树
我把柴灰撒回田地。我把劈柴烧成灰。我在院中架上劈柴
——我钻木取火,烧荒烧落叶
我从身体取出火石火镰。或者火柴。或者打火机

注:一只无人驱赶的羊,取自江一苇的诗题。



◎老屋


在乡坝头的老屋子。在一张老式的木椅子上。栖落一只鸟
如果有人走进老屋子。等他把后门打开。等屋子外面的风
和流水声流进屋子
我在木椅子上摆一粒米。两粒米。三粒米。四粒米
没有再多的米了。我守着一只鸟啄食一粒米

走进屋子的人已是死下去的人,我没有害怕
我折叠一件老衣。一件老衣凸显其筋骨。我塞在枕下压着
死人如果开口说话
他如果活着。在灶足下的木凳子上坐着,抽一支烟
我就从米坛子中挖一粒米装进他的口袋

这是一天生活的开始。在池塘边的青石板上
一只嫩鸟儿向着太阳唧唧喳喳鸣啼
两棵广玉兰活在院门口的两边,它俩的花期已经过了,在篱边过着青苍的日子
一些银杏树的枝桠上挂着黄土色的果子,一些银杏树的叶子在飘落



◎薤露行


寒露天后,晨光在清澈下去
秋水深流,淹没至大腿根处
土路荒芜着巴茅草,来回三两趟,老倌子的身体暖和

翻过两片天,日日秋阳灿烂,树枝桠支撑着天空蔚蓝
冬日渐近,雨水渐少
叶子黄落后,银杏树赤身站立

老倌子爱着一些不要他喜欢的人
老倌子需要爱
老倌子一直深深挂念着,不给他晚饭吃的人

寒夜。灶足下,煤油灯光暖暖。仨兄弟的旧书包,姊姊缝补着
姊姊扶着碑石哭
茨竹林,杈杈房,灰麻雀唧唧咋咋鸣叫

请暖和下去
请仰首向天
请秋日暖阳慰抚苍苍笑脸

铲除杂草。撒施冬肥
修辑归置旧农具
明年清明,一棵棵银杏树应时展开青嫩的芽苞

请打开胸腔,凉秋风在,飘坠枝条上的黄金叶子
请怜惜在紫薇树枝桠上爬行的褐色细虫
在氧化乐果,在敌敌畏,在水胺硫磷的水雾中,“它们一直活着。”

屋漏偏招连夜雨
雪上加霜
日子一页页翻下去,香楠挺拔,桂子葱茏

塑钢窗灰蒙蒙,反射着落日光芒
瓷盆米汤白,浸泡着两双臭袜子
天晚睡觉,老倌子需要刮除脸上的胡茬子



◎荒寒行


一双旧鞋子,鞋带系着晾衣钩,挂在铁制的窗架
过了五天五夜,鞋子上的井水已经干透
关院门。收椅子
风吹一片屋瓦,碎裂在硬地

天在黑下去,他听见窗外蛐蛐在低鸣
现在是冬天,穿一件单衣感觉到了冷
远处一只狗在吠叫。那是一只体量很小的成年狗
他喜欢威猛乖觉的大狗

白花狗灰麻狗。黄狗黑狗。在旧社会喂养的土狗
旧物种在被淘汰。旧人被淘汰
新人活成旧人后,在木椅子上瞌睡频频
一根细铁链栓住一只看家狗,猪在猪圈睡着了

树活在田地。桂树叶子墨绿,紫薇树的叶子早早掉光了
草深,荒芜着院庭。他又听到灰麻雀归林



◎落鸟


一只鸟儿,从一棵树的枝桠上掉落下来
在落叶成阵的林子里
——我没有看到落下来的鸟儿
一棵树,不会在瞬间落光它的叶子

它一片片地落着
如果风大一点,树就多落几片叶子
最后一片树叶挂在树巅
一直没有落下来。一只鸟儿立在树枝桠上

像一片黄叶,从一棵树的一根枝桠上掉落下来
落叶渥厚,林地荒寒
承接住一只鸟儿毛茸茸的身子
走出柴门,她看到树上再无一片叶子

垂立在乱草横披的树林里
他没有找到落下来的鸟儿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